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戰王護衛

第182章 和白衣小天使約會

    首發:~【www.remenxs.org】“呵呵,小煙,你這是什么意思啊?”感覺到柳如煙好像有點怪怪的,徐蘭斜瞥向柳如煙,淡淡的問道。

    “沒,沒什么意思啊。”柳如煙連忙掩飾道:“就是有點想不明白,為什么你這么喜歡楊浩罷了。”

    “只要是踏實,負責任的孩子,我都喜歡,這你奇怪什么啊?”徐蘭一臉不解的問道。

    “沒,沒什么,只要您高興就好,媽,呵呵!”柳如煙連忙挽緊徐蘭的臂彎,呵呵笑道。

    徐蘭異樣的瞥了柳如煙一眼,然后搖了搖頭:“你啊,你啊!”

    柳如煙,徐蘭談話的時候,楊浩已經坐進了黑色的奧迪a6轎車里面了,不一會兒,柳如煙,徐蘭也坐了進來。

    楊浩筆直的坐在駕駛位置上,頭也不轉的問道:“柳總,伯母,你們現在去哪啊?還準備在外面玩嗎?”

    “不了,楊浩,你送我和媽回家吧。”柳如煙略有些疲憊的說道。

    “好嘞。”楊浩高興的答道,一踩油門,奧迪轎車朝前疾馳而去了。

    坐在車上,徐蘭忍不住和楊浩拉起了家常:“對了,楊浩,剛才看你打高爾夫很厲害的樣子,你之前練過高爾夫啊。”

    “沒啊。”楊浩訕笑道:“伯母,說真的,我不瞞您,剛才那是我第一次打那么高雅的運動呢。”

    “楊浩,你是說你剛才是第一次打高爾夫球啊?”徐蘭一臉震驚的問道。

    “呵呵,是啊,伯母。”楊浩一點也不隱瞞的說道。

    “楊浩啊,楊浩,我剛才還說你是老實孩子呢,怎么現在跟伯母扯起謊來了,你真正的告訴我,你是第一次打高爾夫?”徐蘭有些不快的問道。

    楊浩扭頭無奈的看了徐蘭一眼,接著滿臉苦笑道:“伯母,怎么我說起真話來了,您反而不相信了啊?”

    “不是我不相信,是這也太離譜了吧,你迎著風都能準確的把球打進洞里面啊,我告訴你,就算是機器人也做不到你這樣啊。”徐蘭一臉困惑的說道。

    聞言,楊浩嘴角微微咧開,呵呵笑道:“伯母,這個您就不知道了吧,這就是我的本事,要是我沒有點本事,怎么敢當柳總的保鏢啊,對吧?”

    楊浩扭頭,沖徐蘭挑了挑眉。

    這一表情被柳如煙看到了,柳如煙的心臟頓時咯噔了跳了下。

    柳如煙心說:“這個楊浩,剛過兩天好日子,又開始得意忘形了,這家伙,剛才竟然敢沖我媽挑眉了,看來又要恢復不正經的樣子了啊。”

    柳如煙連忙做出提醒,輕咳了兩聲,兩眼冷冷的看向了楊浩的背影。

    楊浩當然聽出來柳如煙這是在提醒他呢,他也覺得自己剛才沖徐蘭挑眉,那確實是有點太過了,畢竟,徐蘭不僅是柳如煙的媽,更是他的長輩嗎。

    楊浩心里暗說,剛才是有點過啊,接著便一言不發的開起車來了。

    經過半個多小時的馳行后,黑色奧迪a6慢慢的駛進入了柳家的宅院里。

    在三層小洋樓的門口停下后,楊浩和柳如煙,徐蘭一起從車里面鉆了出來。

    徐蘭的高跟鞋鞋跟剛落地,便一臉笑意的沖柳如煙說道:“小煙,正好天色也不早了,不如今晚就留楊浩在家吃飯吧,對了,把你二姨和二姨夫也給叫過來,還有小雨,都給叫過來,你大姨,大姨夫我看就算了,他們晚上還要輔導學生上課呢,肯定很忙,今晚我們來了家庭聚餐吧,怎樣?”

