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一生幸福許給誰

章節目錄 第1140章 怒罵

    這話把她問的愣住了,怔怔的看著斜對面的男人。

    她很快反應過來,驚慌失措的避開了他灼熱的目光,道:“哪怕我病好了,我也要回家的,在這兒……像什么話?”

    “你是我的。”

    他直白的說道:“我想要得到的,就一定會得到,不管人還是物。”

    “那我……算你的什么?老師?還是過客?和你以前露水情緣的女人有什么區別?你需要我嗎?身體還是情感?我填補的是哪一塊?”

    “你不是說了嗎?逢場作戲,不必當真。你不會愛上任何人,為什么要把我留下?”

    “……”

    這些話,讓傅影沉默說不出話來。

    “我需要一個女人。”

    “然后呢?”

    “除了愛你,娶你,給你身份以外,我都可以給你。金錢、地位,所有物質我都可以滿足。你羨慕林初夏,我會讓你比她還要厲害。”

    “就這樣?”

    “你還想怎樣?”

    周婷聽到這個問句,忍不住發笑,是嘲諷的笑。

    嘲諷他太天真了。

    短促的一聲嗤笑,撞擊傅影心頭,讓他心臟都在微微顫抖。

    那張精致絕倫的小臉上,冷若冰霜,就連眼神都流淌著絲絲涼意。

    朱唇上揚微笑的弧度,銳利而又深刻。

    她低頭不語,氣氛一下子沉悶緊張起來。

    “你想要什么?說來聽聽。”

    “我想要的,你給不起。況且,給得起,我也不會跟你。你這喪心病狂,毫無人性的家伙,我鄙視唾棄,你在我眼里就是個怪胎。你以為權勢可以得到一切,可當你失去權勢的時候,所有人都會踩死你!”

    “傅影,你自大自負自傲自私自利,自以為是,自欺欺人……”

    “閉嘴!”

    傅影再也忍受不住,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桌面上的瓷面竟然出現了裂紋。

    盤子顫動,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她的聲音成功打斷,她便倔強的看著他,紅了眼。

    “你知道,你是在自尋死路嗎?”

    他危險瞇眸,渾身上下都彌漫著可怕駭人的氣息。

    這氣息龐大,仿佛能瞬間把她撕裂成碎片。

    “那你……殺了我呀!你手里沾染了那么多的鮮血,在乎我一個嗎?殺了我,你會良心不安嗎?不會,你會睡得更好!權勢帶來的不是安全感,而是你的卑劣,小心翼翼的掩藏你內心的恐懼。你看到這屋子里的人嗎?她們都怕你,卻從不愛你。”

    “如果哪天你受傷,倒在這屋子里,她們會殺了你。你用什么方法對待別人,別人就會如何對你!傅影,你給我的那些東西,我一個都不屑。你在我眼里,有錢有事嗎?不,你一貧如洗,就像是貧瘠的土地,你連特么好活的仙人掌都養不出來!”

    “你以為你有很多寶貴的東西,狗屁都沒有。你家的狗,說不定看到你還要兇你兩下!”

    這些話……她從未醞釀盤旋,全都是一時興起,脫口而出。

    她想要和他好好說話,可他卻總是在踐踏自己的尊嚴。

    什么叫,出了愛、娶她,給她身份,其余的都能給。

    給個屁!

    “你需要個女人,你找別人啊,老子需要男人,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我都不會找你——”

    她一口氣吐完,頓時覺得心底暢快了很多。

    而下一秒,一個薄涼的大手毫無征兆的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意料之中。

    她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隨后心滿意足的閉上眼。

    “懦夫!”

    閉上眼之前,她還不忘吐槽一句。

    給不了身份地位,那就是懦夫,沒有任何責任擔當。

    他肯定沒上過她爸的課,她爸才是當之無愧的好男人。

    “周婷,你找死!”

    這五個字,近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陰沉詭譎,帶著沉沉的殺伐之氣。

    他紅了眼,因為動怒,而面色猙獰可怕。

    一只手掐著她纖細的脖子,另一只手硬生生的把筷子掰斷。

    什么狗屁喜歡,他一點都不喜歡這牙尖嘴利,不可一世的丫頭。

    此刻,真特么想要掐斷她的脖子,永遠堵住她的嘴。

    空氣一點點稀薄起來,她面色漲紅。

    她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神色,可她沒有掙扎,雙手垂在腰際,任憑自己離開了地面。

    可下一秒……

    她被重重摔在了地毯上,而他一把把桌子掀了。

    未吃完的餃子滾落在地上。

    “到底誰給你的勇氣,這樣跟我說話?你字字在太歲頭上動土,你是真的以為我不會殺你嗎?”

    他咆哮出聲,仿佛是發瘋的狂獸一般。

    “那你就殺了我。”

    “你……”

    傅影氣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真的很想沖過去,把這不知死活的丫頭撕裂成碎片。

    可……可心底一個聲音一直在吶喊。

    放了她。

    放了她。

    放了她!

    該死的!

    總要懲罰她一下!

    他陰沉沉的大步過去,周婷感受到了一抹異樣的氣息,很危險。

    他眼底全是戾氣,仿佛要把自己沉溺一般。

    他直接把她從地上扛了起來,大步朝著二樓走去。

    “喂,你干什么,放我下來。”

    “干你。”

    兩個字,簡單粗暴,可把她嚇得渾身瑟瑟發抖。

    “你特么變態啊!你放我下來,你有沒有搞錯,你應該掐死我才對!你個變態,混蛋,你放我下來……”

    任憑她又打又罵,可傅影就是不為所動。

    到了臥室,直接砰地一聲巨響,把門關上,隨后把她丟在了床上。

    她被摔得七葷八素,還沒反應過來,龐大的身軀和*的唇瓣便貼了過來。

    毫無章法,只是一味的發泄怒氣,霸道野蠻的侵蝕自己。

    她小胳膊小腿,一點力氣都沒有,怎么可能敵得過。

    她那最后的城墻,在她雙腿分開的時候,全部被摧毀殆盡。

    這后半夜,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過的。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她的身上,全都是他盛怒之下,留下的痕跡。

    到最后,氣息奄奄,她承受不住直接昏了過去。

    翌日,清晨暖冬的陽光照射進來。

    她覺得刺眼,痛苦瞇眸,下意識的轉動身子,想要伸個懶腰。

    結果……渾身疼得厲害,就像是被大卡車碾壓過一般。

    全身上下,到指甲蓋頭發絲,都是疼痛的。

    而昨晚的記憶,洶涌而至,讓她倒吸涼氣。

    她顧不得疼他,立刻起床沖入衛生間。

    鏡子中的自己……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