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我心昭昭向明月

第四十章:她的理由

    這個月月底是時申的生日,溫瑞看著日歷上顯示的日期,正好和自己在鄰市舉辦的一場簽售會行程撞上了,撞上了……也好,那天應該有很多人幫他慶生,也不差她一個。

    溫瑞從李喬的口中得知,時申這次生日,時家有意在市中心一家五星級酒店里為他舉辦一場生日宴會,據說是時叔叔想將自己這個從國外回來的小兒子推薦給更多人認識,也方便日后的事業發展,而這場隆重的生日宴,現在似乎已經在籌備了。

    溫瑞聽完李喬說的這些,下意識的就想到那個人的反應,時申他,必然是非常厭惡在自己生日那天舉行這樣暗藏著利益往來的宴會,不知道他會不會又跟自己的父親大吵一架,但既然現在已經在籌辦階段,他應該是已經默許了吧。

    溫瑞和時申這幾天晚上都有在微信上聊天,都是聊一些日常的瑣碎小事,他不像往日那般在言語上有任何的逾矩和親昵,只是很正常的作為朋友之間的溝通交流,溫瑞也能毫無負擔地跟他聊天。

    幾天下來,時申也漸漸能掌握了她所能接受的度在哪里,只要他的言辭和話題不超過這個度,溫瑞就能跟他繼續保持友好的作為朋友之間的來往。

    現階段,這樣就足夠了。

    溫瑞這天晚上從浴室洗完澡出來,就看到時申給她發的微信:“我今天無聊的時候編寫了一款小游戲,發給你看看,你幫我個忙,試玩一下,我想測試程序。”

    這是一個小時前他發過來的,溫瑞看到之后回復了一句:“好。”

    她點開時申設計的那款小游戲,這次不再是各種各樣花花綠綠的界面了,這款游戲的界面很干凈整潔,操作簡易,主屏幕上顯示著游戲玩法,溫瑞大致看了一下,就點了開始。

    過了二十分鐘之后,時申發來微信問她:“在玩嗎?”

    溫瑞退出游戲,回復他:“嗯。”

    時申:“怎么樣,通關了吧?”

    溫瑞:“沒有。”

    他設計的這款游戲很簡單,只有五個關卡,完全適合像溫瑞這種毫無經驗的游戲小白,按理說應該二十分鐘左右就能通關了,看到她的回復,時申問:“是程序有問題嗎?”

    溫瑞:“不是,我還卡在第三關過不去。”

    她將這句話發過去,等了一會兒,時申才回復:“笨!”

    溫瑞一頓,下一秒,就看見他飛快地將這個字撤了回去,換了另一句話發過來,有點欲蓋彌彰的意味:“是哪里過不去?”

    溫瑞過了半晌給他截圖,時申指點她將這一關順利過了,他問:“要不要我幫你過下一關?”

    溫瑞想起他剛才發過來的那個隱約透著些許親昵的字眼,她回道:“時申,不早了,我想休息了,你找別人測試吧。”

    時申不知道是否也察覺到什么,他沒說什么,只是道:“好,晚安。”

    溫瑞:“晚安。”

    溫瑞關掉聊天界面,收起手機,她不太確定自己和時申總是這樣在微信上聊天合不合適,盡管每次都是他主動來找她,她總感覺這樣不太好,但時申發來的消息,她不回又顯得沒有禮貌,所以她只能寬慰自己,兩人現在是普通朋友,只要不逾越了那條線,就沒關系。

    -

    這天,溫瑞在茶舍里招待客人的時候接到了岑琋的電話,岑琋在電話里說,想讓她陪她去一趟百貨商城,溫瑞問:“去那里做什么?”

    岑琋說:“我今天正好有空,想去幫時申買件衣服當生日禮物。”

    溫瑞靜了會兒:“哦。”

    岑琋問她:“小瑞,你可以陪我去嗎?”

