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情有所依夕如故

第431章 幸福的開始(大結局)

    首發:~【www.remenxs.org】   這時尤澤注意到了,檬檬的肚子上炸彈的液晶顯示屏上,竟然像個個MP3似地,在那播放著檬檬唱的歌詞。

    尤澤就扯下了她那個炸彈的外包裝,才發現里面還真是一個經過改良的mp3,而且尤澤還在那mp3的后面,發現了一個信封。

    看到上面寫著致檬檬,他和檬檬就打開了那信封,看著那里面的內容:“檬檬你好!我是你的忠實粉絲!雖然我是迫于生計,才做了著一行,但我真的很喜歡檬檬的歌。在知道我們這次要綁架的人是檬檬的時候,我沒想到自己能和自己的……當我受到上面的任務,要我再做個炸彈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炸彈是用來炸檬檬的。雖然對方給的價錢很有誘惑力,但我還是于心不忍的將炸彈,給改成了這個樣子的。希望檬檬不要怪我,讓你虛驚了一場,愛你的歌迷!”

    尤澤和檬檬看到最后,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的粉絲還真是貼心!”尤澤說著就輕輕的親了下檬檬的額頭。

    而一邊的司徒法見炸彈沒響,而且兩人還放歌來助興,疑惑的他就走了過去。

    當他看到那歌,是檬檬肚子上的mp3樣式的炸彈放的,他就問著尤澤:“這是怎么回事?”

    尤澤就將那信紙給了司徒法看,當司徒法看到那內容的時候,就露出了無奈的表情:“真沒想到,這天底下還有這樣的奇葩!”

    “不過,也要感謝他的奇葩!”

    另一邊在柳菲羽半山腰的小屋里。

    通過放在司徒法身上的竊聽器,聽到全部內容的米歇,就露出了一絲笑容。然后從懷里拿出了一個她自己研制的小型炸彈,扔到了這個小屋里。然后他自己就退到了安全的區域里。

    隨著“轟”一聲響,這小屋里的所有,都被炸成了個粉碎。看著這一切的一切,米歇爾就勾起了紅唇。

    “做好事的人!應該被放過!”說完米歇爾又戴上了自己的墨鏡,騎著摩托車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而在山頂上聽到山腰爆破聲的眾人,馬上用手捂著自己的耳朵蹲下。

    當他們再次站起來的時候,就看到山腰那檬檬和玥馨之前被綁來的地方,冒出了煙。

    窩在尤澤懷里的檬檬,就看著那個地方皺起了眉頭:“那怎么了?”

    “估計是被炸掉了吧!”

    “炸掉?是誰做的?”聽到檬檬這問題,想到之前帶著他們山上后來。又消失掉的米歇爾,尤澤臉頰上的梨渦就微陷:“你姐!”

    要是以前尤澤說起“你姐”兩個字,檬檬肯定會反問是哪個姐,但現在檬檬一聽就知道,他說的是自己那有黑……道背景的親姐姐……米歇爾。

    檬檬也像米歇爾似地,勾起了唇:“她做什么事,都是有她的理由的,我們就不要參合了!”

    “對了,夏天呢!”突然想到自己自從被柳菲羽給綁架后,就再也沒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檬檬就在那問著。

    一聽這話,想到之前被柳龍抱走的夏天,尤澤就握緊了檬檬手。

    “我這就帶你去找他!”說著尤澤就將檬檬給拉上了另一輛救護車。

    “你怎么帶我來這救護車啊!”

    “雖然你表面上沒受什么傷,但我覺得還是讓醫生,給你做個全面檢查的好!”尤澤說著,就將上了車的檬檬,給拉到了那擔架上躺著,讓醫生給她做檢查!

    醫生就很快的解下了,檬檬身上纏著的那個MP3炸彈,然后想不明白一些事的檬檬,就又坐了起來看著尤澤:“柚子,我真的不需要做什么檢查!”

    “檬檬做救護車,你可以快點見到小夏!”見檬檬這么不配合,尤澤只得先跟她說小夏受傷的事了。

    一聽這話,檬檬就著急的抓住了尤澤的手臂:“柚子,拜托你告訴我,夏天他到底在什么地方?”

