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一覺醒來我成了校花[系統]

章節目錄 59.第五十九章(一更)

    此為防盜章,補足訂閱章節刷新后可見最新章

    觀賞人魚線……

    五秒鐘以上……

    這不就是耍流氓嗎?

    青天白日眾目睽睽, 她還要不要臉啊?

    初暖簡直吐槽無力:“我選擇死亡。”

    渣渣系統:“不接?”

    初暖:“不接。”

    “真不接?”

    “比九陰真經還真。”

    “行, 那就不接了。”渣渣系統非常善解人意:“我會托我的下一任宿主幫你燒紙。你安心的去吧。”

    初暖:“……………………”

    下一任宿主……

    好歹相識一場,有點兒革|命友誼行不行啊?

    硬氣不過半分鐘的初暖很快就又慫了:“任務失敗的人會怎么死?”

    “沒見過。”渣渣系統毫不掩飾語氣中的躍躍欲試:“不如你死一次讓我長長見識?”

    初暖:“……”

    死……一……次……

    它以為她是狐貍有九條命么?

    “其實你不用這么絕望。”渣渣系統道:“旁邊就是游泳館。你約上沈宴去游泳, 別說腹肌人魚線了,就算是看裸|體, 那都是分分鐘的事。”

    初暖:“……”

    忽略掉渣渣系統的后半句話, 游泳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可是……

    “我能不能只看不摸?”初暖不抱希望地問。

    “不能。”

    “……”果然被拒絕了。

    “順便提醒你一句, 不是普通的摸, 是輕撫,輕輕地撫摸。”渣渣系統唯恐天下不亂地賤笑一聲:“要注意控制力度和節奏哦~”

    “……”

    “補充說明,必須直接上手,不能有任何阻隔。”

    “……”

    真·渣渣養成系統。

    初暖:“我有一個問題。”

    “說。”

    “這項任務與人渣改造有什么關系?”

    渣渣系統回答得很溜:“考驗你的人性。”

    “……”這明明就是在試探她的底線好嗎?

    初暖發現自從綁定了渣渣這個渣之后,她的道德底線就一去不復返了,干得全都是些喪心病狂的事。

    自我唾棄了幾秒鐘, 初暖問:“我還有多少時間?”

    渣渣系統:“12小時。”

    初暖頓如吃了定心丸一般,注意力回到現實世界, 抬眼望向沈宴, 內心很掙扎。

    “還有事?”沈宴看出初暖的欲言又止, 主動詢問道。

    初暖還在糾結。

    一方面考慮到時間緊迫, 必須盡快下手。

    另一方面,健身房里現在人非常多, 若她在這個時候約沈宴, 肯定會被大家誤會。

    而且……

    萬一被當眾拒絕怎么辦?

    那多尷尬!

    這件事必須從長計議, 找一個沈宴拒絕不了的借口。

    初暖很快便有了決定,嘴角微彎臉上揚起一個甜甜的笑:“沒什么。我先走了。拜拜。”

    沈宴看得晃了下神,待面前的人走遠,才收回視線繼續訓練。

    躺在仰臥板上被迫吃了一嘴狗糧的陳樹立馬跳起來,湊到沈宴跟前笑嘻嘻問:“一來就走,校花這是來查崗的吧?”

    查崗?沈宴薄唇抿出一個淺淺的弧度,隨即恢復如常,語氣一如既往的淡漠:“她還有作業要寫。”

    “……”這種理由你也信?陳樹當即給了自家兄弟一個‘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眼皮一抬吊兒郎當地說道:“正所謂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別怪我沒提醒你啊,校花現在搶手得很,你要是再不出手,小心被別人捷足先登。”

    沈宴沒有立刻接話,而是垂下眼慢條斯理地戴上防滑手套后,才淡聲反問了一句:“她什么時候不搶手了?”

    陳樹:“…………”

    這不是重點。

    等等——

    你跟校花什么關系,這么維護她?

