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一覺醒來我成了校花[系統]

章節目錄 67.番外二:大婚也要作死

    此為防盜章,補足訂閱章節刷新后可見最新章

    “他們兩個該不會在談戀愛吧?”

    “帥哥美女配一臉。談戀愛也正常。”

    “我只想問那些傳初暖單戀張書揚的人, 臉疼不疼。”

    ……

    ……

    議論的聲音越來越多。

    初暖知道大家誤會了她和沈宴的關系, 但以防某些人又自作多情, 便沒有解釋, 緩步朝沈宴走過去,臉上蕩著甜甜的笑:“你怎么在這里?”

    “來接你。”沈宴道,語氣一如既往的無風無波。

    初暖知道他這句話是說給別人聽的, 于是配合他道:“那我們走吧。”

    沈宴側身,示意初暖走在前面。

    他這是要把護花使者演到底么?初暖彎唇笑了笑,沒有推遲。

    “沈宴——”何夢露忽然喊道,聲音急促, 帶著點兒惱羞成怒,面上連一貫的端莊都舍了, 俱是嫉妒和不甘。咬了下唇,她又說:“你為什么要幫初暖?”

    初暖:“……”幫就幫了,還需要理由?

    初暖猜想以沈宴的性格, 多半不會搭理何夢露。

    不料……

    沈宴竟然回頭了。

    初暖非常驚訝, 問渣渣系統:“他們之間該不會也有什么愛恨情仇吧?”

    渣渣系統在數據庫里搜索了下:“他們倆唯一的交集是,何夢露在沈宴身邊摔過一跤。”

    初暖:“摔跤?字面意義上的摔跤?”

    渣渣系統給了肯定回答。初暖很好奇:“那沈宴是什么反應?”

    “他至今不知道有這么一件事存在。”

    ……果然符合沈宴的風格。

    初暖預感何夢露要杯具了,果不其然下一秒她就聽到沈宴用冷漠到極致的聲音, 問了一句——

    “你是誰?”

    “噗——”有一位正在喝水的同學沒忍住, 一口水噴了出來, 一滴不漏的全噴在了何夢露的后腦勺上。

    何夢露氣得肺都快炸了, 卻礙于形象, 強忍著沒有當眾發作,懷著滿腔的憤恨掩面奔向洗手間。

    張書揚猶豫了幾秒,接著也離座追了過去,路過初暖身邊時,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初暖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看她干嘛?那水又不是她噴的?

    初暖和沈宴一前一后下樓,正好和慢了沈宴一步上樓的陳樹在自動扶梯上來了個擦肩而過。

    陳樹:???說好的找書呢?

    他好像錯過了什么不得了的八卦……

    ……

    初暖和沈宴一路走出圖書館。

    “謝謝你幫我。”初暖由衷地說道。

    沈宴的聲音有點兒冷:“不客氣。”

    初暖莫名心中一緊,感覺面前的人今天有點兒不對勁。

    剛才在圖書館里時她就發現,他周遭的氣場冷得要命,簡直就是一團行走的冷空氣,她原本以為他的冷是沖著何夢露和張書揚去的,現在看來……這股子冷氣怕不是沖著她來的。

    可是為什么呢?

    她這兩天好像沒有得罪他啊?

    她還一心想著送禮物取悅他呢!

    對了——禮物!

    正好可以借此機會探探他的口風。

    初暖怕表現的太明顯引起沈宴懷疑,先從寒暄開始:“你剛剛怎么會在那里?”

    沈宴答得很快:“路過。”

    “……”寒暄不下去了。算了。還是開門見山吧。

    初暖:“你今天幫了我這么大一個忙。我必須好好感謝你。不如讓我送你一份禮物吧?你想要什么?”

    末了,初暖又補了一句:“什么都可以哦。”——以示真誠。

    沈宴眸底微光閃了閃:“不必。”

    不要?

    那怎么行啊!

    她還等著他續命呢。

    初暖努力保持微笑:“你不接受我的禮物。我心里會過意不去。”

    沈宴望著她沉默了片刻,道:“這件事就當沒有發生過。你不必往心里去。”

    初暖:咦???這話聽著怎么有點兒耳熟?

