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殘王嗜寵:特工毒妃千千歲

第527章 十年羈絆(2)

    第527章 十年羈絆(2)

    慕容雪嫣如今只能躺著,而龍傲絕因為是心臟中槍,也只能躺著,好在馬車足夠大,兩個人就這么并排躺著,氣氛莫名。

    所有人自覺地退離馬車距離五米之外,確保聽不到任何東西。

    葉凰兮蹲在一旁的地面上,隨手撿起一根枝丫,隨手在上面涂鴉,畫了一個圓臉,再繪上一臉嚴肅的表情。

    剛剛在表情旁邊寫下了一個君字便聽到后面傳來的腳步聲,枝丫一個停頓,隨后一陣筆走龍蛇。

    傅二來到她身后:“你干什么呢?”

    一邊問著,一邊背著手彎腰往前探:“君臨天下,想不到你還這么有理想有抱負啊?不過這么一張嚴肅的表情是什么意思?這是你嗎?”

    葉凰兮站起身來,將樹枝一扔,隨口道:“隨便寫寫畫畫而已。”

    “隨便寫寫畫畫,那你怎么不隨便干點別的?”傅二明顯不信,她這人,做什么都有目的性的,這里面肯定有什么秘密。

    這么想著,傅二一直盯著雪地,埋頭費解。

    葉凰兮看他盯得認真,心情有些煩躁,直接伸手就推了他一把。

    傅二這會本就是傾著身子,重心不穩,被葉凰兮這么一黑手,整個人就栽進了雪中,正好將原本的痕跡蓋的嚴嚴實實。

    傅二爬起來,將嘴里的嘴渣吐掉,氣的眉毛上的雪一抖一抖的,暴怒道:“伽藍芯!我打死你!”

    他神兵山莊二當家的威嚴何在,他不要面子的啊!

    葉凰兮自知理虧,一溜煙就跑了老遠。

    雪花再次落下,遮掩住這一處的痕跡。

    馬車內,龍傲絕沉默了好一會終于開口,從自己的腰間拿出了一塊玉佩,交給慕容雪嫣:“等我死后,你就帶著這塊玉佩去伏羲山,你會看見一個長得很漂亮很可愛的女孩子,你幫我好好照顧她。”

    慕容雪嫣接過玉佩,手有些發抖,這個玉佩,她并不陌生,因為,她曾在她的房中看見過一模一樣的,可是她不記得是怎么來的。

    “這玉佩。”

    “是我家傳之物。”龍傲絕道。

    慕容雪嫣扭頭看向龍傲絕,似乎是第一次看見他一般,沒有之前的油嘴滑舌,唇角漾著一抹柔柔笑意,眼睛里面,有一絲晶瑩,像星光一樣。

    慕容雪嫣的心房被狠狠擊中,她從未產生過這樣的感覺,那種整顆心仿佛被揉碎了一般,如此陌生。

    她恍惚有一種感覺,她丟失的記憶里面,有龍傲絕。

    “龍傲絕,我問你,你為什么說,我是你的妻子?”慕容雪嫣顫著聲問道。

    芷蘭同他說過,就在百里千秋說龍傲絕沒有資格的時候,他曾失聲說過,她是他的妻子。

    如果是從前,她定然會覺得他一定是在癡人說夢,可是現在,她卻似乎覺得,這并不是瘋話。

    她曾經認識他,后面她忘記了他。

    龍傲絕唇角揚起一抹笑,扭頭看向慕容雪嫣,有些頑皮地道:“這句話是別人告訴你的,不是我說的,不算違背誓言,慕容雪嫣,我曾經期待盼望你能夠想起我來,可是現在我卻盼望著,你能夠永遠將我忘了。”

    “龍傲絕!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告訴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別想騙我,我不會上當的!”慕容雪嫣怒聲道。

    龍傲絕抿唇,笑的眉眼都帶著光:“你還是像從前那般可愛。”

    笑著笑著,一絲落寞爬上眉梢:“可惜,今后瞧不見了。”

    隨后,男人慢慢地閉上了眼睛,淚水自眼角滑落,卻像是石頭重重地砸在她的心口。

    “龍傲絕!龍傲絕!”慕容雪嫣喊得尤為凄厲,驚得原本在遠處的暮合城弟子聽到后快速地趕了過來。

    “城主!“

    “城主,發生什么事了?”