    ……

    另一邊,初暖強行將還沒花癡夠的錢小米拖出健身房,邊走邊念叨:“女生要矜持,帥哥看一眼就夠了,我們還是趕緊回宿舍吧……”

    “初暖!”錢小米使出洪荒之力擺脫初暖的牽制,痛心疾首道:“你還好意思跟我說矜持?剛剛是誰一進去就跟鐵遇上吸鐵石似地,biu的一下就被沈宴吸過去了?”

    biu的一下是什么鬼?

    她明明是懷著極度沉重的心情一步一步挪過去的。

    渣渣系統:“對,沉重得快飄起來了。”

    “……”這種時候就別出來刷存在感了好嗎?

    心虛無比的初暖沒有底氣反駁錢小米,呵呵尬笑道:“我找他……有正事……”

    “我花癡他也是正事啊!”錢小米說得理直氣壯:“玲玲和盧穎還等著我給她們發帥哥的照片呢。”

    “……”初暖汗:“你不是已經拍過了嗎?”

    “哎,別提了!”錢小米一臉心碎:“拍照的時候太激動,手一抖,拍糊了。”

    “……”這就是命。

    初暖給錢小米一個允悲的表情:“下次再拍。機會多得很。”

    錢小米:“不行不行。我已經夸下海口了,不能食言。把我強行拖出來的人是你,你必須進去幫我偷拍一張。”

    “我?”初暖抬手指向自己:“這不太好吧,去而復返,目的性太強,會被懷疑的……”

    “那你就讓他自拍一張發過來。近照更好。嘿嘿。”錢小米又開始犯花癡了:“你倆交情那么深,他肯定不會拒絕的。”

    交情那么‘深’?

    初暖心中一動,莫非……錢小米知道她和沈宴過去的事?

    不對不對,如果錢小米知道她對沈宴始亂終棄過,上次吃小龍蝦時就不會攛掇她把白月光換成沈宴了。

    可是她和舍友們的關系那么和諧,沒理由交了男朋友不告訴大家啊?

    她們連張書揚曾經是‘她’的白月光都知道,怎么會不知道沈宴……

    忽然,一個想法在初暖腦中冒出——

    會不會渣渣系統騙了她,她和沈宴壓根就沒有那種關系?

    但下一秒初暖又否定了這種想法。

    沈宴那么高冷的人,若不是曾經有過感情,怎么可能對她如此友善?

    渣渣系統:請把‘曾經’兩個字去掉。謝謝。

    初暖越想越糊涂,最后索性不想了,對錢小米道:“你以為我和沈宴的交情有多深?”

    錢小米兩眼一彎:“biu的一下被吸過去——那么深。”

    “……”

    初暖拗不過錢小米,只好厚著臉皮發微信向沈宴討照片。

    沈宴很大方,立刻就發了一張自拍過來。

    照片上的他劍眉星目,清淡高雅,抿成一條線的薄唇隱隱透著禁欲氣質。

    初暖對著照片搖了搖頭,心道:難怪那么多女生花癡他,這簡直就是照著禍水的標準長得嘛……

    收回思緒,初暖又給沈宴發了一條微信:謝謝。我保證只在宿舍內傳閱,絕不外傳。

    沈宴:傳閱?

    初暖:我舍友們想看你的照片。

    沈宴:不是你想看?

    不是啊——手速太快的后果就是話沒過腦就直接發出去了。

    然后下一秒,初暖就眼睜睜地看著照片被沈宴——撤、回、了。

    初暖:“……”

    初暖很心痛:…………怎么撤回了?

    沈宴:想看?

    初暖心跳莫名快了幾分,心想這種時候說‘不想看’好像不太合適,于是非常‘違心’地回了一個‘想’字過去。

    然后她就收到了一條這樣的回復——

    沈宴:繼續想。

    初暖:“………………”

    “要到照片了嗎?”錢小米這時問。

    初暖淚目:“要到了,又被撤回了。”

    錢小米瞪大眼:“初暖,你為什么不第一時間截圖?”

