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一覺醒來我成了校花[系統]

章節目錄 64.第六十四章

    此為防盜章, 補足訂閱章節刷新后可見最新章

    初暖的臉刷得一下紅到了耳根,眼睛瞪得銅鈴大,怔了半秒才想起來要回避。

    渣渣系統:“人魚線人魚線!”

    初暖轉身的動作立時一頓。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你快先看五秒。”渣渣系統慫恿道。

    初暖只掙扎了零點零一秒, 然后將視線慢慢下移,越過沈宴健碩的胸腹, 最后定格在性感的人魚線上。

    沈宴:“……”

    冷靜須臾, 他嘆道:“別再看了。我吃不消。”無奈的聲音里帶著毫不掩飾的寵溺。

    初暖整個人瞬間又紅了一度, 她連忙移開眼, 心慌慌地問渣渣系統:“五秒鐘到了嗎?”

    渣渣系統:“五分鐘都到了。”

    哪、哪有那么久……

    初暖不敢抬眼看沈宴, 慌忙轉過身:“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沈宴挑了下眉。嗯, 他‘相信’她不是故意下移視線的。

    初暖背對著沈宴,看不到他的表情, 見他沒接話,心里更虛了,想解釋又找不到借口,索性三十六計走為走, 抬腿就要閃人。

    不料腿還沒來得及抬起,就聽到有人從外面走進來,聽聲音還不止一個人。

    初暖當時就慌了。

    現在出去, 必然會和外面的人迎面撞上。

    她現在是校花, 全校聞名的那種,要是被別人看見她進男更衣室, 天曉得會怎么八卦……

    可是如果不出去, 躲在哪兒呢?

    更衣室里空蕩蕩的, 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藏身。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近。

    初暖進退兩難,眼看就要和外面的人來個友好會晤,左臂忽然被人從身后一拽,整個人原地一百八十度旋轉,落入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懷抱之中。

    之所以是‘熟悉又陌生’,是因為,這個懷抱她靠過不止一次,十分熟悉,但她從來沒有在對方沒穿衣服的情形下靠過,是以……又很陌生。

    沒錯,她現在靠在沈宴的懷里,鼻尖輕輕貼在他的胸口,聞著他身上的男性荷爾蒙,整個人幾乎要原地自燃。

    “我……”

    “別出聲。”

    沈宴低聲打斷初暖,然后帶著她轉身靠向旁邊的儲物柜,用身體將她整個擋住。

    兩人貼的極近,初暖臉紅心跳地低下頭,結果……

    視線好死不死的剛好落在了沈宴半開的皮帶扣上。

    初暖:“………………”

    低什么頭!這種時候就應該直接閉眼啊!

    初暖懊惱又羞愧地閉上眼,與此同時聽到從外面走進來的男生們同時大叫了聲‘臥槽’。

    初暖囧。

    一定是她和沈宴現在的姿勢太過火爆,讓別人誤會了。

    畢竟,從門口那個角度看,沈宴此時等于壓在她身上,褲子的皮帶扣還是松開的,不明真相的群眾說不定會以為……

    初暖不敢再往下想了,臉上火辣辣的。

    外面很快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接著是越來越遠的腳步聲。

    初暖悄悄睜開一只,想看人是不是已經走遠了,不料眸光一晃,劃過沈宴線條分明的腹部,腦中忽然蹦出一個想法——

    沈宴的腹肌就在手下,何不趁此機會做任務呢?

    沒錯沒錯。

    就這么決定了。

    求生欲使初暖拋棄了羞恥之心,抬手就要摸,然而……

    沈宴卻在這時退開了。

    而她的手則鬼使神差地跟著追了出去。

    沈宴:“……”

    初暖:“……”

    場面陷入迷之尷尬。

    初暖囧囧有神地看著自己僵在半空中的手,伸也不是,縮也不是。

    相對靜默數秒。

    沈宴率先開口打破沉默:“你想做什么?”

    一句話成功讓初暖整顆腦袋紅成了西紅柿,‘我我我’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完整的話來,宛如一只行走的小僵尸咔咔咔把手一步步縮回來,垂下頭,無限痛惜地說:“沒什么……”

    沈宴俯視著面前的人,黑眸微瞇:“你看起來似乎很遺憾。”

    是啊。

    非常遺憾。

    就差一秒。

    再快一秒,她就能完成任務了。

    當然,這種話初暖只敢在心里想想。

    撫了撫亂跳的心,初暖道:“沒有。只是剛剛差點被別人撞見,我有點兒后怕。呵呵……”

    最后兩聲‘呵呵’聽起來有點傻。

    沈宴沒再追問:“去換衣服。”

    “嗯嗯嗯!”