    “在醫院!”見檬檬說著說著,眼里就滲出了晶瑩的淚水,尤澤就邊給他擦著眼角的淚水邊解釋著。

    “之前小夏從柳菲羽的車上摔了下去!頭上摔破了點皮,我就讓人把他送到了醫院去了!”

    “這樣……”聽到尤澤說是蹭破了點皮,檬檬這才放下心來,躺在了那擔架上。

    周圍的小護士和醫生就快速的過來,給檬檬檢查身體,最后醫生就在那看著尤澤摘下了自己的聽診器說:“病人只是動了點胎氣,好好的休養下就沒事了!”

    注意到醫生話里的“胎氣”二字,尤澤就疑惑的看著醫生:“大夫你剛剛那話的意思是……她肚子里……”

    見尤澤在那手舞足蹈的比量著,那醫生就沖他點了點頭:“你難道不知道她已經懷孕了么?”

    確定檬檬的肚子里真的有小寶寶了,尤澤馬上趴在了檬檬的肚子上,想聽她肚子里小寶寶的動靜。

    那個醫生趕緊阻止著他這魯莽的行為:“你這樣會壓著孩子的,要輕點再輕點!”

    尤澤就按著醫生說的慢慢的將腦袋,貼到了檬檬的肚子上,哪知道直接聽到檬檬肚子里餓的咕咕嚕嚕的聲音。

    尤澤的臉部肌肉都僵了一下,同時他也想起了,平時小夏為檬檬準備的那些東西,都是孕婦喜歡吃的。

    他就抬起頭來看著躺在那,后悔著自己不該因為夏天而這樣放松的躺著,讓醫生查出自己有孩子的檬檬。

    “檸檬你是不是早知道自己懷孕了?”感覺尤澤好像真有點生氣了,檬檬就干笑了兩聲:“柚子,我早說過等訂完婚后,我就把這個秘密告訴你啊!”

    見尤澤扭過去頭了,檬檬就以為他是真的生氣了,就抓住了他的手臂不停的搖著:“柚子,我說柚子,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是我每次想告訴你的時候,都因為某些事給打斷了!”

    “柚子!”見尤澤還不理自己,檬檬的聲音里都帶上看哭腔:“柚子!”

    而扭過去頭一直在那憋笑的尤澤,聽到她這哭腔,終于忍不住的狂笑起來:“呵呵,傻檸檬,我們又有寶寶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么會生你的氣呢!”

    尤澤笑著還不忘用手捏一下檬檬的鼻子,檬檬馬上皺起了眉頭瞪著尤澤:“你個壞柚子!”

    而周圍醫生看著兩人這么有愛,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很快救護車就到了醫院,檬檬和尤澤就馬上下了救護車,找到了小夏的病房。

    當檬檬通過那病房的玻璃,看到坐在里面的柳龍,正握著小夏的手定情的看著他時,他心里的一角就軟了下來。

    見檬檬看著里面的人看呆了,尤澤就輕啟紅唇:“他是你和米歇爾的親生父親!”

    “恩!他長得比我想象中的更加魁梧!也更加帥氣!”檬檬說著眼淚就順著她的眼眶流了下來了。

    尤澤還沒來的及替檬檬擦淚,就有一雙帶有傷疤的手,給檬檬擦著眼淚。

    一見這手檬檬就抓住了它,扭頭看這手的主人,淚如泉涌:“姐!”

    看著檬檬哭的更兇了,米歇爾冰冷的眼眸里,第一次出現在了一種叫做親情的東西:“傻檬檬!就知道哭!”

    就在這時,米歇爾也注意到了,朝她走來的尤彬郁,她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進了那病房里。

    而尤彬郁就咬著嘴唇,在那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看著他這猶豫的樣子,尤澤就拍了下他的肩膀:“進去吧!”

    尤彬郁這才點了點頭,跟著他們進了病房。

    “你到底什么時候去自首?”眾人一進去,就聽到了米歇爾冷厲的聲音。

    “等夏天醒了,我就會去自首的!”看著米歇爾頭上,那難看的疤痕,柳龍又開始后悔起了,自己當初不該一時沖動,拿煙灰缸砸米歇爾的頭,更不該逼著米蓉去拍那種東西……

    注意到柳龍這后悔的眼神,米歇爾直接扭過去了頭不想看他:“你可要說話算話!”