    芷蘭等人驚慌地掀開車簾,卻看到馬車里面的慕容雪嫣費力起身,正抓著已經閉上雙眼的男人的衣襟,一張臉哭的格外傷心

    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

    城主從來都是以冷漠視人,就算是老城主去世時悲痛至極也未曾流過一滴眼淚,可是如今,卻為了一個曾經無比厭惡討厭的男人落淚,這。

    慕容雪嫣突然想到什么,將身上的焰火拿了出來,朝著馬車外投放出去。

    那焰火升上半空,炸出一朵紫色的火焰,隨后慢慢地散開。

    原本正在被傅二追逐得在林總四處逃竄引得樹上積雪陣陣落下的葉凰兮整了整衣袖,一臉的閑適。

    “我看你往哪跑!讓我也把你按在雪地里這件事就算了。”傅二動作飛快地抓住了葉凰兮的后衣領得意洋洋地道。

    “行了,我請你看一場好戲。”葉凰兮笑著道。

    “你別這樣笑,你這樣笑我就覺得你肯定是要算計別人了,忍不住就想要替那人默哀。”傅二抓了抓自己的胳膊,感覺寒意陣陣。

    葉凰兮將他一推,順勢從半空的樹梢輕盈躍下,動作格外的優美,幾個輕點便來到了馬車前。

    “慕容城主想好了要恢復記憶?如今人都已經不在了,就算恢復記憶也不能改變什么,你確定你自己承受的住?”

    慕容雪嫣抹了把臉,端詳了身邊的男人片刻,黯然道:“他都已經一個人承受了那么多年,我有什么承受不住的。”

    原本她是感受不到任何情緒的,可是莫名的,仿佛是某種感官被打開,她似乎能夠感受到一些她之前從來不會去理會的東西。

    世人都傳狼煙城的城主貪財好色,但凡是美女瞧中之后皆不會放過,可是結果呢,這些時日一來,除去對她至多的言語調戲更多卻是處處護她,就連他手臂上的上也都是因為救她才會被流彈打中。

    慕容雪嫣正恍惚之間,葉凰兮點頭:“那好,我來給你解毒。”

    說著,葉凰兮上了馬車,毫不留情地將龍傲絕從車上扔下去,幸好被車外的人眼疾手快接住。

    慕容雪嫣的手下意識地朝外伸去,見他沒有摔倒地上,這才有些惱怒地瞪著葉凰兮。

    人都已經死了,為何還要這般狠心。

    葉凰兮只當沒有看見,將早就已經準備好的銀針拿了出來,將慕容雪嫣的扶坐起來,褪去外衫,開始為她施針。

    自下而上,銀針在手上快速翻飛,扎針的動作快很準,轉眼間一百多根銀針已經扎中她一百多處穴道。

    幾乎是在扎第一針的同時,慕容雪嫣的丹田處便生出一股灼熱,這滋味并不好受,讓她下意識就想用內力抵擋,但最后只能生生咬牙堅持。

    這也是葉凰兮只是用藥將她的毒壓制下來,釋放出慕容雪嫣的情絲來,并不敢直接給她拔除毒素。

    但凡是被施針者有一丁點反抗,那這個人的丹田很有可能會自爆。

    葉凰兮本就疲倦,白日的時候已經經歷了兩場手術,這一場施針足足持續了將近一個時辰,等到收針之后葉凰兮的額頭已經冒出一層層冷汗。

    慕容雪嫣也并不好受,整個身體自丹田處冒出一陣陣火燒的感覺將她整個人烘的滾燙,燒紅了全身。

    就在葉凰兮靠在車壁上休息的時候,慕容雪嫣就仿佛在烈火中燒灼一般炎熱異常。

    隨著慕容雪嫣突然一口黑血噴出,那股灼熱終于褪去,她的全身就仿佛被抽去了氣力一般倒下。

    雖然沒有力氣,可是神思卻十分的清明,腦海中大團大團的記憶瘋狂地涌入自己的身體,那些點點滴滴就如同力量一般匯聚。

    她想起初見時,那男人含笑風流,第一句話問她小姑娘可要一同飲酒。

    他們一同坐于夕陽之下,談天說地,他見識廣博,話語風趣,她早已芳心暗許,卻不知道他便是狼煙城的城主。

    師父要她修習己身,將來繼承暮合城,她卻與他私定終身。

    到后來,她體內的毒因情催發,等到生下女兒之后更是命懸一線,他將她的毒過去一半,延長幾日壽命,親自帶著她上了暮合城跪了幾個日夜終于見到師父的面。

    那時她已經眼不能視物口不能眼,并不靈敏的耳朵聽到師父對他提出苛刻條件被他全然接受。

    到最后,師父問他,可需要為他治傷,代價便是從此絕情忘愛。

    龍傲絕說:“我已背叛我與她今生誓言,怎還能夠背叛愛她的心,這傷,便帶著吧。”

    待她再次醒來,師父說她心性不穩走火入魔,這一忘,便是十年。

    慕容雪嫣淚流滿面,幾乎崩潰之際,突然被人一根銀針刺入眉心。

    葉凰兮滿是虛弱地坐起身來,笑著道:“既然知道對不住他,往后,便對他好些。”

    慕容雪嫣從她這話中聽出什么,大悲之中甚至來不及大喜,整個人都愣愣地看著葉凰兮,生怕覺得自己是想的太多,那一副期待卻又不敢奢望的表情,與她的身份很不相符。

    葉凰兮掀開簾子,朝著馬車外道:“這么點穴道都沖不開,龍前輩,你是不是太老了?”

    躺在不遠處裝尸體的龍傲絕雖然被點中了穴道,卻還是能夠聽到葉凰兮說的話,氣的險些就要跳起來,只是這穴道,他還真是解不開。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