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一生幸福許給誰

章節目錄 第812章 孩子出事了

    “老樣子啊,沒事吵吵架斗斗嘴,在一起吃飯什么的。要么他工作我打游戲,偶爾壓榨我一下,指使我端茶遞水。”

    “但是絕大部分時間,他都很聽話的,給我做好吃的,帶我去游樂園,相處還是很融洽的。”

    “那他一直賴在你那兒不走,會不會不妥啊,畢竟……”

    林初夏不好繼續說下去,其實不用挑明,大家都是明白人。

    白歡歡聞言,手指微微僵硬。

    其實這個問題她也思考良久,她現在是單身女性,而溫言有了老婆孩子,外人誤以為她們是一對。

    要是傳出去,肯定會造人口舌,好在別人不知道溫言的身份。

    但,這樣生活的確于理不合。

    她們每天都規規矩矩,連牽手都沒有,十分壓抑彼此的感情,就怕行差踏錯,一發不可收拾。

    既然這段感情無果,她們就分外珍惜,不想摻雜任何邪念。

    每天晚上,她都睡在床上,而溫言在外睡沙發。

    可外人誰會相信兩人在一個屋檐下住了一個月,什么都沒發生過?

    溫以晴已經打過好幾次電話了,讓他收斂,在外留宿一個月,這讓克里斯蒂怎么想。

    可溫言每次提到這個話題,就會匆匆避開,不愿作答。

    “暖暖,我做過掙扎了,但是我做不到鐵石心腸。我推不開他,時間一天天過去,我們都很理智清醒,在等待分別的那一刻到來。”

    “我們……就像是兩個抱團取暖的刺猬,小心翼翼的用柔軟的肚皮接近對方,稍有不慎就會扎到彼此。世俗的眼光對我來說已經不算什么了,我還有兩個月時間了,這是我唯一能夠任性的機會了。”

    林初夏聽到這話,不免為她難過。

    “暖暖,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自私,占著別人的丈夫不肯歸還。”

    她幽幽的說道。

    “我不知道,這事我幫親不幫理哎。我知道克里斯蒂很可憐,但是她只是可憐三個月,而你……可憐一輩子。我雖然不知道你到底隱瞞了什么,但是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你肯定犧牲了自己很多很多。我不知道誰是受益者,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是最不痛快的一個。”

    “看到你和溫言愛的那么痛苦壓抑,我心里也不好受,所以……放肆就放肆一次吧,最起碼你還清楚告誡自己,溫言有婦之夫,你一直沒有逾越,其實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是嗎?”

    “聽你這么一說,我倒是可以心安理得混完這兩個月了。我來問你,也存了私心,因為我知道,你肯定會站在我這邊的。”

    “歡歡,我會永遠站在你這邊的。”

    林初夏一字一頓的說道:“其實很多人心里都有對與錯的衡量標準,但是沒有人做到完全大公無私,心里總是會偏于一方的。在你身上,我可能找不到任何理智,我就已經偏向你了。因為我相信你的為人,所以愿意相信你支持你。”

    “謝謝。”

    白歡歡聽到這話,感動得一塌糊涂,這段時間表面開心,但是心底卻各種道德愧疚,覺得自己是個壞女人,搶了別人老公。

    而現在有林初夏這番話,她又鼓起了勇氣。

    她只能任性這一回了,以后……他就不屬于自己了。

    她不想讓自己后悔,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兩人逛完商場,然后就去了集團。

    白歡歡終于閑了下來,這才發現手機沒電關機了,匆忙找了個充電器連接上,發現溫言給她打了好幾個電話,還有一條短信。

    【歡歡,我準備上飛機了,幼騫病的很嚴重,現在需要我這個父親,我必須趕回去,克里斯蒂一個人照顧不來。放心,我還會回來的。】

    白歡歡看到這短信,心臟咯噔一下。

    溫幼騫是他們的孩子,才剛剛三個月。

    她本能的想要打電話過去,可是卻無人接聽。

    她忘記了,飛機上是要關機的。

    她只能編輯短信過去。

    【到了后記得給我報平安,另外……孩子怎么樣,嚴重嗎?如果很嚴重的話,你就不用著急回來,孩子也是你的責任,你可以不愛克里斯蒂,但孩子畢竟是你的骨肉,要好好照顧他。】

    白歡歡短信發過去,時不時地看下手機,明知道兩國航班需要四個小時,他不可能回復,但還是放心不下。

    林初夏看出她的急切,忍不住道:“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溫言孩子生病了,他回曼爾頓去了。我……我有點放心不下。”

    “你放心不下什么,怕溫言不回來了嗎?”

    “不是,我是怕……”

    話,說到這兒戛然而止。

    她要如何告訴林初夏,她在牽掛別的?

    她死死地咬唇,想到什么,道:“我先回家,你在這兒乖乖等顧寒州。”

    她匆忙回去,連買的東西都沒來得及拿。

    在路上,她急忙給克里斯蒂打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一直沒人接聽,她就一直打。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打了十分鐘,對方才接聽。

    “干什么?”

    克里斯蒂的聲音有些慵懶和不耐煩,似乎很不情愿才接起她電話一般。

    “孩子……孩子怎么樣?他到底怎么了?”

    肯定很嚴重,才會把溫言匆匆叫回去的。

    “我讓他吹了一會風,如今高燒不退,危在旦夕。”

    “克里斯蒂,你瘋了!他還是三個月大的孩子,你怎么能對他下那么重的毒手?”

    “我警告過你,別太過分,是你霸占著我的丈夫,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是再糾纏溫言,你的孩子可就沒命了!”

    “你……”

    白歡歡氣得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一年前的那一晚,沒想到竟然懷有身孕。

    她得知后,本想打掉,畢竟那個時候他們已經結婚了。

    可是,她躺在冰冷的手術臺上,看著刺眼的白燈,她突然不想動手術了。

    她想留下這個孩子,這是一條小生命,或許是她離開溫言最后的慰藉,他是上天給自己的禮物!

    她推開醫生,落荒而逃,最后決定留下。

    她不敢留在帝都,怕露出破綻,只能離開。

    那日溫言大婚,她其實也去了,想偷偷看一眼他結婚時的模樣,卻被克里斯蒂的朋友薇薇安發現……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6个数复式三中三公式 福建11选5开奖信息 中国竟彩足球赛果 河南481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 北京时时彩02468漏洞 重庆快乐10分直播 9.99彩票安卓 网赌试玩账号提现漏洞 手机微信投票赚钱软件哪个好 全返通怎么赚钱 什么软件可以玩极速快3 二级机构赚钱支出手续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麻将胡牌规则图解 内蒙古快三开奖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