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戰王護衛

第862章 勸慰

    首發:~【www.remenxs.org】宗奇話里面的信息量真的是太多了,楊浩緊張的筆直不動道:“宗奇,你慢慢說,到底怎么回事啊?難道有人為了家主之位,害你的是吧?”

    宗奇一臉傷心道:“尊上,我三叔就在昨天晚上買通了我身邊的一個掃地的阿姨,叫掃地的阿姨給我的茶水里下毒,辛好我昨天晚上沒喝那杯茶水,要是我喝了那杯茶水的話,我就掛了,尊上,為什么?三叔,我每個月都會去瞧他,而且逢年過節,我都會好酒好煙的相送,而且他的公司不管遇到任何的困難,我一定會竭盡我全力去幫他,在我心里我是真的一直都拿他當我的親生父親看待的,可他為什么要害我,為什么要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害我?宗家,已經是人丁凋零,三叔還要這么對我,我心里真的好難受,好痛苦啊!”

    隔著手機,楊浩都能感受到宗奇的傷心,難過和痛苦,拋開宗奇的難過不說,有人花錢買通他身邊的掃地阿姨在他茶水里下毒,這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而且是一件很嚴重,很卑劣的事情,宗奇現在的處境可以想象應該是很危險的,作為他的兄弟,他的引路人,楊浩無法做到讓自己還能安然的呆在臨海,坐視不理!

    “宗奇,你先別急著傷心,我馬上就過去燕京,等我到了燕京,我們再好好的談,現在你先收拾一下你內心的情緒,也不要太難過了,自古以來,對于權力的爭奪就是很殘酷的,歷史上很多的皇家貴族,為了爭奪權力,比你家的慘烈的多著呢,反正你現在也不要太傷心了,一切都等到我到了燕京再說,懂了嗎?”楊浩一臉認真道。

    宗奇眼眶通紅的點了點頭,道:“是,我知道了,尊上,我等你過來,等你過來!”

    “好!”

    楊浩眉頭緊鎖的道,他的心臟是糾著的。

    掛斷了宗奇的電話后,楊浩轉頭對一旁已經醒睜開眼睛的王語嫣道:“王妹,剛才你肯定都聽到了吧,我要去一趟燕京了,我的好兄弟遇到了一點麻煩,我必須要過去好好的安危安慰他!”

    “楊哥,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嗎?”王語嫣一臉柔弱的問道。

    楊浩略想了兩秒道:“還是算了,這次去燕京又不是旅游的,事情會很麻煩,我盡量晚上趕回來,你自己一個人上下班的,也要小心,我不在,你要照顧好自己,還有..........不管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你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千萬不能自己硬撐著,知道了嗎?”

    王語嫣點點腦袋,道:“知道了,楊哥,那你路上也要小心點!”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楊浩嘴角淺淺咧開笑道。

    上午收拾好后,楊浩先開車把王語嫣送到班上,然后他就馬不停蹄的朝開車朝燕京駛去了。

    下午四點半,楊浩駕駛的汽車下了高速,然后在城區擁擠的道路上開了一個多小時,才開到宗家那雄偉的大院門口。

    黑色的帕薩特轎車慢慢的在大院門口停下了,目光同情的看了會緊閉的紅色木門,楊浩其實心里面還挺同情宗家的,宗家可能是地理位置,風水不好,為了那可笑的家主之位,宗奇的父親死了,大伯也死了,現在只剩下他的三叔,還不消停,還要和他爭奪家主之位,甚至,為了爭奪到家主之位,他三叔都不惜買通他身邊的人給他茶水里下毒,細細的想一想的話,還真是可悲!

    “呼!”

    思念至此,楊浩便讓自己大腦空白,不再胡思亂想,然后掏出手機撥打宗奇的手機號碼。

    宗奇那頭他接通了電話后,楊浩便道:“宗奇,我到你家門口了,出來吧,車上好好聊聊!”

    “尊上,你都到家門口了?”宗奇驚喜中帶著悲傷道。

    “是啊,你趕緊出來吧!”楊浩一臉平靜的道。

    “哦,好!”

    宗奇在手機里輕聲應道,接著掛斷了電話。

    五分鐘后,宗奇的身影出現在了宗家大門口,他憂郁的眼神朝帕薩特轎車這邊看了一眼,接著就疾步的走過來了。

    唰。

    宗奇走到副駕駛車門旁,熟練的拉開車門,接著就彎腰鉆進車里屁股剛在柔軟的皮椅上坐下,他便一臉哀傷的嘆道:“尊上,你來了真好,經過這件事以后,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跟我三叔交往了,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報警,我........我現在心里面很糾結,當然是悲痛要更多一些,三叔為什么要害我?宗家現在已經這么的破敗了,我努力的想讓宗家重現輝煌,不想宗家內部的人再為了所謂的家主之位爭斗,可是.......為什么老天就是不能讓我如愿,要一次次的派我最親的人來害我?”

    宗奇內心的悲痛,楊浩能很強烈的感受到,不過,作為這件事的局外人,楊浩并沒有被心里的難過沖昏頭腦,相反來時的路上還認真冷靜的分析了這次下毒事件,分析到最后,他覺得這件事很蹊蹺,宗奇的三叔用宗奇的話來說,是個很老實厚道的人,老實厚道的人會想出這么毒怪的招?反正,楊浩是覺得這件事他蹊蹺了!

    “宗奇,你也不要太傷心了,我問你,你三叔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啊?”楊浩一臉認真的問道。

    宗奇通紅的眼睛瞥了楊浩一眼,旋即低下頭問道:“尊上,你問我這個干嗎?你難道想調查三叔嗎?”

    “當然了,我肯定很想了解一下你三叔這個人了,畢竟指使掃地阿姨下毒的人就是他嗎,對吧?我想知道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能想出這么毒的招來?”楊浩瞇著冰冷的一雙眼睛道。

    宗奇低著頭沉默了會,旋即有氣無力的說道:“我三叔,是一個很老實厚道的人,或許我以前看錯了他,不過在我大伯,我爸,還有他三人當中,他是最老實厚道的,我記得小時候,他常常會背我在花園里帶著我捉蝴蝶,夏天,他還會帶著我們一群小孩,拿網子去捉蜻蜓,他在我印象里一直都是一個能和小孩子玩到一起的人,而且,對我是很照顧的,我至今還記得,我初中那會,惹到了我們學校的一個大哥,后背紋著龍的那種人,我很害怕,這事我都不敢告訴我爸,只告訴給了我三叔,是三叔帶著人在一個酒吧里,把那混子大哥給暴打了一頓,之后,那混子大哥就再也不敢惹我了,這件事我銘記于心,我長大了,家里面經過了之前的一片狼藉,我是十分的愛護宗家的每一個長輩,我覺得他們都是我最親的人,可是沒想到,我一廂情愿的以為宗家會天下太平了,可是那只是我的一廂情愿而已,我.........我真是沒用,我那么努力了,還是不能讓家里人從心里面認同我,我真是沒用!”

    看著宗奇那流滿淚痕的臉,楊浩伸手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好了,瞧瞧你這樣子,傷心什么啊,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你傷心有什么用?應該是積極的去想解決問題的辦法,老是沉浸在這種悲痛情緒當中的話,你會抑郁的!”

    “我寧愿抑郁,因為抑郁了,我最起碼就感覺不到心痛了,三叔是我最敬重的一個人,我不能接受他用那么毒的招害我,我接受不了!”宗奇眼睛通紅的看著楊浩,一臉激動的道!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