    對于這樣的家庭聚餐,柳如煙心里其實是抵觸的,畢竟她還是喜歡安靜的吃飯,一群人圍著一張桌子,嘰嘰喳喳的能吃好飯嗎?

    于是,在沉默了一陣后,柳如煙無奈的看向徐蘭,借口道:“媽,今天都累了一天了,再把二姨,二姨夫他們叫過來是不是太哪個了啊,我看還是改天吧,今天這時間明顯不合適啊。”

    “你的意思就是,不叫?”徐蘭疑惑的看向柳如煙,問道。

    柳如煙一臉的肯定,點了點頭。

    徐蘭想了會,然后答應道:“好吧,那就改天吧,不過楊浩和小雨今天都要留下,小楊今天也幫了我們不少忙了啊,晚上吃頓飯,應該的,是吧,小楊?”

    楊浩聞言,連忙扭頭看向了徐蘭,笑說:“伯母,那是。”

    徐蘭笑了笑,接著邁步朝一樓門口走去了。

    柳如煙故意拖在了后面,待楊浩走到她旁邊,她早有準備的出聲提醒道:“楊浩,今天你有點過了哈,別得意忘形,知道嗎?”

    “柳總,我這兩天都還表現的不錯吧,不就是有點小瑕疵嗎?”楊浩瞥向柳如煙的側臉,呵呵笑道。

    柳如煙頭也不轉的說:“我只是對你做出善意的提醒,別到時候搞砸了,那就不好了,知道嗎?”

    說完,柳如煙加快了腳步,走進了一樓的客廳里面。

    盯著柳如煙那略有些冷漠的背影,楊浩一臉的不忿,心里暗道:“這你妹,我已經做得不錯了吧,這妮子,要求也真高!”

    ....

    楊浩這邊正和徐蘭,柳如煙,柳庭風相處呢,遠在城市的另一邊的仁慈醫院門口,穿著一身潔白長裙的白衣小天使劉念慈難得的晚上六點半就下班了。

    因為她已經在醫院轉正了,不需要白天黑夜的在醫院忙碌了,今天她被安排的是白班,所以六點半就下班了。

    如果是晚班的話,那就要從七點工作到第二天早上七點了。

    微風吹起了劉念慈的披肩長發,她溫柔的目光看了一會遠端,然后心里面暗暗的想:“這么早就回去了,有事嗎?沒有吧?”

    劉念慈難得的今天晚上終于有時間了,而且還是周末,所以她也想出去放松下。

    只是思來想去,她也沒想到合適的人選。

    忽然間,她的腦海里閃過了那個威信名叫孤獨的人的楊浩,嘴角咧開了微微的笑意。

    “孤獨的人之前幫過我一個大忙,過去這么多天了,我說請他出來吃飯的,也沒時間,現在正好有時間了,就把我之前說過的話給兌現了吧。”劉念慈在心里暗暗的說道,然后從兜里掏出手機,給楊浩發過去了一條威信:“嘿,在干嘛呢,晚上有時間嗎?”

    劉念慈給楊浩發來威信的時候,楊浩正和徐蘭,柳如煙,楚雨,柳庭風四人圍在餐桌上吃飯呢。

    楊浩一聽到兜里手機傳出來的威信聲音,掏出手機一看,笑道:“原來是她啊。”

    楊浩連忙給劉念慈回復道:“嘿嘿,在吃晚飯呢,你吃過了嗎,沒吃過來吃啊。”

    這邊,劉念慈一看到楊浩給她發過來的威信信息,臉上頓時露出失落的表情,連忙回復道:“啊?你都吃飯了啊,我還準備請你出來吃晚飯的呢。”

    楊浩這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回復說:“那太可惜了,不過沒關系,不是還有夜宵了嗎,對吧?”