    聽到米歇爾這話,想到她小時候自己還把她舉在頭頂,說著帶她去海洋館的事。可自從米蓉那件事爆發以后,他的所有承諾都成了泡沫。

    他也明白米歇爾最怕自己給她承諾,卻不去實現,想到最后柳龍就點了點頭。

    見他點頭,再看他兩鬢處已經發白的發絲,米歇爾的眼里閃過了一絲復雜的情緒,但馬上她就將這復雜的情緒,給隱藏了起來,留下的只有冷漠。

    旁邊的尤彬郁,注意到她眼里一閃而過的糾結,知道柳龍再怎么說,也是她的親生父親,她心里的糾結、不舍,也不比其他人少。

    不經意間的抬頭,米歇爾注意到了尤彬郁眼里的憐惜,她就從口袋里掏出墨鏡戴上,面無表情的走到了夏天的床邊。

    就在所有疑惑,她要做什么的時候,米歇爾直接伸出手捏住了小夏的鼻子。

    幾乎是下一個瞬間,不能呼吸的小夏就被憋醒了。

    看著面前放大的米歇爾的臉,夏天就睜大了眼眸。

    一看自己的寶貝兒子醒了,檬檬就撲上去抱住了小夏:“夏天,媽咪真是擔心死你了!”

    聞著檬檬身上那淡淡的檸檬香,感覺著她懷里的溫暖,小夏微微合眸:“媽咪,我也好想你!”

    知道小夏是失血過多,才這么虛弱的,尤澤就坐到了床邊。將正抱著小夏的檬檬攬到了自己的懷里,一起抱著他們兩人。

    一旁的柳龍看著他們三人這么幸福,也微微笑著。

    而米歇爾卻冷冷的說:“現在夏天已經醒了!你也該兌現你的承諾了!”

    聽著米歇爾的話,柳龍就抬頭看著米歇爾,覺得如今最不讓他放心的,就是他這大女兒。

    可當他看到,站在她旁邊的尤彬郁,正直勾勾的盯著他的時候,柳龍就笑著低下了頭。

    看柳龍這反映,米歇爾以為他又要毀承諾,就沒有好氣的說著:“你最好不要讓我逼你!”

    這時小夏的房門,也被一幫穿著警服的警……察給踢開了。他們馬上拿著槍指著柳龍。

    同時屋里的柳龍的手下,也拿出槍指著那些警……察。

    看到這情景,小夏就叫了柳龍一聲:“柳大爺你聽我一句:自首吧!”

    柳龍朝著小夏露出了笑容:“我想聽你叫我一聲:“爺爺!”

    “爺爺!”小夏馬上叫了他一聲。

    聽到他這聲爺爺,非常滿足的柳龍,就看著那些舉著槍的手下:“放下槍吧!我們打打殺殺這么多年,也該找個地方,好好懺悔一下我們過去的人生了!”

    聽到柳龍這話,大家都放下了槍支。

    司徒法也從哪些警察中間,走了出來,給柳龍考上手銬。

    而其中有一個年級稍長點,常年陪著柳龍的手下,卻將視線移到了米歇爾身上、覺得都是米歇爾將他們老大給逼成這樣的,氣憤的他就朝著米歇爾的開槍。

    因為米歇爾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被銬著的柳龍身上。就沒來得及躲避,這個朝著她胸膛發射的子彈。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旁邊的尤彬郁,就擋在了米歇爾的面前,用自己的身體保護著米歇爾。

    同時那子彈也擊中了尤彬郁的手臂,他就悶哼一聲,倒在了米歇爾的懷里。

    警察就快速上前,將這個手下給銬了起來,帶走了。

    看到尤彬郁沒傷著要害,柳龍就松了一口氣,跟著那些警……察一起離開了。

    而米歇爾看著自己手上沾的尤彬郁的血,以為那子彈射進了他的后背,米歇爾就使勁的搖著意識有些不清楚的尤彬郁:“小彬彬,你一定要挺住啊!小彬彬!”

