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一生幸福許給誰

章節目錄 第986章 危在旦夕

    簡看到她眼底的害怕,心臟微微疼著。

    他吐出一口濁氣,道:“我不知道我吃了什么,藥效多強,什么時候結束。但現在你我在一起,很不安全,你離我遠點,確定你沒事就好了,我怕你尋短見。我就在衛生間里,不論里面發生什么聲音,都不要管我!直到哈雷把你放出來,明白嗎?”

    林初夏嚇得找不到自己的聲音,只能點頭。

    簡很想告訴她,自己不會傷害她。

    可話到了嘴邊,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不傷害……

    那自己和哈雷結盟的目的是什么?

    為了,給自己一個交代嗎?給這輩子愛而不得的解釋嗎?

    他捏緊拳頭,感受到小腹亂竄的邪火,再次洶涌襲來。

    他終究只是復雜無比的看了她一眼,很深很深。

    他轉身回到了衛生間,因為欲望翻騰,他有些控制不住,門關的很響。

    林初夏被嚇得尖叫出聲,下一秒她死死地捂住了自己嘴巴。

    她紅了眼,不斷拍門,祈求哈雷放自己出去。

    “你在門外對不對?你放我出去!”

    “你這什么餿主意,你既然說喜歡他,你不了解他的性子?他不會碰我的,你明不明白,他寧愿自己死,也不會碰我的!”

    “哈雷,你開門啊!你開門!”

    “簡……”

    林初夏見他久久沒有回應,又擔心不下衛生間的簡。

    里面除了水聲,還伴隨著東西落地的聲音。

    “簡,你沒事吧?你別傷害自己啊!”

    她不斷敲門,終究是放心不下。

    “走……走開……”

    他的聲音包含痛苦,仿佛在極力壓抑著什么。

    林初夏心急如焚,就在這時房間內的座機竟然響了。

    她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連滾帶爬的沖了過去。

    “喂,救命……”

    “是我,沒人能救你。”

    對面傳來哈雷冷冷的聲音。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他不會碰我的,你到底……”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哈雷冷聲打斷。

    “我當然了解他,他怎么可能會乖乖聽話。他不會主動,你難道不會嗎?”

    “什么?”

    “這藥是我找人特別煉制的,要是不解決,人會欲火焚身,不出一個小時,血脈膨脹而死。已經過去二十分鐘了,再過十分鐘,你們還什么都沒發生,那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吧!”

    “你……”

    林初夏聽到這番話,渾身都在顫抖,聲音也是哆哆嗦嗦的。

    她沒想到哈雷這么狠,竟然給了一條絕路。

    “你就不怕……不怕他死了?”

    “放心,我會讓你陪葬,讓你們生不同時,死也能同穴。”

    他的聲音格外的冷沉,陰測測的,明明是青天白日,可她卻覺得自己深處暗無天日的地獄。

    她還想再說什么,可哈雷沒給機會,直接把電話掛斷。

    她看著墻上的壁鐘,秒針滴滴答答的走著。

    每一針,仿佛都戳在心間,千瘡百孔。

    她滿頭大汗,手指都捏的發白。

    她……到底應該怎么辦?

    “哈雷……哈雷肯定在騙人,他怎么舍得讓簡去死?”

    “不會的……”

    “啊——”

    就在這時,衛生間傳來簡撕心裂肺的痛吼聲。

    她的心狠狠一顫,看著時間慢慢逼近。

    她終究是按捺不住,沖到了衛生間,不斷拍門。

    “簡……簡你還好嗎?你別嚇我。”

    “滾……”

    一個字音而已,支離破碎。

    她的心更是顫抖不已。

    自己……到底要怎么做?

    就在她手足無措的時候,磨砂玻璃門,突然重重砸了一下。

    鮮血……

    拳頭上全都是淋漓的鮮血,順著玻璃紋路落了下來。

    她被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瞪大眼睛,瞳孔收縮。

    她在地上跪行,敲打著門。

    “簡……你沒事吧?你別嚇我啊?你……你放我進去吧,我……”

    她說話的時候,牙齒打顫,牙齒都磕碰在了舌頭上,疼得厲害。

    淚水,無聲無息的落下。

    “你開門,我求你了……”

    “滾啊……”

    里面的他,發出獅子般痛苦的嘶鳴。

    “簡!”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房門猛地被踹開,哈雷慌慌張張的沖了進來。

    “滾開!”

    他一把揮開林初夏,想要踹開門,但又怕林初夏看到簡的丑態。

    好在他提前拿著鑰匙,匆匆忙忙打開。

    隨后,把林初夏隔絕在外面。

    里面,一片狼藉。

    哈雷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心狠狠的疼著。

    浴缸里的水早已被染成了血紅色。

    他的胳膊上,胸口全都是利器割破的傷口。

    地上是玻璃渣子,他的手里握著碎裂的酒瓶座。

    哈雷現在后悔的要命,在浴室里放什么小酒柜!

    他應該把一切危險東西,都拿走的。

    他趕緊從口袋里拿出了解藥。

    這個藥太過強效,人真的會爆體而亡。

    只不過時間更久一點,之所以說一個小時,不過是欺騙林初夏,催促她趕緊行動而已。

    時間越久,他受的苦也就越多。

    欲望高漲,卻難以宣泄,渾身都像是千萬只螞蟻啃噬一般。

    而且,時間久了還會出現錯覺。

    他想要把藥塞進他嘴里,可是簡卻緊緊抿住唇瓣。

    唇瓣毫無血色,那一張臉也布滿了汗水。

    “讓林初夏出去。”

    他用盡全身力氣,咬字清晰,一字一頓的說道。

    他目眥欲裂,藍色幽眸布滿了血絲。

    “你……”

    “放她走,否則我死也不吃。”

    “老子服了你了!”

    哈雷咒罵,然后直接拿出對講機吩咐了一下,護衛隊的人就進來把人帶走了。

    “趕緊把藥吃了,雖然在兩個小時內解開都可以,但是你會很痛苦的!”

    他想要喂藥,卻不想……他竟然直接用力推了過來。

    哈雷臨近浴缸邊緣,一個沒站穩,身子沉沉的跌入浴缸。

    水,瞬間沒過了身子。

    他想要坐起來,卻不想……簡也撲了過來。

    哈雷瞪大眼睛,想要說點什么,但是嘴巴很快被堵住。

    水……徹底湮沒了兩個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半個小時后,哈雷狼狽的破門而出,衣衫不整,渾身早已濕透。

    他看著浴室,眼神無比的復雜。

    最后,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連忙快速奔跑離開……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时时彩稳赚20的技巧 山西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彩app哪个是正规的 在微信小程序怎么赚钱 现在开个小茶馆赚钱吗 nba竞猜大奖 内蒙古时时开奖视频 小孩子发烧肚子疼孤单又赚钱 漫展可以赚钱吗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快 腾讯麻将好友房不见了 山东群英会开奖查询 哪里可以玩韩国快乐8 安徽快3自由的百科 36选7好彩3复式5 dnf11级分解机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