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生言情 > 傅先生,你被挖墻角了!

第796章 796 你是這家公司的老板?

    第796章 796 你是這家公司的老板?

    “發生什么事了?”被踩了這一腳,陸子健倒是沒有生氣。

    “有個瘋女人跑來公司搗亂,還口口聲聲說要見總裁。”保安沒好氣地看向他拖拽著的女人。

    聽到他說的話,陸子健朝他口中的“瘋女人”看過去。

    “劉女士!”認清那人,他的表情立刻變了。

    “這不是鄭女婿的小助理嗎?”劉丹也在這時認出他來。

    “陸助理,難道您認識她?”保安此時有點懵了。

    陸子健看了眼保安此刻還強拽著劉丹的胳膊,頓時臉色沉下來:“你快放手,這位是總裁的貴客!”

    “什……什么?”保安覺得一定是自己聽錯了,這個瘋女人怎么可能會是他們總裁的座上賓呢!

    不過他的手還是很自覺地便松開了。

    “實在抱歉,劉女士,我們這里的保安不知道您的身份,讓您受驚了。”陸子健趕緊向她道歉。

    “沒事沒事。”劉丹也不是那么愛記仇的人,知道這只是一場誤會后,便大方地擺了下手。

    不遠處的前臺自然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趕緊跑過來,向她鞠了一躬:“這位女士,實在是抱歉得很,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您能夠原諒我!”

    哎?怎么他們都一副很惶恐的表情?

    劉丹看著兩人前后截然不同的態度,有些懵了。

    “你們兩人去財務部那邊結算一下這個月的工資,明天起不用再來公司上班了!”陸子健嚴肅地說道。

    “陸助理,請給我們一次機會吧!我們剛才真的不知道她是總裁先生的貴客啊”兩人求饒。

    “你們該慶幸是我看到了剛才的這一幕,要是直接被總裁看到,懲罰一定比現在更重!”陸子健回道。

    兩人一聽,頓時無話可說了。

    “劉女士,我再次為今天的事情向您道歉,現在,我就帶您去見我們總裁吧!”陸子健面對劉丹時,表情才終于緩和下來。

    “好的好的,麻煩你了”劉丹應了一聲。

    直到兩人乘上電梯,她才后知后覺地意識到,剛才陸子健叫鄭女婿什么來著?總裁!

    “等等,鄭女婿該不會是這家集團公司的……大老板吧!”她抓著陸子健的胳膊問道。

    “當然是了!”陸子健笑著點了下頭。

    劉丹:“!!”

    這怎么可能!

    鄭女婿不應該只是這家公司一個小小的負責人嗎?怎么可能會是……

    雖然她之前有想過可能鄭嘉昱的職位會坐到中層級別,卻怎么都沒有往他是這么大一家公司的老板這一方面想……

    “劉女士?劉女士!”見電梯已經到了,而她卻還完全處在一種愣怔狀態,陸子健好心地開口叫她。

    “啊?”劉丹回過神來,茫然地看向他。

    “電梯已經到了,我們總裁現在就在辦公室,我帶您過去見他吧。”陸子健說著,就把她一起帶出了電梯。

    劉丹是怎么來到鄭嘉昱的辦公室的,連她自己都記不起來了,只知道這個辦公室好大!好氣派!而那個坐在辦公桌后面,認真辦公的人是她認識的鄭嘉昱沒錯!

    “總裁,剛才我在樓下看到劉女士,她說要來找您,我就直接帶她上來了。”陸子健敲門走進來,恭敬地向正在看文件的男人說道。

    聽到這里,鄭嘉昱抬起頭來。見是劉丹,臉上劃過一抹驚訝:“伯母?您怎么來了?”

    “……”劉丹還完全處在一臉懵逼狀態。

    怪不得前臺聽說她要找鄭嘉昱后那一臉不相信的表情,換了任何人,都會覺得她是在說瘋話吧!

    “伯母?”見她沒反應,鄭嘉昱又喚了她一聲。

    被他這一喊,劉丹才終于回過神來:“你……你是這家公司的老板?”

    鄭嘉昱輕笑了一聲:“伯母您難道沒聽寶玲說過嗎?”

    劉丹:“……”她真沒聽女兒說過。

    鄭嘉昱客氣地問:“伯母,您想喝點什么?”

    劉丹:“……”她還沉浸在他是這家大公司的老板這個震驚的事實中沒有回過神來。

    鄭嘉昱看向助理:“給劉女士沖一杯茶過來。”

    “是,總裁。”陸子健點了下頭,然后帶上門走出去。

    鄭嘉昱放下手里的工作,然后將劉丹引到會客區坐下:“對了,伯母,您今天大老遠過來找我是有什么事嗎?”

    想到一個可能,他又問:“難道是您住的有哪些地方不滿意嗎?”

    “不是不是!”劉丹趕緊擺手,“感謝你替我們想得這么周到,我本來是想當面向你感謝的,可是你這三天都沒有來醫院。”

    “抱歉,最近公司很忙,所以……”鄭嘉昱找了個借口。

    雖然他倒是沒有說謊,但也不是一點空余的時間都沒有,他只是不想去打擾寶玲休息而已。

    “抱歉我這么貿然地過來找你,我今天打了你幾通電話,你都沒有接,所以我才過來的。”劉丹現在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魯莽了。

    剛才她在大堂里那么和前臺爭吵,想必會壞了人家的聲譽吧!

    “您有給我打電話嗎?”鄭嘉昱說著,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一下,果然看到三通未接來電,于是滿是歉意地回道,“實在抱歉,剛才開了一個會議,還沒來得及看手機。”

    “不是不是,是我的錯,我不該來這里找你的。”劉丹現在只恨丈夫沒有想辦法把她拉住。

    “不知道您大老遠過來找我是有什么事呢?”鄭嘉昱問。

    “我是……”劉丹差點就要脫口而出自己原先的想法,可想到人家的身份,又只能改口,“沒什么,我就是……就是來向你表達一下感謝。”

    “其實您不必這么客氣的,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鄭嘉昱笑了笑。

    陸子健在這時敲門走進來,手里還拿著一杯剛泡好的茉莉花茶。

    “劉女士,請喝茶。”他說著,把茶杯恭敬地遞到她面前的矮幾上。

    “謝謝!”劉丹越發覺得不自在起來。

    以前把“鄭女婿”這個稱呼叫得不知道有多順口,現在,她哪還隨便亂叫啊。

    “那個……看你很忙的樣子,我就不打擾你了。”拿手搓了一下褲腿,她尷尬地站起身。

    “這么快就要走了?”鄭嘉昱也跟著起身。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