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一生幸福許給誰

章節目錄 第975章 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

    紀月看著面前的大佬,心臟七上八下的。

    “你來找我……真的只是吃頓飯這么簡單嗎?不需要我做點別的?”

    “莫非你要獻藝?據我所知,你除了搞搞風水,看看水晶球,念念經,就沒有什么別的才能了。吹拉彈唱,琴棋書畫,你樣樣不會。”

    “哪有那么多不會?其實……我就兩樣東西不會的,好不好。”

    她很委屈的說道,一副備受打擊的樣子。

    “我調查有誤?那你是哪兩樣不會?”

    “額……這也不會,那也不會,就這兩樣。”

    她可憐巴巴的說道。

    威廉:“……”

    那一瞬,他的臉色很臭,拳頭都要捏起來了。

    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想殺了紀月,卻好像一直在強忍著。

    林初夏和白歡歡在一旁聽到,差點笑岔了氣。

    這貨是猴子派來的救兵嗎?

    “我說的不對嗎?”

    她咬著刀叉,弱弱的問道。

    自己好像說了一個冷笑話,她的目的很簡單,想要活躍一下氣氛,免得彼此尷尬。

    可……好像適得其反了。

    “紀月,你長這么大,真的是一種奇跡。”

    “哦?是嗎?我不覺得啊,我算過了,我能長命百歲呢。”

    “……”

    “我曾經遇到一個人,經常反駁我的話,你知道他后來怎么樣了嗎?”

    “怎么樣了?”紀月有種不祥的預感,縮了縮腦袋,弱弱的問道。

    “后來他活的很好,每次吃喝拉撒都有人照顧。”

    “那還不錯啊。”

    “嗯,畢竟躺在病床上,多處殘疾,離不開人照顧。”

    哐當……

    刀叉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音。

    那一瞬,她的心也是拔涼拔涼的。

    “有的人,死于話多。”

    威廉不客氣的說道。

    他記得很清楚,這丫頭很能說。

    “明白,小的明白。”

    紀月狗腿的說道,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很快,他們的午餐上來了,紀月大氣也不敢出一個,只想趕緊吃完,溜之大吉。

    “那天晚上……”

    正吃得好好的,威廉開腔了。

    她不敢說話,睜著眼睛,無辜的看著他。

    “你是不是對旁人也是如此?”

    “罵人嗎?”

    “不是,是別的。”

    “強吻嗎?”

    “嗯。”

    “沒有啊,你是第一個啊。”

    “第一次強吻,還是第一次接吻。”問這話的時候,威廉的心臟情不自禁的懸到了嗓子眼,就連他自己也無法解釋,他為什么如此緊張。

    “都是第一次啊。”

    她是個實誠孩子,如實回答。

    威廉聽到這話,嘴角下意識的勾起了一抹弧度。

    這個答案他很喜歡。

    “為了你所謂的朋友,奮不顧身,值得嗎?”

    “她們……是我不一樣的朋友。”

    她回頭看了眼遠處的兩人,聲音壓低,不想讓她們聽到。

    “哪里不一樣?”

    “我欠林初夏很多很多,這輩子都還不清了,所以我在努力還債。”

    “就因為你是許家的孩子,她代你受過?”

    “嗯。”

    她眸色暗淡一瞬。

    她本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可是卻陰差陽錯的來了。

    母親厭棄,如果不是林初夏,她可能會被丟在許家,那她的命運也會截然不同。

    所以,林初夏是代替自己受過。

    “那你就沒有想過,如果你是林初夏,那么現在顧寒州愛的人,也就是你了。”

    “拜托,我是算命的,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我如果是林初夏,我不會遇到顧寒州。而她們,會以另一種方式遇見,并且經歷刻骨銘心的愛情。”

    “那你幫我算一下,看我今生能否遇到對的人。”

    他道。

    “我沒帶工具。”

    “看手相、面相、摸骨,不可以嗎?”

    “可以倒是可以……但我不敢。”

    “想怎么摸就怎么摸,我又不會說你什么。”

    他淡淡的說道,卻一語雙關,眼底藏著促狹的笑。

    嗯?

    為什么她聽著這番話,覺得怪怪的?

    什么叫想怎么摸就怎么摸?聽著怎么就那么色情呢?

    但既然人家提議了,她也不敢反駁,畢竟人家是大佬,自己是小蝦米,鞍前馬后溜須拍馬都是應該的。

    他的手伸了出來,掌心……竟然有一段裂紋。

    十厘米長的傷口,斜跨整個掌心,斷了生命線,斷了愛情線、事業心。

    “這疤痕……”

    她下意識的撫摸上去,指尖輕柔無比。

    “我妹婚禮上,我被卡格爾陷害,挨了一刀。”

    他語氣淡然,但她知道,他心底不會如此平靜。

    紀月卻感覺這道疤來的驚心動魄,當年肯定是刺激兇險的場面。

    她指尖輕輕劃過,然后搖頭:“你的命數,也不在我手里,在你自己手里。看你面相,應該是官運亨通之人。可是命運有時候也會跟我們開玩笑,來一場意外。”

    “這道疤,就是你的意外,你不應該信命,要信你自己。況且,估計我說了你也不信吧。”

    “為什么?”

    威廉好奇的說道。

    “你要是信我,你也不會如此活著,你不想死,你想復仇。哪怕閻王爺索命,你也會跟他斗爭到底的。沒人可以打敗你,只有你自己,是吧。”

    “看來,你很了解我?”

    他薄唇勾起,露出一抹笑容。

    紀月也跟著笑了笑,覺得氛圍融洽,自己也不那么拘謹了。

    “我遇到太多強者,上天的確賦予了我一些東西,但我也不是萬能的。該我知道的,會告訴我,不該我知道的,我探求也沒用。以前我信命,但是認識太多不信命的人,我也就不信了。我現在覺得,我也可以改變自己的軌跡。”

    “人就活這一遭,為什么不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

    威廉聽到這話,眸色深沉。

    這話……

    夏洛蒂也說過。

    他毅然決然的選擇從軍入政,全家反對,只有妹妹支持他。

    他深謀遠慮,城府深沉,卻不想做一個奸佞的政客,想要在戰場上,保家衛國,平定邊境安慰。

    他不想為家族謀福利,只想為百姓謀福祉。

    父母的責罵反對,讓他無所適從。

    是妹妹告訴他。

    人就活這一遭。

    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上证指数股吧 诈金花的大小规则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星彩 顶呱刮 玩今日头条赚钱安全吗 北京pk赛车10开奖直播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的八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今晚七星彩预测推荐 体彩顶呱刮50元新票 人人赚钱官网下载安装 BET365娱乐城真人游戏 二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真钱捕鱼棋牌游戏 快乐十分十一选五 北京单场4窜1奖金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