    劉念慈一見這條信息,表情轉失落變成了高興,道:“是嗎?你愿意出來吃宵夜?”

    “當然。”楊浩嘴角掛著笑意,回復說。

    “那好,我等你的電話啊,你到時候一定要給我電話啊。”劉念慈回復道。

    “沒問題。”楊浩手指在手機屏幕上飛動,給劉念慈發過去這條威信后,關掉了手機,把手機揣進了兜里。

    剛才楊浩跟劉念慈鬼鬼祟祟發威信的樣子自然被柳如煙,楚雨,徐蘭,柳庭風都看在眼里。

    楊浩剛把手機揣進兜里,柳如煙便好奇的問道:“楊浩,跟誰聊天的啊?”

    楊浩呵呵笑道:“一個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啊?”楚雨馬上問。

    淡淡的瞥了楚雨一眼,楊浩訕笑道:“好像我沒有跟你們匯報的義務吧。”

    柳如煙白了楊浩一眼。

    徐蘭則呵呵笑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秘密的權力嗎,這沒什么,沒什么,吃飯,繼續吃飯。”

    柳如煙一邊低頭吃著飯,一邊心里面暗暗的想道:“我媽這對楊浩也太好了吧,簡直有點把楊浩當成兒子一樣寵了嗎!”

    楚雨也低頭,心里暗暗的說:“小姨對楊浩可真好啊,哎..真想不明白啊。”

    楊浩則在心里面偷著樂,看來徐蘭是站在他這邊的啊,那就好了,有了徐蘭這靠山,恐怕柳如煙和楚雨以后再想呵斥他的話,也要掂量掂量他背后的關系了。

    晚飯吃完后,都八點多鐘了,楊浩心里念著白衣小天使劉念慈,于是吃完飯,抹了抹嘴,便站起了身來,笑道:“伯母,柳老也,柳總,楚雨,我有事,出去下哈,朋友要見我,我出去會朋友了啊。”

    “楊浩,你現在不怕我出危險了?”柳如煙怪怪的語氣問道。

    “呵呵,柳總,這叫什么話啊,我對您講,我無時無刻不擔心您的安危啊,不過,朋友約我嗎,我總不能..是吧?再說了,現在大家都在,應該不會出什么大問題的,柳總,我先走了啊,要是出什么事的話,電話聯系哈。”楊浩呵呵的解釋道,說完,轉身朝門口快步走去了。

    當楊浩離開了小洋樓,楚雨不禁問道:“姐,他去見什么朋友去了啊,這么著急啊。”

    柳如煙寒眸微瞇道:“我怎么知道啊,可能是很好的朋友吧。”

    其實柳如煙想說的是,楊浩是去見女人了唄,不過礙于她媽媽在場,她沒有說得出口。

    楊浩離開了小洋樓后,一直走出了柳家宅院的大門,在路邊打的,去往了仁慈醫院。

    楊浩之所以這么的爽快的答應劉念慈見面,是因為他也真的想和劉念慈交成朋友。

    劉念慈在楊浩的印象是一個很規矩的女孩,而且作為一個女孩子,堂堂正正,挺努力,這些氣質都是楊浩很喜歡的。

    楊浩打的在仁慈醫院門口停下后,他從車里面鉆出來便給劉念慈打過去了電話。

    電話通過,楊浩一臉高興的問道:“白衣小天使,你現在在哪呢?”

    劉念慈回說:“我在家呢,你呢?”

    “在家?你不上班啊?”楊浩一臉愕然的問道。

    本來還想在醫院門口接上劉念慈,然后一起去吃宵夜的,誰曾想劉念慈竟然回家了。

    “是啊,我回家了,今天晚上不下班,呵呵,你人呢,現在在哪?”劉念慈在手機里呵呵笑道,聽語氣就能聽出來,這個女孩子是那種性格很好的女孩!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