    溫瑞正想說自己‘有事,去不了’,岑琋已經開口道:“我下午還要回公司開會,現在沒多少時間了,你發個定位給我,我讓司機去接你。先這樣,我有個電話進來,我們等見面再說。”

    溫瑞拒絕的話還來不及說出口,岑琋說完,就已經兀自掛斷了電話,她在原地沉默了一陣,給她發了個定位。

    岑琋的司機接到定位很快就往這邊趕來,溫瑞一上車,司機就對她說:“溫小姐,岑總還有點事,讓我先送您去百貨商城,她晚點到。”

    溫瑞:“好。”

    司機送她到百貨商城之后,她剛下車,就接到了岑琋的消息,她大概還有二十分鐘才到,讓她自己先在附近逛一逛,溫瑞平時不喜歡逛街,自己一個人也不知道逛些什么,所以就在一樓漫無目的地走走停停。

    溫瑞走著逛著,看到了一家非常知名的打火機品牌店,她腳步一停,轉身走進了這家門店。

    店內只來了她一位顧客,導購員很快就迎了上來:“小姐,您好,請問想找什么樣式的打火機呢?”

    溫瑞朝她恬淡一笑:“我想自己先看看。”

    溫瑞在擺滿了火機的玻璃柜臺前一一瀏覽,這家品牌店將每個火機的樣式和圖案都打造的非常漂亮精致,而且全都是獨一無二的,溫瑞很快挑中了其中她認為最好看的一款。

    這款火機是古銀材質的,上方雕刻著一個字母‘s’的圖案,字母周圍點綴著繁復的花紋,倒過來看時,有點像一只展翅高飛的雄鷹。

    這非常具有象征意義了,溫瑞選中之后立馬就買了下來,導購員將包好的禮盒裝進袋子里遞給她:“小姐,冒昧地請問一句,這是您買來送給男朋友的嗎?”

    “不是,是送給朋友的。”溫瑞說。

    導購員:“那您朋友真的是太幸運了,這是我們八十周年的典藏版,全世界僅售八個,我相信您的朋友收到這份禮物之后一定會非常開心的。”

    溫瑞溫淡一笑。

    她走出這家門店的時候,距離剛才已經過去二十分鐘了,她預估著岑琋也快到了,便走去商城的正門口等她,結果她剛走沒幾步,就看見岑琋迎面走過來。

    “抱歉小瑞,讓你久等了。”岑琋走到她跟前,說道。

    溫瑞說:“沒事。”

    岑琋的時間挺緊急的,她直接道:“我們走吧。”

    整座商城的男士服裝品牌都集中在了三樓,岑琋帶著她徑直去往了這一樓層,溫瑞跟在她身旁,陪著她從電梯出來之后的第一家門店開始逛起,然后她就看見一向行事非常有魄力和主見的岑琋也陷入了挑選衣服的迷茫中。

    “小瑞,你幫我看看這套怎么樣?”岑琋從一側的架子上拿了套休閑裝。

    溫瑞:“挺好的。”

    岑琋沉吟了一會兒,說:“好像有點不太像他的風格。”話落,她還是覺得不太合適,把手里的休閑裝掛回去,繼續在店內瀏覽別的衣服。

    溫瑞站在后方,看著眼前有些手忙腳亂的人,這樣的岑琋,呈現的是她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另一面,像是另外一個人,像一個真正的墜入愛情長河中的女人,會考慮心上人的喜好,會在意自己挑選的服飾是否是對方所喜歡的,也會慌亂,也會著急……

    但是,這樣的她,眼中所呈現出來的光彩是溫瑞所無法忽視的,在解除了職場女強人的身份之后所呈現出的屬于女人的那份柔軟細膩的小心思……還有,在某些不經意的時刻流露的歡欣和憧憬。這些,都是真正喜歡一個人才會有的真摯表現。

    于是,溫瑞的腦海里不受控制地回想起了在她大二暑假那年,岑琋對她提到的關于她和時申從小就訂了婚約的事情,雖然只是兩戶人家之間的玩笑話,但岑琋對她說,她一直將這件事情放在心里,她說,她從很早以前開始就喜歡時申了。

    溫瑞無法忘記,在她提及喜歡的那一瞬間,眼神里透露出的清澈光亮如同夏夜里最明媚動人的銀河流光,足以讓世間所有都黯然失色。

    所以,這就是她將自己剝離在情感之外,一次一次冷靜克制著和時申之間的距離的原因,為的就是能讓自己永遠保持清醒和理智。

    因為,在這個世界上,任何一個女生都可以跟時申在一起,但唯獨在看到過那樣一雙眼睛之后的溫瑞,無法做到坦蕩地接受時申的情感。

    她只是無法做到心安理得而已。

    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一往無前毫無顧忌地說出自己的喜歡,有更多時候,我們,因為某些人和事,都只能被迫選擇緘默不言,將心事永遠收藏于心底。

    唯一能做的,就是靜靜等待著時間,將一切腐化。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