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生言情 > 妃傾天下:王爺請自重

第530章 走不走?

    第530章 走不走?

    南氏家主聽到這句話,立即就讓南氏家族的人立即停下了手,南折是個極為極端、陰狠的人,他不僅不將別人的命放在眼里,他更是不把自己的命看在眼里。

    反正他死,他就要所有的人跟著他陪葬,若是他還活著,他就殺更多的人。

    無論怎樣,他都是賺到了。

    就因為他有著這種極端的思想,天機門的人才會對他如此的恐懼。

    “南折,你以為你能在祈天國活那么久,當真是因為你運氣好,沒有被天機門的人找到嗎?”打斗聲一停止,南氏家主的聲音就更為的洪亮有氣魄。

    “哼,你想對我趕盡殺絕,但是老天卻偏要我活,這無關運氣,只是說你們天機門的人無能,始終找不到我而已,難不成你還會讓我以為,你是想給我一次重新改過自新的機會?那你怎么不在我當初失憶,忘卻所有事情的時候,說你是我爹呢?”容楓邪勾著唇角,側身望著南氏家主,一雙狹長的鳳眸斜睨著南氏家族,緊致的下顎微微揚起,一副倨傲而又邪魅的樣子。

    容楓身上的衣裳雖然只是一件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長袍,然而當煙花散落在他線條流暢的身姿上時,是那么的風姿綽約,魅惑世人。

    仿若當初一身紅衣翩躚,眼角點一顆紅色朱砂痣的妖孽、惑亂天下的南折又站在他們跟前一般。

    “你……”南氏家主被容楓這一句話說的,竟是一時間不知道該要如何回答。

    “我容楓雖然不是什么大慈大悲之人,卻也絕對是一個說話算話之人,我既然選擇離開天機門,就保證再也不踏進天機門一步,以往與你們南氏家族的恩怨也一筆勾銷,也絕不會在追究,但是這都是有底線的,我示皇后娘娘為親人,自然就決不允許你們搗亂她今日的封后大典,不然家主大人你就不要怪我不信守承諾,重回天機門……”秋風輕拂著容楓散落在鬢角的碎發,他從來都是一副溫良無害的樣子,然而現在的容楓卻是滿身的戾氣與殺氣。

    “南折,當初的事情……”

    “別跟我提當初的事情,一提,我現在就想殺了你們!”容楓妖孽寒眸微掀:“當初我娘被打死的時候,你們在干什么?現在卻在這勸我要善良,你們有什么資格勸我善良,勸我對過往的事情既往不咎?那我現在勸你們去地底下含笑九泉,你們答應嗎?”

    “南折!”南氏家主厲聲出聲!

    “走還是不走?”容楓看待南氏家主的眸子始終都是斜睨者的,眼角隱隱約約的映現出一抹紅。

    他們都很清楚,容楓眼角一旦映現出一抹紅,那就是他要大開殺戒的征兆。

    南氏家主望著容楓又看了一眼嚴陣以待的御林軍,最終從嘴中凌厲、兇狠的吐出一句話:“好,就念在南折你曾是南氏家族中的一員,老朽給你這個面子,但是若是到了明日你還是出來阻攔的話,那就別怪老朽將此事稟報族長!”

    說罷就帶著一眾人離開了皇城門外。

    容楓在南氏家主離開之后,這才轉過身,眼角的一抹紅已然消失,連帶著妖冶眸中噙著的邪肆也轉身即逝,望向身后的千。

    隨后就一言不發的走了。

    綻放在天空的煙花漸漸稀零,站在城樓上看煙花的眾人也漸漸的回了宮殿。

    千一襲黑色底紋長袍默默的走到云辭身旁。

    正在和林繪錦說笑的云辭,朝千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道:“等明日再說吧!”

    “是。”千聽完之后就退了下去。

    而林繪錦從頭到尾就不知道皇城門外發生了什么事情,仍舊還沉浸在剛才絢爛的煙花中:“這些煙花你都特意命人改良過對吧?”

    從綻放的煙花圖案可以看出,都是精心設計過的。

    “是啊。”云辭望著林繪錦幸福的笑臉,含笑說著。

    “真好看,你為我準備的一切我都十分的歡喜!”在這么短的時間,云辭卻還能將這場封后大典準備的這么周到,尤其是在細節上,都是按照她的喜好來的。

    她不喜歡繁文縟節,而云辭已經在最大程度上削減了。

    “是嗎?我唯一的稀罕就是沒有看到你身著嫁衣的樣子!”云辭握著林繪錦有些冰涼的小手,話語親昵的說著。

    “沒關系,等我有空了,我自己制作一件婚紗,穿了給你看。”林繪錦倒是不以為意,反正女孩子人生最大的幻想,云辭已經給她了。

    因此她沒有什么遺憾了。

    “好!”云辭立即朗聲應口:“那藥盡快啊!”

    “你急什么……我又不是專業的服裝設計師。”林繪錦只當是云辭性子急,迫不及待的想看,笑嗔了一句,倏爾抬起眸,清瑩透亮的眸光深深的映著云辭那張淡雅出塵,美如神抵的容貌。

    “其實,我跟你說真的,我并不在意自己有沒有孩子,有些事情,不用那么強求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好。你若是喜歡孩子,可以領養啊,況且,細雨不是懷孕了嗎?”林繪錦的意思就是細雨是她的雙胞胎妹妹,因此那生下來的孩子自然是有幾分像她的。

    “是你忍不住寂寞了?”映著林繪錦清透靈動的眸光,云辭打趣的問著。

    “你胡說什么呢?”林繪錦見云辭不領自己的情,直接從云辭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

    云辭只是望著林繪錦一臉的壞笑:“吃都吃了,現在跟我說什么都沒用了,有些事情要么一開始就不做,可是一旦做了就要做到底。”

    “細雨是懷了孩子,可那孩子又不是我的,我想看到我們兩孩子出生的那天!”云辭最后一句話,話語說的極為空靈、虛幻。

    就好像是一件很美好卻又奢望的事情。

    “行吧,反正你也不要太有壓力了,一切隨緣!”林繪錦就是怕云辭會帶著壓力而已,而帶著壓力,必然會影響心情,心情不好那精。子的質量也肯定不會好啦。

    云辭只是笑了笑:“你只是我最大的壓力,只要你陪伴在我身邊,那我就沒有什么可在乎的。”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