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一生幸福許給誰

章節目錄 第692章 余生你自己過吧

    兩人回家,可把家里的傭人激動壞了,劉嬸做了一大桌子她愛吃的。

    她原本還想著吃火鍋,這回可泡湯了。

    劉嬸看著她心疼的說道:“小姐出門一天,整個人都瘦了。”

    “還叫小姐呢?該改口叫太太了!”安叔忍不住笑著說道:“太太,這是剛剛榨出來的橙汁,你嘗嘗。”

    安叔這兩年來一直都叫她許小姐,突然改口她還有些不適應,面頰微紅,有些不好意思。

    還是回來好,這兒才是她的家。

    從一開始,顧寒州給了她一個家。

    大家一起吃的高興的時候,沒想到老爺子來了。

    因為林初夏突然失蹤,可把他擔心壞了,盼了這么多年,終于看到老大難的顧寒州成家立業。

    可是剛剛結婚,媳婦就沒了,可把他著急的。

    “暖暖啊,你可回來了,我擔心死了。”

    “伯父,我沒事……”

    “還叫伯父呢?這不得改口了?”

    老爺子笑呵呵的說道。

    林初夏這才意識到,下意識的看了眼顧寒州。

    他笑:“看我做什么?”

    “爸……”

    林初夏有些別扭的喊著。

    她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許業成對她又不好。

    爸爸這個詞在她腦海里一直都是模糊的。

    現在突然要喊他爸,林初夏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覺。

    “從今往后都是一家人,不要覺得是兒媳婦,就跟我們不親。你就等于我親生閨女,出了事我只會站在你這邊,幫你一起對付這小子。”

    “嗯。”

    林初夏重重點頭,心底感動的一塌糊涂。

    “父親來這兒,是為了看望初夏嗎?”

    “我在這兒住一段時間。”

    “怎么想到來這兒住了?”

    “初夏年紀小,可是你年紀不小了,自己多大了,心底沒點數嗎?還問我為什么來這兒住,你是不是想我們顧家絕后啊?顧霖已經那個樣子了,顧顧又在她媽那兒。我都七十多的人了,還沒有享受到兒孫膝下環繞的天倫之樂呢,你這個做兒子的難道不羞愧?”

    催生……

    可以說很明目張膽了。

    林初夏目瞪口呆,尷尬的看向顧寒州。

    他也十分頭疼,揉了揉太陽穴。

    “孩子的事情急不來,我會和暖暖努力的。”

    “放屁,你要是早努力,我何至于等到現在?大學里結婚生孩子,繼續學業不也可以嗎?行了,你甭管我了,我就來這兒住一段時間,你小子不努力,我還能怎么的?”

    老爺子擺擺手,態度很強硬,就要賴在這兒不走了。

    “老安,添一雙碗筷,我還沒吃呢。”

    老爺子很自然的坐下了。

    晚上,傭人送來了牛奶,兩個人嚇得都不敢喝。

    當初的事情歷歷在目,老爺子擅長走偏門。

    不喝牛奶,就好了吧?

    林初夏洗完澡出來,顧寒州還在辦公,坐在沙發上看電腦。

    “還在忙?”

    “沒有,剛剛結束,可以休息了。”

    他合上筆記本,抬眸看了眼。

    這丫頭還是老樣子,棉質的卡通睡衣穿到現在,從流氓兔到小豬佩奇。

    她剛剛洗完頭發,頭發濕漉漉的。

    她四處尋找吹風機。

    “我來。”

    他起身要幫她吹頭發。

    她坐在床邊,而他站著很高很高。

    他的動作很輕柔,大手穿過她的發絲,生怕弄疼她。

    吹風機的溫度也剛剛好,不燙也不冷。

    一時間,周圍都靜悄悄的,只有吹風機的聲音。

    很快結束,他道:“以后這種小事我來。”

    “那你可不能嘴上說說,一旦開始就要一輩子幫我吹頭發。”

    一輩子……

    顧寒州聽到這深遠的詞,眸色微微深邃,隨即笑著點頭:“嗯,我會的。”

    兩人躺在床上的時候,林初夏覺得渾身都熱。

    明明已經入秋,晚上很涼快,怎么還這么熱?

    她把被子蹬掉,小手不斷地在臉頰處扇風,道:“顧寒州,你有沒有覺得很熱啊?”

    “有一點。”

    “開空調吧,熱死我了。”

    “除了熱……你還感覺到什么?”

    “口干舌燥,想……想摸冰冰的東西。身體空空的,還想要別的……”

    但,到底想要什么,她自己也很茫然。

    她忍不住看向顧寒州,發現他臉上浮現出不一樣的潮紅,楞了一下。

    “我們……是不是被下藥了?”

    她后知后覺的問道。

    顧寒州苦澀一笑,道:“的確如此。”

    “送來的牛奶不是沒有喝嗎?怎么會……怎么會這樣?”

    “我們今晚吃了飯,喝了水,這是慢性催情藥,時間久了才會感覺到。父親為了讓我傳宗接代,還真是費盡心思。一樣的招數竟然來第二次,我還中招了,大意了。”

    他明明有所防范,可沒想到還是疏忽了。

    “那現在怎么辦?”她可憐兮兮的說道。

    “我去洗冷水澡,我送你去隔壁客房。”

    他為她開門,卻不想門把哐當一下掉在了地上。

    姜還是老的辣,這一次顧雷霆斷絕了他所有的后路。

    他頗為頭疼,小腹中的邪火越來越旺盛。

    他轉身看向林初夏,卻看到……一雙晶瑩的淚眸。

    “你怎么哭了,是害怕嗎?”他急急的說道。

    “不是……你去洗澡,我去陽臺吹吹冷風。”

    她從床上跳下來,把他拉進了衛生間,隨后把自己關在了陽臺上,還拉上了窗簾。

    顧寒州哪里放心的下,趕緊去陽臺上看看她怎么樣。

    卻發現陽臺上空空如也。

    他看到下面草坪,有一個狼狽的小人兒,一瘸一拐,竟然朝著大鐵門而去。

    “林初夏!”

    他驚呼,擔心瞬間壓制住身體的欲望。

    他直接一腳把門踹開,趕緊追了出去。

    林初夏從陽臺跳了下去,二樓不是很高,不會摔的斷胳膊斷腿,但她卻把腳踝扭到了。

    跳的時候,胳膊擦到了墻壁,破了好大一塊。

    她疼的直掉眼淚,可步伐卻一點都沒慢。

    她知道顧寒州來追自己了。

    “初夏,你要去哪兒?”

    顧寒州加快步伐,她的速度怎么比得上他的。

    眼看他就要追上,卻不想林初夏猛的回頭,將腳上的拖鞋狠狠地砸了過去。

    顧寒州沒有閃躲,硬生生接下。

    “你怎么生氣了?”

    “你不睡我是吧?那你娶我回家干什么?給我一場盛大的婚禮,卻不給我一個結婚證,那結什么婚!”

    “老娘不嫁了,余生你瞎幾把自己過吧!”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秒速分彩 中国风彩25选7 2018040期体彩p3预测号 在上海开美团打车赚钱吗 北京pk10计划免费软件 天猫购物怎么赚钱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百人牛牛龙虎斗地主捕鱼 浙江快乐彩票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去日本旅游做代购赚钱吗 3d买组六稳赚法 广东时时彩11选五 老老实实赚钱赚不到钱么 南国41彩票论坛 北京pk10技巧5码选位置 柬埔寨比基尼美女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