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誰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師

85.第八十五章

    誰知道呢。

    索性在完美誤機之后, 一個陌生的電話讓馮連成功仰臥起坐。

    “連連, 我昨天晚上出去......”姜謠舉著季渃丞的手機, 語氣綿軟中帶著愧疚。

    “你到底跑哪兒去了小祖宗!”馮連沖著手機崩潰大喊。

    這還是他做經紀人以來,第一次對藝人發脾氣, 發的還特別慫,把自己給氣哭了。

    姜謠也嚇了一跳, 眼睛緊閉了一下,不安的吐了吐舌頭。

    讓一個大男人哭成這樣,她真是恨不得自戕謝罪,但是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的。

    “連連,我給你地址, 你給我帶...帶套內衣來。”

    馮連:“......”

    說起來實在尷尬, 她昨天晚上淋了雨, 濕了個徹徹底底,換下的衣服還在季渃丞的衛生間里面放著。

    剛起床沒想這么多,現在一細想,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季渃丞靠在門邊等著她,聽她說到內衣, 還是有些尷尬的別過了頭, 耳根默默發熱。

    姜謠打完電話, 眼珠轉了轉, 然后伸平胳膊, 把手機遞了過去。

    “謝了。”

    季渃丞接過手機, 輕扯了下唇角, 用眼神示意下客廳:“隨便做了點早餐,吃么?”

    他等著姜謠的回復,但是姜謠整整呆愣了半分鐘。

    季渃丞親手做的早餐?

    她以前不止一次幻想過,季渃丞穿著整齊得體的家居服,把面包片放進烤面包機里面,然后用砂鍋溫著牛奶,平底鍋里還有煎好的的德式香腸......

    然后他回頭溫柔一笑,不需要多說什么話,整個世界都亮了。

    “怎么了?”季渃丞輕輕皺眉,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雖然了解的不深入,但是他多少知道,有些演員的飲食被控制的很嚴重,或許姜謠瘦了這么多,是因為拍戲需要?

    姜謠立刻掩飾了眼底的慌張,故作輕松的擺了擺胳膊,言語間略帶試探:“季老師對昔日學子還真是情深義重啊。”

    ‘情深義重’四個字顯得頗為意味深長,既讓人知道她意有所指,卻又把尺度掐的格外有分寸。

    季渃丞微瞇了下眼睛,目光柔和了不少,他抬眼故作深沉道:“因為我的學生,都懂得尊師重道。”

    姜謠舔了舔下唇,徹底把航班,經紀人都拋在了腦后。

    她愛死季渃丞一本正經的勁兒了,他越是斯文,越是禁欲,就越是讓人想徹底撕開他的保護層,將欲-望坦坦蕩蕩的顯露出來。

    但是她得忍,她現在還走不到季渃丞的保護層內。

    一頓早餐吃的格外旖旎。

    姜謠不知道偷看了季渃丞多少眼,被偷看的人當然是知道的,他裝作不知道罷了。

    馮連風風火火趕過來的時候,姜謠剛剛擦干凈嘴巴。

    一開門,馮經紀人的表情就變得格外復雜。

    姜謠穿著明顯不屬于她的肥大襯衫,光著兩條纖細的長腿,膝蓋上的傷口剛剛結痂,顯得楚楚可憐,領口的扣子曖昧不清的解開一顆,露出大片的細膩肌膚。

    再結合帶一套內衣什么的......難不成昨天晚上太激烈給撕爛了?

    “連連,辛苦你了。”姜謠從馮連手里接過袋子,眉頭一蹙,嘴巴一抿,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

    馮連沒辦法跟她生氣,特別真情實感的翻了個白眼。

    姜謠抱著袋子去房間換衣服,季渃丞深深的看了馮連一眼,伸出手帶著友好的笑意:“你好,季渃丞。”

    我的媽季渃丞!

    馮連心臟突突的跳,他當然知道季渃丞的名字,更知道姜謠對季渃丞存的心思。

    長得是真好看,學歷也是真高,怪不得把姜謠迷的五迷三道的。

    但他心里哪怕再腥風血雨,表面上依舊得做到位。

    他在褲子上擦了擦手,笑瞇瞇道:“季教授么,久仰大名。”

    但剛說罷,他突然意識到久仰大名這個詞用的不好。

    他們混娛樂圈的,能對大學教授久仰大名,還不是從藝人那里聽來的么,這等于變相把姜謠給賣了。

    他正琢磨著怎么補救一下,不能讓自家姑娘上趕著,但季渃丞似乎并沒有什么意外的表情,馮連又自己把話咽了回去。

    “她換下的衣服在衛生間,我去拿給你。”季渃丞對馮連不熟悉,這個場景下,他也不便跟對方解釋自己和姜謠的糾葛。

    “等一下季教授,我還有點事想問。”馮連有些躊躇,他不安的搓了搓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季渃丞微低下頭,輕笑道:“您說。”

    馮連自己倒是掙扎了半天,磕磕絆絆道:“那個...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話我就大大方方的說了。”

    季渃丞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手插到褲兜里,抬眼認真看著馮連。

    “昨天晚上...帶套了么?”

    “......”

