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一覺醒來我成了校花[系統]

章節目錄 60.第六十章(二更)

    此為防盜章,補足訂閱章節刷新后可見最新章

    她已經背上了‘始亂終棄’的鍋, 可不能再搞什么不負責任的曖昧了。

    渣渣系統:“小命都快沒了。你還在乎節操干啥?破罐子破摔, 了解一下。”

    “……”它這是在拐彎抹角地嘲她早就已經沒有節操了么?

    初暖回想了一下今天聽說的那些毀三觀豐功偉績……她竟然無法反駁。

    把思緒重新轉回約沈宴這件事上來,初暖抱著手機猶猶豫豫好一會兒, 才打開微信, 開始編輯信息:“沈宴同學,今晚月色不錯, 一起賞月……”

    不行不行, 太直接了,容易被拒絕。

    刪掉重來——

    “沈宴,聽說今晚的月亮超級大,我們一起……”

    還是太直接。

    “沈宴,你喜不喜歡看月亮?”

    ……沒事問人家愛不愛看月亮, 毛病啊?

    初暖感覺自己快被這坑爹的任務給逼成智障了。

    說起來她雖然學習成績差, 但智商卻不低,只是對學習不太上心罷了。用她爸的話來說,就是沒理想沒追求。

    初暖覺得她爸這話說得太絕對了。

    怎么能說她沒追求呢?

    沒追求——也是一種追求啊!

    初暖抱著手機刪了寫寫了刪,怎么也找不到一種委婉且成功率高的措辭, 最后泄氣地把手機往桌上一丟, 不發了。

    ……

    與此同時,另一邊, 沈宴目不轉睛地看著與初暖的微信聊天界面, 直到最后一次出現的‘對方正在輸入’幾個字消失許久, 才將手機鎖屏, 垂首繼續畫圖。

    安靜數秒,他問身旁的陳樹:“你在什么情況下會寫了信息,卻不發出去?”

    沈宴的語氣相當之隨意,說話時畫圖的手也沒有停,眼睛更是目不斜視專注地看著畫板,給人一種他單純只是想閑聊,沒有任何目的的感覺。

    陳樹是個嘴巴閑不住的人,一見沈宴跟自個兒聊天,立馬就來勁了。

    “寫了又不發?”陳樹重復了一遍沈宴的問題,然后笑哈哈道:“在我想跟我媽要錢,又怕被她打死的時候。”

    沈宴:“……”

    沈宴用長長的沉默表明了態度——單方面結束此次閑聊。

    陳樹:???

    他說錯什么話了嗎?為什么感覺被嫌棄了?

    陳樹奇怪地摸了摸后腦門兒,忽然一個靈光乍現:“還有一種情況!”

    沈宴手中的畫筆頓了一下。

    陳樹:“在我想約妹紙又擔心約不到的時候。”

    原來如此。

    她也是這樣的心情嗎?沈宴心底閃過一絲甜意,對著畫板低吟了一句:“約得到。”

    “嗯???”陳樹沒聽太清:“你說啥?”

    “你想約誰?”沈宴不答反問,眸底還噙著淡淡笑意。

    “你今天心情不錯啊?”陳樹歪著頭打量沈宴半晌,沒看出端倪來,便作罷了,換上一副不正經的笑臉,回答他的問題:“還能有誰?校花唄。”

    “校花?”沈宴側頭。

    陳樹被沈宴看得有點兒發怵,總覺得那看似平靜的眼神里帶著殺氣。他心慌慌地咽了咽口水,補充道:“前校花。前。”

    沈宴收回眼。

    陳樹又道:“何夢露。宅男女神。跟現校花一樣,都是外文學院的。”

    沈宴語氣淡漠:“沒聽說過。”

    “……”陳樹:“她上個月還在你身上‘摔’過一跤……哦不,是在你身‘旁’摔過一跤。”

    陳樹想起何夢露那天摔在水泥地上的那場景,嘖,看著都疼。

    “聽說她現在已經有男朋友了。”陳樹無限可惜地感慨道,隨即又跟打了雞血似地:“不過不要緊。咱們還有現校花。老沈,你加把勁,爭取也給咱拐個校花嫂子回來。”

    拐?沈宴兀自哼笑了聲,沒接話。

    ·

    初暖絞盡腦汁琢磨了整整一個小時,終于趕在沈宴下課前,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絕佳辦法。

    初暖:“這次的任務是——‘與沈宴月下漫步三十分鐘’,但并沒有規定漫步的前提是約會,也就是說,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我在月光下和沈宴行走半個小時,任務就算完成了,對不對?”

    “對……”智商在線的姑娘果然不好忽悠。渣渣系統:“你還要摔進他懷里。”

    “這個簡單。”初暖信心滿滿:“像我這種弱不禁風的美少女,走在路上摔個跤什么的,太正常了。”

    渣渣系統:“……”那是底盤不穩吧?

