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生言情 > 孕妻當道:總裁深深愛

第830章 暫時沒什么大礙

    第830章  暫時沒什么大礙

    “云哥,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幽嵐一臉正經,語氣幽幽的開口道。

    云未央嘴角一陣抽搐,我真的好想砍死她,這貨就不能正經點回答她的問題嗎?

    一旁凌天弱弱開口,“這幾天靜養,3天之后,是可以啟程回國的。”

    云未央趕忙扭頭看向凌天,“真的?”

    凌天:“嫂子你覺得我有這個膽子騙你嗎?”

    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

    云未央長松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安排一下,咱們3天之后回國!”

    帝都,某別墅區。

    別墅裝潢頗為考究,雖然沒什么奢侈品,但看上去異常溫馨,此刻,別墅內燈火通明,卻沒有一絲人間煙火的氣息。

    一名身材瘦削的女孩,獨自坐在院子里花架下,神色蒼白呆滯,空洞無神的雙眸呆呆的睜著,宛若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嗒……嗒……”

    身后突然傳來一陣皮鞋摩擦地面的聲音,女孩卻仍舊沒有絲毫反應,如同一尊風化的雕塑般,坐在那。

    霍皓宸手里拿著一碗剛熬好的粥,面色也有些不好看的走過去,在女孩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將粥放在桌子上,強壓下心底怒火,聲音盡可能的溫柔:“怎么又不吃飯?”

    這死女人,不知道自己身體已經弱成那樣了嗎?

    她這簡直是在找死!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想盡辦法把她醫治好了之后,原本他根本可以撒手不管,但他卻像是瘋了似得,將他接到了自己名下的一棟別墅里養著,養著也就算了,還一天擔心她不吃飯,每天都得親自跑過來。

    他真的是瘋了!

    回答男人的,是一片無聲的死寂。

    男人神情越來越狂躁,他抬手一把扯松領帶,解開領口的紐扣,陰沉著臉色,修長手臂伸過去,覆在女孩肩膀上,他手臂觸碰到女孩肩膀的瞬間,女孩面上驟然浮出一抹恐懼,身體本能的往后退開。

    男人手掌僵在半空中,面上神色越來越陰沉,他冷冷一笑,“躲?你以為你他媽算什么東西?你要死就去死,別在老子跟前礙眼!”

    女孩臉色蒼白如紙,目光空洞的注視著男人,像是聽懂了男人的話似得,動作機械的邁開步子,動作極其遲緩的朝著別墅大門口走了過去。

    霍皓宸臉色刷的一下冷了下來,整個人異常暴戾陰沉,要不是那女人的弟弟去世,他因為良心上過去,他怎么可能管這女人的死活!

    該死!

    成天要死不活的給誰看?

    早知道是這樣,他當初根本就不該費盡心思的救她!

    下一秒,霍皓宸自椅子上站起來,一臉風雨飄搖的神色,臉色陰沉到了極致,一步一步朝著女孩的方向走了過去。

    女孩動作極其遲緩,霍皓宸幾步就追了上去,修長的身軀攔在女孩跟前,女孩蒼白的臉頰上浮出一抹惶然之色,神色一片呆滯的盯著霍皓宸。

    霍皓宸驟然抬手,死死捏著女孩下巴,眸子如同寒冰炸裂,冷冷注視著女孩,“你他媽到底想怎樣?你弟弟已經死了,你懂嗎?難道你也要跟他一起死?”

    你弟弟已經死了……

    這幾個字,就如同是一道驚雷,轟然砸在女孩天靈蓋上,她臉色陡然一變,瞳孔猛地一縮,身體瘋狂的顫抖著,蒼白的小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不……不會的……小風不會有事的……不會的……小風他……他不會死……”

    眼淚啪嗒啪嗒的墜落而下,滴落在霍皓宸的手上,分明是微涼的液體,此刻卻如同火焰一般,像是要將他的手掌灼燒成灰燼。

    該死!

    看著這女人哭,他怎么會這么……難受?

    胸腔中,如同被人硬生生揉進了一把碎碴子,霍皓宸背脊繃得很直,他僵立在原地,剛才所有的情緒瞬間一掃而空。

    霍皓宸一臉煩躁的抽回手,語氣冷硬,“他已經死了,手術失敗,他連手術臺都沒下來,你難道要一輩子活在幻想之中?”

    女孩聞言,如同是被人點住了穴道一般,瞬間不動了,目光呆滯地看著空氣,她聽到有什么東西一寸寸碎裂開來,心臟仿佛是被一支冰冷的大手狠狠揪著,痛不欲生。

    她突然安靜下來,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整個人仿佛徹底失去了生機。

    霍皓宸剛才也是一時沖動,說完這話就后悔了,他眉頭緊蹙,一瞬不瞬的盯著女孩,空氣中一陣如同墳墓般的死寂。

    幾秒鐘之后,霍皓宸掏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林主任,你現在過來我這一趟……”

    他話還沒說完,眼前的女孩身體忽然毫無征兆的倒了下去,手機“啪嗒”一聲墜落,他一把將倒下的女孩接住,旋即沒有絲毫遲疑的直接抱著她朝別墅大門外走去。

    帝都醫院。

    手術室外。

    霍皓宸立在手術室外,周身是一片鋪天蓋地的冷意,垂在雙側的手指死死攥著,心臟仿佛是跳脫出了胸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手術室大門。

    腦海中,陡然浮出剛才那一幕,此刻回想起來,他仍舊心有余悸。

    該死!

    他分明知道秦風的死,對她來說是一個致命打擊,但他就是忍不住,心臟深處的某個角落,升起一股細碎而綿密的疼痛……

    不知過了多久,手術室的大門被人推開。

    霍皓宸瞳孔驟然一縮,旋即快步上前,“林主任,怎么樣?”

    林主任摘下口罩,“霍少放心,秦小姐的身體暫時沒什么大礙,不過……”

    霍皓宸一顆心提到嗓子眼,幾乎是脫口而出,“不過什么?”

    林主任似乎是遲疑了一下,開口,“霍少,這里不方便說話,能否請你到我辦公室再談?”

    霍皓宸臉色一下黑了下來,難道那女人,患了什么絕癥?

    霍皓宸陰沉著臉色,“好。”

    林主任趕忙道:“霍少,這邊請。”

    霍皓宸跟著林主任來到辦公室,他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下來,聲音微冷:“現在可以說了?”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