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一生幸福許給誰

章節目錄 第845章 精心準備的禮服

    兩年前的冬日,她陪著沈青參加慈善晚會,看她光鮮亮麗的走紅地毯。

    明明四十多歲的女人了,可保養的那么好,看起來就像是三十出頭一般,風情萬種。

    一顰一笑,都透著端莊大氣。

    當然,她也有任性可愛的時候,以前人們說相信愛情是相信沈青和言晨。

    可如今……

    她明白顧寒州的意思,如果是凱特林邀請他,他肯定不會去。

    但偏偏對方知道沈青是她干媽,對她諸多照顧。

    人都已經離開了,卻還是給沈青發了邀請函。

    卻沒有送到言家,反而寄來了這兒,讓她這個干女兒代為出席。

    她明知道對方故意為之,可不得不答應。

    沈青對自己的好,恩深似海。

    她的貴族利益、華爾茲都是她教的。

    她帶自己來慈善夜,為的就是讓觀眾知道她的存在,給她奠定地位。

    此后,出席活動也常帶著她,明知道言諾喜歡自己,卻沒有偏心,對自己一視同仁。

    言晨和沈青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可在林初夏眼中,她們已經是自己的至親家人,難以割舍。

    “這是簡還是露西婭給我發的?”

    “應該不是露西婭,簡對她一直有所提防,不可能讓她插足凱特林的家務事。”

    “簡……簡想干什么?”

    他之前不是把他們的關系撇得一干二凈了嗎?為什么揭開自己的傷疤,讓她去參加什么慈善會呢。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正因為是他邀請的,所以我才不擔心你的安危。但慈善會畢竟人多眼雜,我怕出現意外,我只能寸步不離的守著你。另外二哥、喬希,還有傅西城也會出席。”

    “雖然我很不喜歡傅西城,但我知道他不會害你,反而會保護你,這一點我感激不盡。”

    “既然有這么多人在,那我也不害怕,聽說今年還有干媽的獎項是嗎?”

    “嗯,她之前的兒童基金會,救助了很多人,有一個比較重要的獎杯,你可以代為領取。”

    “那干爸呢?”

    “言晨我已經查不到他的行蹤了,不知道他這一年在忙什么,但算來算去只有一件事,報復蘭斯,殺人滅口。”

    “他現在離瘋不遠了。”

    顧寒州幽幽的說道。

    沈青死后,言晨一蹶不振,言諾接管言氏集團。

    他鮮少露面,和紀年走在了一起。

    他從未放棄過復仇,如今蘭斯失勢,他肯定會有所行動的。

    林初夏聽到這話,忍不住唏噓感嘆。

    “顧寒州,如果我出事了,你會不會……”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顧寒州厲聲打斷:“你不會出事,不要做這種無謂的假設,我不愛聽,也不想聽。”

    “我說的是如果。”

    林初夏無奈地說道。

    “你的如果,簡直是要我的命,我都不敢想,你竟然給我提起?”

    顧寒州將她抱在懷里,溫聲說道,帶著些許錯亂。

    這種假設實在是要人命。

    “我怕你會和干爸一樣,變成瘋子,心底只有復仇。”

    “林初夏,二哥出事,我忍辱負重,蟄伏四年,就為了報復顧徹和凱特林。你是我心尖上的人,你若出事,你覺得我不會瘋嗎?我肯定會化身為地獄惡魔,讓所有傷害你的人都去死!但這一次,我不會忍耐那么久,我會以最狠毒直接的手段,讓那些嘗嘗失去至親的痛苦。讓他們親者痛仇者快,我從不是善良之輩,因為你我愿意做個好人。但,也因為你,我愿意于天下為敵,背道而馳!”

    這話,充滿戾氣。

    “所以,不要讓我變成瘋子,你必須給我好好的。”

    最后一句話,竟然帶著懇求的意思。

    她的心瞬間軟的一塌糊涂。

    原來,被一個人放在心尖上寵著,是這樣幸福的事情。

    林初夏緊緊地抱著他,鼻頭酸澀,眼睛紅潤。

    有濕潤的液體劃過,她強忍著哭腔,道:“顧寒州,我不會讓你發瘋的,我會和你好好地。”

    “那就好,那就好……”

    他重復念叨著三個字,小心翼翼的樣子。

    ……

    很快就到了慈善晚會,林初夏大著肚子,禮服什么都要訂制。

    好幾天就請來了設計師。

    顧寒州下達了要求。

    “不準露胸、露大腿、裙子必須過膝蓋,后背、鎖骨、蠻腰統統給我藏起來。什么?你覺得保守,對,就要保守的!晚上更深露重,我媳婦大著肚子,你要是布料敢少一點,讓我媳婦凍到哪里,我要你好看。”

    林初夏在一旁聽到,頭疼無比。

    她看到設計師滿臉沉重,欲哭無淚,分明想死的心都有了。

    “顧寒州,你到底是怕我凍著,還是怕我露肉,你吃醋?”

    “當然是前者,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嗎?”

    “好有給我準備平底舒服的鞋子,底子要柔軟的。”

    顧寒州說完了要求,設計師是哭著出門的。

    禮服多人趕工,終于在晚會前一天收到了。

    長袖、高領、長裙過膝蓋。

    竟然是貴族復古的禮裙。

    她第一想到的是簡。

    因為她不能穿高跟鞋,太長的裙子會顯得人比較矮。而歐洲貴族的禮服裙擺擺多半蓬松,可以遮住隆起的肚子,顯得和諧很多。

    遮住了肚子,她依然是小小的一只。

    頭發高高扎起打卷,在纏上發帶,林初夏成了名副其實的小公舉。

    而顧寒州……分明就是包養小公舉的富豪。

    “這是無前最適合顧太太的,可以遮住肚子,不影響美觀,而且非常符合顧太太氣質的。”

    “這些天過去了,你就給我準備了這個?”

    顧寒州狠狠蹙眉,有些動怒。

    林初夏知道,他怕自己看到這衣服的想到簡。

    “沒事,我很喜歡,這些繡花都是你自己設計的?”

    “是的,衣服有所改良,遵從羅馬時期貴族服飾設計的。衣服復古高貴,獨一無二。”

    “嗯,我很喜歡,辛苦你們了,漲工資吧。”

    她看向顧寒州,道:“好不好?”

    “這個家你說了算。”

    “那我們去參加宴會好不好?”

    “你真的可以釋懷?”

    “有什么不能釋懷的?有些人有些事,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強求的。朋友呢,也是如此。衣服而已,不會牽扯到人的。況且,你在我身邊,我哪里敢胡思亂想別的野男人啊,我怕我的狗腿不保。”

    她打趣的說道,緩和了氣氛。

    顧寒州嘴角勾起,捏了捏她的嘴角:“說的也對,眼里心里只能有我一個,不準看別的野男人!”

    他霸道的說道。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北京pk10彩票官网 先赚钱买房还是先带小孩 金沙国际棋牌app 快乐10分钟技巧 wow7.2锻造怎么赚钱 178棋牌龙王捕鱼 兰州麻将微信群 中国足球彩票 黑梅方 下载 电脑赚钱每日线报 梦幻新区挖土赚钱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数据 jk娱乐游戏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双色球红球 足彩胜负彩对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