    初暖忽然記起來,那天她在自習室向他索吻之后,給他發的微信里面就有這句話……

    回想起那個吻,初暖耳根莫名熱了一下,沒敢直視沈宴的眼睛,弱弱地說道:“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喜歡什么?”

    沈宴:“不能。”

    “……”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初暖只想給自己點一首涼涼。

    渣渣系統:“我有一個建議……”

    “不需要。”

    “送掛件。”

    “……”

    ·

    打探沈宴喜好失敗后,初暖化悲憤為力量,在芙蓉湖畔的小樹林里背了一個多小時的英語單詞,然后背著書包去食堂補充體力。

    渣渣系統:“你一個將死之人,還背啥單詞啊?”

    將……死……之……人……

    初暖額角突了下,邊走邊說:“就算死,也要死的有知識。”

    渣渣系統:“……”牛逼。無言以對。

    初暖來到食堂時,排隊就餐的隊伍還不是很長,她很快取完餐,付賬時卻發現一卡通里余額不足。

    初暖微囧,對收銀員說:“我能不能……”

    “刷我的。”

    一張卡從身后冒出來。

    初暖心顫了下,回頭一看,是張書揚,心中莫名失落,她還以為是……

    “刷吧。算我請你。”張書揚又道。

    初暖只當沒聽見,轉過頭,對收銀員把剛才的話說完:“我能不能把飯先放在這里,充值后再來付賬?”

    收銀員顯然早已對這種情況見怪不怪:“可以。放在這里吧。”

    初暖:“謝謝。”

    最近的充值機就掛在離收銀臺不遠的墻壁上。初暖從書包里翻出唯一的一張銀行卡,插|進充值機,輸入密碼,充值1000元。

    “嘀——卡內余額不足,無法完成充值。”

    不是吧?

    她現在可是獨自飄零在異鄉,爹媽連一千塊錢都沒給她?

    他們就不怕她餓死嗎?

    初暖重新輸入金額‘500’,充值機再次提示余額不足。她奇怪地挑了下眉,改成充值一塊,結果……

    “嘀——卡內余額不足,無法完成充值。”

    初暖:“……”

    “這個充值機是不是壞了?”初暖自言自語道,然后打開銀|行|卡開戶行的微信公眾號查詢余額——

    您尾號XXXX賬戶人民幣活期儲蓄賬戶余額(單位:元)

    賬戶余額:0.00

    初暖:“……………………”

    她爹媽還真不怕她餓死。

    原地眩暈幾秒鐘,初暖忽然有點兒緊張了,她家該不會破產了吧?

    想到這里,初暖立馬翻出她媽的朋友圈查找蛛絲馬跡,結果發現……

    她媽過得可滋潤了。前兩天還剛買了個名牌包包,朋友圈里寫著全球限量版。

    “……”這就有點過分了啊!

    初暖立馬給母上大人發了條微信:媽,我沒生活費了。

    那邊沒有回復。

    倒是張書揚又把卡遞過來了:“一頓飯而已。別跟我見外。”

    初暖不想跟他浪費口舌,非常直白地說道:“我們現在并不是可以‘不見外’的關系。請你帶著你的卡離我遠一點。”

    “初暖你……”張書揚臉色微變,隨即又恢復如常,道:“你是在氣我辜負你嗎?我其實……”

    “張同學。”初暖直接打斷他,無限真誠地說:“我感謝你的辜負之恩。”

    張書揚一呆,接著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伸手就要抓初暖的胳膊。

    初暖急忙后退躲開。

    不料張書揚又往前邁了一步,把她逼得背靠墻壁退無可退。

    “我有話對你說。”張書揚道。

    “說話就說話,你別靠我這么近。”初暖又往墻上貼了一下,思索著從旁邊繞開張書揚逃走的可能性,結果還沒等她將想法付諸行動,就見他抬起雙臂打在墻上,徹底堵死了她的去路。

    兩人靠得非常近,初暖怕他亂來,有點兒慌了,在心中大喊:“渣渣!”

