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生言情 > 純禽大叔壞壞噠

第1388章 沒有消停的

    雖然這么說,可是羅文茵也知道丈夫肯定是有要緊的事和自己說的,要不然也不會這樣。

    “你說吧,我聽著呢!”羅文茵照顧丈夫洗漱上床,說道。

    曾元進坐在床上,看著妻子,才把霍漱清晚上跟他說的事告訴了羅文茵。

    羅文茵,驚呆了。

    “嬌嬌的事,我們,不能再拖了。必須想個萬全之策,要不然會害了泉兒和漱清的。”曾元進道。

    “可是,該怎么辦?我和她不管怎么說都沒用,她,她對迦因的成見太深了。”羅文茵道。

    曾元進嘆了口氣。

    “都怪我這么多年嬌慣著她,讓她連最基本的原則都忘記了。”羅文茵搖頭嘆氣道。

    “你也別怪自己了,到了這個份兒上,只能說是盡量想辦法解決了。”曾元進道。

    “怎么解決?她死磕著迦因——”羅文茵道。

    “讓她和于同結婚呢?”曾元進道。

    “結婚?”羅文茵看著丈夫。

    “也許,結婚了就會好點。等她自己有孩子,就會把她的精力分走——”曾元進道。

    “我一直都沒和你說,她和于同,好像,出了些問題。”羅文茵道。

    “怎么了?他們兩個不是很好嗎?”曾元進問。

    羅文茵嘆了口氣,道:“我和于同聊了,于同說,嬌嬌自從這次回來,就對他很冷淡了。本來于同最近工作忙,兩個人見面的時間也不多,也就——”

    “到底是出了什么問題?是不是因為嬌嬌覺得你和于同他媽合不來,就——”曾元進問。

    “你覺得你女兒是那么懂事的人嗎?她要是懂事,咱們也不至于這么焦心了。”羅文茵道。

    曾元進不語。

    “我現在不知道是什么緣故,要是知道就好了。”羅文茵道。

    曾元進陷入了沉默。

    “你別擔心了,這件事我來想辦法。泉兒的事是大事,不能影響。”羅文茵對丈夫道。

    “明天,我早點回來,咱們倆,陪著嬌嬌一起吃個飯,怎么樣?”曾元進道。

    羅文茵看著丈夫。

    “咱們也好久沒和嬌嬌在一起了,是不是?”曾元進道,“自從迦因回來,咱們和嬌嬌在一起的時間就很少了。既然她覺得咱們冷落了她,那就,想辦法還是多和她相處相處,讓她改變過來吧!除此之外,還能怎么辦呢?”

    羅文茵嘆了口氣,道:“只能這樣了。”

    曾元進就準備躺下了,羅文茵說:“我和徐大姐,談了下。”

    “哦,怎么樣?”曾元進問。

    “還不知道,只是把話說開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會怎么想。”羅文茵說著,也躺下了,“現在逸飛和敏慧的婚事也擱置了,就怕再出什么岔子,迦因可背不起這鍋了。”

    “應該,不會了吧!”曾元進道。

    “難說。逸飛答應結婚,多半是被他媽給逼的。現在遇上局勢有變,事情緩和下來,他就不會想嗎?”羅文茵道。

    “你以為覃家腦子進水了?”曾元進說著,看了妻子一眼,“這次逸飛要是退婚,覃春明就別想混了。葉家的臉面,是他們這么一次次給扇的?”

    “那你就眼睜睜看著逸飛一輩子——”羅文茵道。

    “別動不動就說一輩子,他們這才活了幾年?人是會變的,也許他們就變得——”曾元進道。

    “你以為現在是古代呢,先結婚后戀愛?現在的年輕人,戀愛的時候粘的不行的,結婚后也是說散就散,你還——”羅文茵道。

    “我知道你說的,可是,逸飛他沒腦子,覃春明就沒腦子?現在再退婚,丟的,可不止是葉家的臉,更是覃家的臉。以后,這圈子里,就容不下他們覃家了。”曾元進道。

    “如果這樣的話,逸飛可就——”羅文茵嘆了口氣。

    “沒辦法,這就是宿命吧!已經注定這樣了,沒辦法更改。”曾元進道。

    “逸飛不是很可憐嗎?因為被敏慧愛上,就沒有拒絕的權利,沒有逃離的權利。這真是——”羅文茵道。

    “你也別為他抱不平了,逸飛要怎么做,覃家要干什么事,那是他們的事,和咱們沒關系。你要是再這樣關心過度,跟迦因一樣,和覃家的矛盾會越來越深,咱們怎么辦?”曾元進道,“還是盡量不要給咱們找麻煩吧!大家好好合作,謀取大事。”

    “我明白,就是覺得,很可惜。”羅文茵道。

    “可惜不可惜的,現在他們是沒有辦法更改的。”曾元進道,“順其自然吧!你別去多嘴就成了。還是把咱們家自己的事情處理好。”

    曾元進心想,自己家一堆事呢,哪有心情去管別人的兒女?就自己家的這三個,哪一個沒事兒啊!