    初暖溜得比兔子還快。

    ……

    初暖來到女更衣室時,里面有兩個女生正在吹頭發,她不好意思當著別人的面脫衣服,一直磨蹭到她們出去,才無比羞恥地換上比基尼,裹緊浴巾,然后含著胸一步一步移出更衣室。

    “你打算這樣去游泳?”沈宴好聽的聲音在前方響起,語氣里透著幾許戲謔的味道。

    初暖抬眸,一眼看見只著泳褲的沈宴雙手抱胸斜靠在對面男更衣室的門口,肩寬腿長,身材爆表,嘴角勾著淺淺的弧度,眸光撩人。

    初暖看呆了眼,手無意識地一松,浴巾從身上滑落,黑色比基尼勾勒下的玲瓏曲線一覽無余。

    這回輪到沈宴看呆了,深如古井的眸底漸漸竄起火焰。

    初暖被沈宴的眸光燙得心尖顫了下,慌忙撿起浴巾重新裹住,滿臉通紅,視線在地上胡亂地游走,語無倫次地解釋道:“我……我的泳衣壞了……只有這件……能穿。”

    沈宴眸光深深盯著初暖看了一會兒,然后松開環繞在胸前的臂膀,拿起放在儲物柜上的泳帽,大步走過去,立在她身前,道:“可能會有點大。”

    初暖聞言一愣,隨后便感覺耳根處劃過一陣溫熱,她抬眼,看見沈宴神情專注地幫她把長發撩到耳后,然后挽成一股塞進泳帽。

    沈宴的泳帽對于初暖來說有點兒大,但還不至于從頭上滑落,勉強能夠湊合著用。

    “下次要帶泳帽來。”沈宴道。

    初暖又羞又囧:“出門時走得急,忘拿了。”

    沈宴微微頷首,沒有深究:“走吧。”

    “哦……”

    ……

    臨近閉館,泳池里的人不多,零零散散分布在四處。

    初暖站在泳池邊,望著清澈碧藍的水,遲遲不敢邁出第一步。

    “怎么了?”沈宴回頭問,半截身子露在水上,腰腹緊實。

    初暖搖搖頭表示沒事,然后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慢慢邁進泳池。

    “友情提示:你離下一次死亡還有半個小時。”渣渣系統提醒道。

    初暖心中一緊,再一次后悔在更衣室時下手不夠果決。

    眼下她和沈宴分得這么開,該從何下手呢?

    渣渣系統:“你可以再來一次假摔。”

    “……”

    太尬了。做不出來。

    初暖站在在泳池里一頓亂瞟,忽然看見一個男生正在教女朋友游泳。那男生用雙手托著女生的腰腹,讓女生漂浮在水面上,耐心的教女生如何換氣。

    初暖頓時眼前一亮,這個姿勢不錯!可以名正言順的摸腹肌。

    渣渣系統:“你確定沈宴會讓你托?”

    “……”不確定。

    初暖秒蔫。

    沈宴將初暖的表情變化看在眼里,薄唇勾了下,非常貼心地問:“要不要試試?”

    “嗯?”初暖抬眸。

    “教你游泳。”沈宴說得無比自然,仿佛他根本不知道初暖‘會’游泳的事。

    沒有游泳健將屬性的初暖怕水得很,能泡在池子里已是極限,哪里還敢漂?

    可學游泳的事是她先提出來的,這會兒打退堂鼓,必然會引起沈宴的懷疑,后面的戲就沒法再演了。

    猶豫再三,初暖道:“好啊。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沈宴低吟一聲,接著長臂一揮毫不客氣地摟上佳人小蠻腰。

    初暖整個人瞬間繃成一條直線。

    沈宴:“別緊張。我會一直托著你。”

    就是因為有你托著才緊張啊!

    初暖顫著僵硬的嘴角抖出一抹尬笑,然后按照教學視頻里講的步驟,先憋一口氣,把臉埋進水里,放松身體,讓腿慢慢漂浮起來。

    然而她做到‘放松身體’這一步就失敗了。

    因為此時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腹部的那只大手上,根本沒法放松。

    而讓她更緊張的是,沈宴竟然在這個時候用另一只手托起了她的雙腿。

    酥酥麻麻的感覺瞬時從腹部和腿部蔓延開來,散遍全身。

    初暖臉燙得快燃起來了。

    誰、誰出的餿主意來泳池啊!!!

    出餿主意的渣渣毫無愧疚之意:“少女,還不換氣,你是打算憋氣自殺嗎?”

    換氣!

    初暖猛然意識到自己確實快沒氣了,她記得教程上說,換氣的時候要用手向下拍水,這樣頭才能借力浮出水面。

    初暖有樣學樣,當即向下拍水,結果力沒借到,卻拍到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與此同時,身上的那兩只大手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陡然松開。

    初暖頓時失去平衡,一口水灌進肺里,腦中猛然閃現一個畫面。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山西11选5预测 百赢棋牌的全部版本 足彩胜平负出冷分析 有什么比较赚钱的游戏公司 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代理赚钱软件 快乐8官网地址 做豆腐 赚钱吗 广西新11选5走势图 北京快乐8开奖号码 博远棋牌平台 七乐彩走势图彩吧 前年零成本快速赚钱门路 下载沈阳四冲棋牌游戏 北京快乐8大小走势 都挺好 明玉赚钱这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