    初暖無言以對。好吧。她必須承認,看到照片后她很沒出息的花癡了幾秒,以至于錯過了截圖的最佳時機。

    ……

    回到宿舍后初暖就開始琢磨如何約沈宴去游泳,方案想了一個又一個,同時也推翻了一個又一個,一轉眼就到了下午兩點,離她的死期還有七個小時。

    初暖快坐不住了,趴在書桌上用手機不停的磕額頭,腦中已經開始出現諸如‘找人把沈宴打暈’、‘給他灌迷魂藥’、‘溜進更衣室偷看’之類的瘋狂想法。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眼看就要到兩點半,手機忽然震動起來,屏幕上顯示著初暖此刻心心念念的兩個字——沈宴。

    她連忙走到陽臺接電話:“喂?”話一出口,忽然瞟到樓下站了個人。

    “你怎么來了?!”她驚道。

    電話里安靜了幾秒鐘,隨后傳來沈宴磁性的聲音:“來給你看。”

    看什么?初暖一怔,隨即反應過來。

    ——來給你看我。

    初暖臉頓時熱得不行,支支吾吾道:“不、不用……”特意過來。

    話還沒說完,就見樓下的人轉身要走。

    初暖本能地‘哎’了一聲。

    沈宴身形一頓,好聽的聲音里帶著淡淡笑意:“想看了?”

    “…………”

    初暖沒好意思接話,丟下一句‘我馬上下去’就掛了電話,然后飛奔下樓。

    兩分鐘后,初暖站在了沈宴面前。

    沈宴視線劃過初暖因劇烈運動而泛紅的面頰,和額上的點點汗珠,溫聲道:“下次別跑這么急。”

    “知道了。”初暖彎起眉眼微微一笑:“今天有急事嘛。”

    “什么急事?”沈宴好心情地挑了下眉。

    當然是救命的大事。

    初暖還沒想好怎么開口。可眼下機會難得,錯過又太可惜。

    渣渣系統:“不要慫,直接上,勝利就在前方。”

    “……”

    初暖深思久久,實在想不到更好的辦法,最后只好采用最簡單粗|暴的方式——“你會游泳嗎?”

    沈宴稍怔:“會。”

    初暖:“那你能不能教我游泳?”

    “教你游泳?”沈宴以為自己聽錯了。

    初暖重重點頭,滿臉期待:“今晚教我游泳。可以嗎?”

    今晚……沈宴喉結滾了下。

    初暖見沈宴遲遲不回答,以為他在猶豫,正想擠出兩滴清淚以博取同情,卻忽聽他道——

    “你現在是在勾|引我嗎?”

    初暖脆弱地小心肝顫了一下:“你嚇我也沒用。我又不能強迫沈宴高興。我能做的,就只有準備禮物這一件事。至于最后是死是活,全看老天爺。”

    “……”還真是淡定。渣渣系統汗:“你還可以投其所好。”

    “比如?”

    “把你自己做成掛件送給他~”

    初暖:“……”咱能有點兒想象力嗎?

    初暖瞇眼:“你要是再胡說八道,我就把你做成掛件送給他。”

    “我只是個系統,做不成掛件。”渣渣系統有恃無恐。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qq微视频怎么赚钱是真的吗 自动麻将机赚钱吗 创业赚钱教程 收取流量的游戏可以赚钱么 企鹅电竞直播cf手游赚钱吗 战狼2马云赚钱 什么软件玩直播赚钱吗 有个软件聊天可以赚钱是什么软件下载 最新的赚钱手游排行榜2015 什么软件玩直播赚钱吗 2018投资厂房工地能赚钱吗 阿凡共享纸巾怎么赚钱 小鱼赚钱最新版本苹果 龙剑可以赚钱吗 剑三挖矿赚钱吗 京东 内购价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