    夜色,越來越深。

    而在荊楚這邊,曾泉依舊住在辦公室里,而他——

    手機里,有她的電話號碼。

    可是,他沒有打過去。

    現在和她說什么?他不知道說什么,而她,可能也不知道和他說什么吧!

    曾泉躺在床上,嘆了口氣。

    他,不想和她說話,也,不想見到她。

    夜晚,就這么走向了黎明。

    身在小鎮上的方希悠,累了一整天,卻是沒什么睡意,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著。也許是因為腿腳太不舒服,又也許是因為這個屋子有不舒服的味道,或者是床和被子都不適應。

    總之,一夜難眠。

    睡不著覺,就坐在窗戶邊看外面。

    果然這里的夜空,就是比京里的要亮,星星也多。看著真的很美!

    方希悠靜靜看著窗外,腦子里,一片安靜。

    曾幾何時,她也想和曾泉一起看這樣的星星。

    曾幾何時,他們也曾看過這樣的星星,只是,已經久遠的完全沒有印象了。

    手邊的手機,始終沒有一個來電,沒有一條消息。

    她苦笑了。

    這樣的地方,連紅酒都沒有,怎么睡得著?

    夜,深深。

    新的一天,又是一個新的輪回。

    霍漱清跟隨首長的訪問團出發了,這是一個相當高級別的訪問團,參加中歐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多邊磋商。外媒早就注意到了霍漱清和覃春明的出現,畢竟,在換屆的時期,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大家都在猜測新入常的人員可能會是誰。而霍漱清是早就被關注到的,畢竟他的升遷之路太過耀眼,沒辦法不把他當做重要人物來看待。至于覃春明也不用說了,滬城的一把手,哪有不入常的道理?

    于是,在外媒關于這次中方高規格參訪團的報道中,或多或少都在關注著這些重量級的人物。而中方這邊,有霍漱清和覃春明這樣的成員在,足以顯示對歐洲的重視。這一點,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外交,并不是全部都要說出來才叫外交。只是這么一份名單,就足夠體現一切了。

    蘇凡是在新聞里看到這次出訪的,盡管鏡頭里很少照到霍漱清,可是她也感覺很欣慰了。

    認識他以來,很多時候她都需要從新聞報道里去看他,而不是真正看見他這個人。

    “夫人,這是您要的資料。”秘書敲門進來,道。

    “孫小姐呢?”蘇凡問道。

    “哦,孫小姐今天去參加座談了,是您昨天讓她——”秘書道。

    “哦哦,對了,我忘記了。”蘇凡道,“下午要去烏市大學的,你準備好了嗎?”

    “已經好了,夫人。”秘書道。

    “還有,我們跟商務廳那邊提過的,要求企業上報錄用女性職員的具體情況的材料,他們送過來了嗎?”蘇凡問。

    秘書忙說:“還沒有,我去催一下。”

    “讓他們早上送過來,我下午要拿到學校去。”蘇凡道。

    “好的,夫人。”秘書道。

    “你先出去,我看完了再叫你。”蘇凡道。

    說完,蘇凡就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手機卻響了。

    是孫穎之?

    “穎之姐?”蘇凡笑著問道。

    “有沒有打擾到你啊?”孫穎之笑問。

    “沒有沒有,穎之姐找我,隨時有時間。”蘇凡笑道。

    “好了好了,有正經事找你。”孫穎之道。

    “好啊,你說吧!”蘇凡道。

    “上次不是和你說的嘛,我想要搞個項目,研究中國的傳統設計,現在準備的差不多了,你要不要看看?”孫穎之道。

    “我?這個,你那邊有專業的人來做——”蘇凡道。

    “我是想找你幫忙負責回疆的那部分啊!”孫穎之道,“你們婦聯應該有不少的資源吧!比如說回疆的手工藝啊這些,不就是傳統設計嗎?”

    “對啊,是啊,我居然把這個給忘了。謝謝穎之姐,這么一來,我就可以專門找人去培訓那些在家里的女人,做手工藝來賺錢了。”蘇凡道。

    “是啊,這么樣的話,既可以保護和宣傳回疆本地的文化,也可以脫貧嘛!你不就是這么想的嗎?”孫穎之道。

    “好好好,謝謝穎之姐,那我,呃,我下午就讓敏珺著手準備,你那邊能把具體項目的內容發過來嗎?”蘇凡道。

    “好,我讓我的助理發到敏珺的郵箱。你們把你們的那部分籌備好了,統一起來,就可以實施了。”孫穎之道。

    “我明白了,謝謝穎之姐。”蘇凡道。

    “謝什么?還不是你的主意?我也得做點正經事嘛,總不能一天到晚吊兒郎當的。你們都在努力,我也得行動起來才好。”孫穎之笑著說。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