    聽到她又叫自己小彬彬了,尤彬郁就微微睜開了眼睛,虛弱的說著:“終于又聽到你叫我小彬彬了,這感覺真好!”

    而這時也有幾名醫生從外面沖了進來,尤澤就趕緊攔住了他們,讓他們等一下在救治尤彬郁,好讓他再演一會苦情戲!

    “小彬彬你傻么?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說這話!”

    “米歇爾,我真的好愛你!你都不知道,你離開我的這段時間,我每天想你想的都快發瘋了!”尤彬郁說著就暗暗的抓了下,自己受傷的胳膊,然后用沾著血的手摸著米歇爾的臉。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不在的了話,拜托你幫好好照顧我父親,還有那條小河邊的一棵叫做米歇爾的柳樹!”

    聽到他這話。米歇爾就趕緊的抓住了尤彬郁的手,眼里也滲出了晶瑩的淚珠:“小彬彬別說傻話了,我說了不會讓你離開我的!就不會讓你離開我!”

    “還有那個什么破柳樹,我才不會幫你照顧!”

    “可是……我的時間不多了!”尤彬郁說著就翻起了白眼,米歇爾就抓緊他的手:“我告訴你尤彬郁,我不許你再說什么傻話!你聽到沒有!我說不許!”

    “米歇爾,我真的好想好想,再和你過回以前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

    “傻彬彬,我本來就是打算完處理完這些事后,就離開組織做你身邊的小女人的!”

    “真的?”一聽這話,尤彬郁微微露出了笑意,在腦中糾結著。如果米歇爾說的話都是真的話,他該怎么為自己這段苦情戲,畫上句號?

    “我說的當然都是真的,不信你問你哥,還有夏天,他們都知道的!”

    聽到這話,尤彬郁就微微看向站在那,攔著醫生嘴角露出笑意的尤澤,還有看著他搖頭的小夏。

    知道米歇爾的說的都是真的,尤彬郁就快速起身,將米歇爾擁進了懷里:“米歇爾,我們一直這樣,幸福的生活下去吧!”

    感受到尤彬郁身上,那不同于自己的炙熱溫度,還有那血腥的味道。米歇爾只當他這是太愛自己了,才說這些話,她就在那堅定的點頭:“好,只要我們倆都沒事,我們就會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

    “那拉鉤!”尤彬郁聽到米歇爾說這話,覺得她不會把自己大卸八塊了,他就伸出了自己小手指要和她拉鉤。

    米歇爾的就哭著,和他拉起了鉤:“我們拉了鉤,就一生一世不許變了!”

    聽著尤彬郁的話,米歇爾除了哭還是哭。

    而就在這時,病房的門又被推開了。

    當哭的和個淚人似地的米歇爾,看到尤威領著的一個穿著鵝黃色小裙子,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時,米歇爾頓時驚住了。

    片刻后回過神的米歇爾,就用手背蹭著自己眼角的淚,叫著那個小女孩:“雪兒你怎么在這?”

    “是爹地讓爺爺把我帶來的!”小女孩說著,就走到了米歇爾的跟前看著米歇爾問。

    “阿姨你真的是我的親生媽咪么?”

    聽到這話,米歇爾就放開了尤彬郁,蹲在了小女孩的面前,摸著她的腦袋:“雪兒,這是誰告訴你的?”

    “是爹地告訴我的!”小女孩說著,就朝著轉身看她的尤彬郁,露出了笑容,并沖他張開了懷抱,要抱抱:“爹地!”

    一聽她叫爹地,尤彬郁就趕緊抱起她,沖著看著他們驚住的米歇爾說。

    “她是我的女兒……尤雪!”

    一聽這話,米歇爾就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哭了起來。

    而雪兒見米歇爾哭了,就一臉懵懂的看著尤彬郁:“爹地,米謝爾阿姨她真的是我的媽咪么?”

    聽到小雪兒還在問這個問題,米歇爾就將尤彬郁懷里的雪兒,抱在看自己的懷里:“我是你的媽咪!雪兒我真的是你的媽咪!”

    “那爹地和媽咪,會永遠生活在一起么?”小雪兒問著,還不忘沖身后的尤彬郁使個眼色。

    尤彬郁就抿唇笑了一下,覺得雪兒還真是個小人精!

