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一生幸福許給誰

章節目錄 第654章 被哥哥撩了

    他吻得很深很沉,完全沉浸其中。

    林初夏一時間都分不清,他是在跟自己鬧著玩,還是真的要吻自己。

    她迷迷糊糊之際,男人已經熟練地撬開牙關,與此纏綿。

    突然,舌尖吃痛,是顧寒州責罰似的咬了一下,似乎在提醒她不專心。

    林初夏回過神來,有些笨拙的回應著。

    每次主動權都在他手里,自己的感官完全被他牽著鼻子走,根本不聽使喚。

    良久,這個吻才結束,她早已氣喘吁吁,靠在他的懷中。

    而他也意猶未盡的舔了舔舌頭,似乎食髓知味。

    “你還想要什么人設?”

    “忠犬……可以嗎?”

    “女王大人,有何吩咐?”

    他笑著回應,縱著她的小性子。

    林初夏看了看鍋里煎的牛肉,吞咽口水:“女王大人看那肉好像可以吃了,給我嘗一個。”

    顧寒州無奈的看了眼,吹了吹,才遞給她。

    “好吃。”

    她開心的說道,哪怕自己會做飯,廚藝比顧寒州高出好幾十倍都不止。

    可吃到心愛男人為自己做的飯菜,依舊怦然心動,很是歡喜。

    做飯這種事,主要看是誰做,是誰吃。

    兩人膩膩歪歪的時候,紀月下樓倒水,看到了這一幕,頓時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另一個三十歲的大男人,兩個在一起的化學反應怎么就這么強烈呢?

    如果空氣有顏色,那他們周圍必然彌漫了無數粉紅色泡泡。

    她忍不住抖了抖,覺得自己被強行塞了一把狗糧,吃的很不痛快。

    有對象的人了不起哦!

    她正準備離開,喝水充饑,沒想到林初夏看到了她。

    “月月,你來了,餓不餓,要不要吃點夜宵?”

    “不,不……”

    她的話還沒說完,肚子很不給面子的咕咕叫了一下,而且聲音很大。

    林初夏聽見,忍不住笑了笑。

    紀月無奈:“我也不想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但……我肚子好像有點不爭氣。”

    “什么二人世界,我和顧寒州什么時候都可以過,又不在乎這一時半刻。一起吃飯吧,我們還沒吃,也餓著呢。大家一起吃,也熱鬧一點。”

    “坐下吧,依她說的。”

    顧寒州也說道,知道林初夏的性子,寧愿苛待了自己,也不會怠慢了別人。

    盛情難卻,紀月只好點頭答應。

    三人坐在了餐桌上,紀月吃的大快朵頤。

    林初夏這廚藝根本沒話說,來這兒過后,自己足足胖了一圈,體重直線上升。

    她每次研發了新食物,顧寒州不在,自己就成了小白鼠。

    她表示,自己很樂意做小白鼠,不要太幸福。

    “吃肉啊,剛出鍋的牛肉,很熱乎呢。”

    “這道菜做的有失水準啊,怎么那么難吃?”

    紀月也不跟林初夏客氣,敲了敲牛肉的那個盤子,吐槽說道。

    那一瞬,顧寒州的臉黑沉下去,宛若鍋底。

    “這……是顧老三做的。”

    林初夏無奈的說道。

    “額……”

    紀月一僵,感受到了顧寒州身上的冷氣。

    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

    “我剛剛說話了嗎?我好像失憶了……”

    紀月弱弱的說道。

    “沒事沒事,我吃,我覺得好吃啊。”

    林初夏打破尷尬,擼起袖子就開始吃肉。

    顧寒州的臉色這才緩和了很多,讓紀月松了一口氣。

    “吃慢點,不好吃就少吃點。大不了從明天開始,我也抽點時間跟副廚后面學做菜。”

    顧寒州溫柔的說道,抬手擦了擦她嘴角。

    “你要是都學做菜了,那我的樂趣是什么?你負責賺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多好啊。”

    紀月見這小兩口一唱一和,覺得自己夾在中間,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她想回家,想找那只小香豬,想找紀年談談人生。

    她忍不住敲了敲碗筷,道:“能不能消停點,單身狗也是狗,就算不愛,也不能傷害吧?”

    “那……我們多吃飯?少說話?”

    “別,我搬到房間吃。“

    紀月灰溜溜的走了,剛到房間,手機就響了。

    她一看來電顯示,都懷疑紀年是不是在她肚子里裝了蛔蟲,時間精確的如此分毫不差。

    “喂?干嘛?”

    “今晚有流星,出來看。”

    “什么鬼?你什么時候信這個了?”

    紀月一邊吐槽,一邊朝著陽臺走去。

    可頭頂黑云一片,連月亮都見不到。

    她不禁狠狠蹙眉,正要吐槽,卻不想一個人影,突然從天而降。

    紀年穩穩地踩在了護欄上,身手極好,竟然沒有掉下來。

    “你又在作死?”

    紀月嚇得亡魂皆冒,可反應也很迅速,沒有尖叫出聲,而是趕緊把他拉下來。

    他穿著黑色緊身衣,腰間扣有繩索,手上也抹了防滑粉。

    她松了一口氣,道:“你怎么來了?就不怕顧寒州知道?”

    “走了死角過來,避開了監控,他察覺不到。”

    “你來干嘛的?”

    “想你了。”

    紀年淺笑著說道,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模樣寵溺。

    那一瞬,紀月很沒出息的心跳加速,面頰通紅。

    又……又又又被撩了。

    她剛剛吃了一波狗糧,此刻哪里經得住撩撥。

    紀年……

    他英俊瀟灑,平日看著溫文儒雅,實際上另類獨行,身手不凡。

    他看似謫仙,卻心生鬼胎。

    熟悉紀年的人,都會覺得紀年是壞人,手段層出不窮,在他手里死去的人,都不得瞑目。

    而她之所以接受神婆這個行業,多半是為了給他消除業障。

    她們這輩子,注定形影不離,相生相惜,離開誰也不行。

    她們是兄妹……也是彼此的唯一。

    她一瞬不瞬的盯著面前的人,有些忘我。

    而紀年主動靠近。

    男人炙熱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臉頰上,讓她臉上的溫度又拔高了幾層。

    他……他這是要干什么?

    難道要親自己?

    親兄妹,會不會有點不合適?

    等等……什么聲音?

    她聽到震動的聲音,是手機短信。

    就在她迷惑的時候,紀年拿走了她的手機,很熟練的操作著。

    她的錢!

    她猛然回神,拿回了手機,發現紀年輕車熟路的登錄她的銀行app,直接轉賬。

    顧寒州給自己預支的工資,此刻……只剩下一百塊!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 时时彩微信群如何赚钱的吗 现在游戏工作室什么游戏赚钱 安徽红中麻将手机版 365电玩棋牌游戏 好运来时时彩计划软件 岳阳跑滴滴赚钱吗 蜂窝赚钱 云顶娱乐安卓版1.8.0 现在农村卖什么植物最赚钱 湖北11选主开奖结果 南粤风釆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图 ewin棋牌手机官网充值 学生做什么代理好赚钱 重庆时时中三组三遗漏 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