    氣氛有些詭異的尷尬,季渃丞沉默片刻,掩飾性的伸出手摸了摸鼻子,難以抑制的有些臉紅。

    他雖然是成年人,但多年嚴于律己又生性淡薄,對于光明正大討論這種事情還是有些不舒服。

    而且姜謠的經紀人顯然是有些誤會了,他怎么可能對姜謠做那樣的事。

    “您想多了,我...我是她的老師。”

    看馮連一副求知若渴的表情,季渃丞還是相當不自在的給了顆定心丸。

    他剛說罷,自己都覺得渾身像被火燎了一般,燥熱的無地自容。

    馮連有些吃驚的張著嘴巴,顯然這個結果不在他的預判之內,半晌才堆起笑容,真心實意的鼓了鼓掌。

    “您真是位好老師。”

    氣氛明顯更尷尬了,兩人相顧無言,彼此假笑。

    姜謠換好了自己的衣服,從房間里走出來。

    礙于膝蓋上的傷,馮連給她帶了件半身裙和純白色短袖。

    她的身材玲瓏有致,平時出的圖大多都是勾勒曲線的束身服裝,今天披散著頭發,穿的既素雅又簡單,恍惚有種學生妹的青澀感。

    像極了高中時的她。

    那時候的姜謠扎著高高的馬尾辮,穿著校服裙,成天一副春風得意不可一世的模樣,特別鮮活。

    季渃丞自己都沒想到,原來姜謠的樣子在他心里扎根的那么深。

    “襯衫我洗好之后還給你。”姜謠捋了捋頭發,把換下來的肥大白襯衫遞給馮連。

    季渃丞搖搖頭:“不用了,我......”

    “我還有工作要忙,昨天謝謝老師。”姜謠飛快的打斷季渃丞的話,催促似的拍了拍馮連的肩膀。

    馮連笑呵呵的頷首:“季教授再見。”

    他當然知道姜謠的心思,用還襯衫這個拙劣的借口,再見季渃丞一面。

    不然這就在季渃丞家,放洗衣機一甩就行了,哪有那么麻煩。

    可惜不光是馮連,連季渃丞也明白姜謠的心思,但他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目送姜謠和馮連出門。

    原來理智,并不是永遠占據上風的。

    哪怕他清楚的知道,昨天晚上只不過是一場意外,但他仍然因為姜謠一句“你喂我”而心頭發顫。

    唉。

    季渃丞只在原地回憶了片刻,就干凈利落的收拾了電腦包,穿戴整齊的出了門。

    昨天耽擱了進度,今天大概又要通宵了。

    路面尚有積水,沉淀了一夜,又被輪胎踐踏的泥濘不堪,幾片脆弱的綠葉倦倦的黏在石階上。

    帝都還籠罩在層層霧霾之中,影視城卻已經天光大亮。

    姜謠延誤了拍攝,被導演毫不留情的一頓罵。

    女主演正在遮陽傘下休息,看見姜謠頂著大太陽挨罵,幸災樂禍的撇了撇嘴,連腿都抖的歡快了幾分。

    片場枯燥,樂子本來就少,沒有針對誰,但誰成為笑柄誰就是取悅大家的對象。

    只不過今天恰巧是姜謠罷了,而且還是年輕漂亮的姜謠,這讓吃瓜看戲的人有種微妙的優越感。

    哪怕你長得再好看,是什么宅男女神清純玉女,還不是被制片導演乃至燈光造型折騰的小透明。

    一切源于不紅。

    馮連掛著營業式假笑給人賠禮道歉,拿錢請全組工作人員喝冷飲。

    但姜謠卻沒什么反應,就好像被罵的人不是她一樣。

    馮連心里明白,姜謠不是沒臉沒皮,她只是真的不在意別人對她的評價。

    其實有時候,他覺得姜謠特別生機勃勃,有時候又覺得她沒有一點煙火氣。

    你說她心高氣傲,但她從來沒看不起誰,好像跟合得來的龍套都能歡天喜地的聊起來。

    但要說她熱情洋溢,卻沒有絲毫真實感,好像能讓她發自內心有反應的人或事特別少。

    說到底,她真心實意在意的,也就只有那一個人的眼光,甚至做些什么事,大概也是為了合那個人的眼光。

    馮連皺著眉,不安的捏了捏手里裝著襯衫的袋子。

    情深不壽,動情太深的女演員,是會遭報應的。

    “想什么呢,我手機拿著。”姜謠調皮的揪了揪馮連的小胡茬,把手機扔給了他。

    馮連恍然回神:“啊,我給你充電。”

    姜謠看他懵兮兮的樣子,噗呲一樂,轉身去化妝間了。

    其實她心情格外好,連被看笑話都阻止不了的那種好。

    她心里有種敏銳的直覺,似乎在某種特定情境下,季渃丞會對她放松警惕,而他放松警惕的時候,竟然有種已經動情的錯覺。

    馮連沒跟過去,他坐在保姆車里面,直著腰板,雙腿并攏,特恭敬客套道:“哎姜總。”

    “好的好的,謠謠最近不錯,就是瘦了點,哦,昨天去個真人秀當飛行嘉賓,不小心磕了腿。”

    “沒事,都處理好了,謠謠特別努力。”

    “是是是,姜總,我有件事......”

    “《穿越時光降臨》這個劇,能不能偷偷給謠謠安排,別讓她知道。”

    全校大會,會議室里都是校領導,好幾個是部級廳級干部,季渃丞居然在這幫人講話的時候,公然出來打電話,可牛逼壞了。

    季渃丞冷淡的掃了他一眼,側過身壓低聲音:“我先掛了,你好好休息。”

    然后他收起手機,微微一笑:“借過。”

    徐禾瑋不依不饒的擋在他面前,笑瞇瞇道:“季老師不會談戀愛了吧,可別恃寵而驕啊,院里都指望你這個呂家殷得意門生出成績呢。”

    提到他在國外的導師,季渃丞多少有些觸動,意味不明的“呵”了一聲,單手推開徐禾瑋的肩,閃身走過去。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