    渣渣系統沒有回應她。

    但這時她卻看到張書揚的手臂被突然出現的一只手拍落了,而她則在下一秒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之中。

    初暖心跳得極快:“沈、沈宴?”

    “是我。”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清。

    初暖卻覺得安全感爆棚,下意識地往他懷里蹭了一下。

    “……”軟|香|溫|玉在懷的沈大帥哥努力保持冷靜:“這里交給我來處理。”

    “好。”初暖走出幾步,爾后想起一件事,又折回去。

    沈宴側目,用眼神詢問她怎么了。

    初暖有點兒難以啟齒:“能不能……借你的飯卡一用?我的卡里余額不足……”

    沈宴爽快地把卡遞過來。

    初暖怕張書揚又整出什么幺蛾子,用沈宴的卡付完賬后,直接將飯菜打包,回了宿舍。

    吃完午飯,母上大人的回復也發過來了——

    金女士:還沒到1號。

    初暖:可是我已經沒錢吃飯了。

    金女士:那就吃土。

    初暖:“……”

    她媽這是被朋友圈軟文洗腦,開始窮養她了嗎?

    渣渣系統:“你媽之前禁止你和張書揚來往,你不肯,她就斷了你的經濟來源,只在每個月初給你打一筆剛好能保證你不會餓死的生活費。”

    “……”這個張書揚還真是陰魂不散。

    初暖淚目:“可是今天才27號。”

    渣渣系統:“誰讓你前幾天頓頓吃肉?”

    “……”

    初暖絕望。她決定向一向疼愛她的父上大人求助:爸,我沒生活費了。

    結果她爸比她還慘——

    老初同志:我也沒有。

    老初同志:你媽怕我偷偷給你塞錢,生活費都是按天給的。

    初暖:“……”

    金女士這心思也太縝密了吧?

    初暖拜服。

    對面還在繼續發消息——

    老初同志:閨女啊,趕緊跟那姓張的小子斷了,正正經經交個男朋友帶回家。到時候你媽一高興,咱倆就都解放了。

    斷了就能有錢?初暖大喜:爸,我已經和他沒有關系了!

    老初同志:此話當真?

    初暖一個‘真’字還沒打完,她爸的信息又發過來了——

    老初同志:你媽說,必須帶個人證回來。

    人……證……

    初暖額上黑線頓生。

    渣渣系統:“實名推舉沈宴。”

    “……”你連個編號都沒有,還實名……

    初暖給了渣渣系統一個白眼,心里卻莫名發虛,說不出來緣由。

    “叮咚——”

    一條微信消息在這時彈出來。

    是沈宴發來的。

    初暖心漏跳了半拍,劃開一看,只有兩個字——

    沈宴:下樓。

    沒錯,鏡子里的這個人就是她。

    半個小時前,她睡完午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從一名身材微胖臉蛋嬰兒肥的高三學渣,搖身一變成了眼前這個超級大美女,身上寬大臃腫的校服變成了藍白相間的性|感一字肩長裙,獨立臥室變成了四人間的女生宿舍。

    更離譜的是,她還在桌上找到了一張迦南大學的校園一卡通,卡的背面簽著她的名字。

    也就是說,她現在正在全國十大名校之一的迦南大學就讀。

    ——這簡直比夢還美。

    初暖對著鏡子拍了拍自個兒的小臉蛋,有疼痛感,不是夢。

    不是夢的話,莫非……她穿越了?

    初暖盯著鏡子里的自己看了又看,很快便否定了這個想法。

    雖然臉比從前小了一圈,發型也由齊劉海變成了四六分,身材更是玲瓏有致甚至還有了馬甲線,但確實是她本人沒錯。

    不是做夢,也不是穿越,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山西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孟州v血拼怎么赚钱 pc蛋蛋走势图怎么看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云南11选5 有美感又赚钱 巴巴萨计划 彩票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树 种植 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 kk棋牌官网 澳洲幸运5官方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手机信誉棋牌游戏 这期福彩开奖号码 陕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