    初暖跟渣渣系統確認她的理解沒錯之后,就背著書包出門了。為了把戲演足,她還在書包里塞了幾本專業書。

    晚上的教學樓區依舊燈火通明。初暖掐著時間點等在建筑系教學樓旁的大樹后,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門口。眼看離八點鐘越來越近,她的心也越跳越快。

    “少女,你該不會是想跟蹤沈宴吧?”渣渣系統道。

    “……”居然被看穿了。

    初暖索性承認:“嗯。先跟蹤他半小時,再假裝偶遇摔進他懷里。”說完,初暖還不忘笑瞇瞇地向渣渣系統討夸獎:“這個計劃是不是天衣無縫?”

    “……你怕不是傻。”渣渣系統毫不留情的打破天真少女的美夢:“你知道沈宴有多高嗎?”

    初暖:“不知道。這和我跟蹤他有什么關系?”

    渣渣系統:“他身高一米八八。你想想看這腿得有多長。”

    原來沈宴這么高啊……不,這不是重點。初暖一腳踩死心底那顆剛剛萌芽的花癡種子,問:“然后呢?”

    渣渣系統:“你剛才從宿舍樓區走過來,花了多長時間?”

    初暖:“沒計時。我估計二十分鐘以內吧。”

    “那你猜猜,以沈宴的腿長,從這里走回去,需要多久?”

    “十分鐘……不到?”話一出口初暖就抓到渣渣系統的重點了。

    沈宴從這里走回宿舍最多只需要十分鐘,也就是說,她最多只能和他漫(跟)步(蹤)十分鐘。

    而任務的要求是——漫步三十分鐘。

    所以跟蹤這條路行不通。

    “……”

    計劃泡湯的初暖再次泄氣。

    渣渣系統:“別掙扎了少女。夜黑風高約起來~”

    “……”還夜黑風高,演恐怖片呢?

    初暖丟給渣渣系統一個白眼,一邊思索著截下沈宴假裝偶遇的可能性,一邊關注著門口的動向,已經過了八點,門口全是陸陸續續出來的建筑系同學。

    初暖躲在大樹后看了好半天都沒有看到沈宴,眼看門口的人越來越少,她的心也越來越涼。

    完了。八成是剛才她和渣渣系統說話時,沈宴已經走了。

    初暖的心拔涼拔涼的,直到門口空無一人,才認命地哀嘆一聲,轉過身……對上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

    嚇!

    初暖驚得倒退一步,心中的疑惑脫口而出:“你沒走?!”

    糟糕,暴露了。

    初暖連忙改口:“我的意思是……你怎么在這里?”

    “路過。”沈宴居高臨下俯視初暖,神色淡然:“想必你也是。”

    “啊?哦,對……對……路過……”初暖正愁沒臺階下,立馬順桿往下爬,揚起一個過于甜美的夸張笑容,開始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我剛從圖書館出來,路過這里,覺得這顆樹很特別,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說完,還煞有介事地摸了摸樹干。

    沈宴從善如流:“我看到特別的……也會多看幾眼。”

    說話間,一雙黑眸始終鎖在初暖身上。

    初暖被他看得心慌,總覺得他那句‘特別的’后面,刻意省略了什么。

    “回宿舍嗎?”沈宴又道。

    初暖回神:“不急著回。”都已經‘偶遇’了,當然得把任務做完了再回去。

    “你呢?”初暖問。話一出口,她就感覺臉頰有點兒熱了,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渣渣系統的影響,這話怎么聽都像是在說——‘約嗎?’

    沈宴的視線就沒從初暖的身上移開過,自然也沒有錯過她眼中一閃而過的羞澀,和臉頰上那抹紅暈,霧蒙蒙的眸子上濃密睫毛撲哧撲哧,可愛得不像話。

    這不是沈宴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初暖,卻是第一次如此的肆無忌憚。

    “我也不急。”沈宴開口。

    初暖一聽沈宴不急著回去,立馬建議道:“那你可以去芙蓉湖畔散個步。”

    “我猜……”沈宴這次沒能藏住眼底的愉悅,聲音里透著不易察覺的笑意:“你也正好要去那里散步。”

    “……”初暖略囧。總覺得沈宴好像已經看破她的心思了。

    初暖訕訕地笑:“那里是散步的絕佳地方嘛!呵呵。”

    沈宴眼底笑意更濃。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体彩新11选5公告 湖南幸运赛车杀号 新媒体点赚钱真的假的 河北11选5直播 买彩票万元合买是怎么回事 开心牧场养鸡赚钱 广东新11选5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 买平特好赚钱吗 永利棋牌大厅下载安装 舟山飞鱼手机版 推广淘宝优惠券如何赚钱 白山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福彩三分彩开奖结果 6开奖现场直播 信誉最高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