    “當然!媽咪會和爹地永遠的生活在一起!”

    “太好了!有了爹地和媽咪,雪兒就是最幸福的孩子!”聽著雪兒這句話,米歇爾就緊緊的抱著她,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骨血里。

    突然米歇爾想起了什么,她就把雪兒放到了地上,看著尤彬擦著自己的臉上的淚水:“小彬彬你的傷?”

    “沒事,那子彈只是打著我胳膊了,沒什么大礙了!”尤彬郁干笑著,就抓了下自己的腦袋,暗暗希望米歇爾不要沖自己發火。

    而米歇爾一聽他這話,想起剛剛他那要死不活的樣子。她就氣的準備揮拳頭打他。

    尤彬郁趕緊握住了她的拳頭,看著站在米歇爾旁邊的雪兒說:“在孩子面前動粗不好吧!”

    米歇爾看向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們的雪兒,就放下了拳頭問:“雪兒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這個還要歸功于夏天!”一聽這話,所有人都將視線移到了夏天身上。

    本來想裝暈的小夏,瞥見米歇爾那兇狠的眼神,知道自己逃不了的他,就咽了下口水,拿出了掛在自己脖子上的鑰匙形狀的水晶吊墜,小聲的說到:“其實都是這個的功勞!”

    一見這吊墜,想到自己當初把這吊墜給小夏的時候。明明說的是自己,萬一有不測的時候,才讓他去夏家,將她藏的盒子從那棵柿子樹下挖出。

    再看站在自己旁邊一臉懵懂的雪兒,米歇爾就問:“難道你……”

    “米歇爾姐姐,我從竊聽到你和怪咖的計劃后,就回到了夏家,將你藏在樹下的盒子給挖了出來。并用這鑰匙打開了盒子,也看到了里面的信。”

    小夏說著就瞥了一眼米歇爾,見她有些生氣,他就壓低了聲音說:“我當時被你的信的內容,感動的稀里嘩啦的,一激動就把這信,給了彬郁叔叔看。彬郁叔叔就去法國,將雪兒給接了回來!”

    “夏天,你這個孩子也……”就在米歇爾要沖著夏天發脾氣的時候,尤彬郁直接將她抱在了懷里。

    “好了,老婆!夏天他也是為我們好!”

    “你放開,誰說我是你的老婆!”就在米歇爾扭捏的時候,尤彬郁快速將自己手上戴的戒指拆開成對戒,戴在了米歇爾的左手的無名指上。

    “你永遠都是我的老婆!”

    “你這個討厭的家伙!”雖然嘴上說著討厭的話,但米歇爾的心里,卻甜的和個密似地。

    見他們這么幸福,想起玥馨的檬檬,就依偎在尤澤懷里問著:“玥馨姐姐她怎么樣了?”

    “在手術室里做剖腹產呢!”

    “剖腹產!我們快去看看吧!”檬檬和尤澤說著就站了起來。

    而一聽到能見證新生命的誕生,頭上還包著紗布的小夏也下了床:“我也要去看玥馨姨生寶寶!”

    一直躲在米歇爾腿后面的雪兒,聽到小夏說這話,就趕緊跑到了小夏的旁邊,拽住了小夏身上的病號服,小聲的嘀咕著:“哥哥去那,我就去那!”

    雖然她的聲音不大,但足以讓在場的每個人聽到。

    依偎在尤彬郁懷里的米歇爾,更是在那笑著說:“才這么小,就成了夏天的跟屁蟲!”

    “呵呵,隨她喜歡吧!”

    “米歇爾我們一起去看看玥馨吧!”覺得這一路走來,玥馨也不容易,尤彬郁就開口道。

    “恩!”說著大家都一起出了病房……

    就在一幫人走到手術室門口的時候,就聽到了里面嬰兒的啼哭聲,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隨后醫生就把放在育嬰箱里的可愛小嬰兒,給推了出來,大家看到那小嬰兒就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玥馨!玥馨你醒醒!”突然聽到產房里傳出的鄭毅的吼叫,大家都驚了,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

    而后鄭毅就被醫生給拉了出來,不甘心的他,就使勁的敲著那產房的大門叫著:“醫生,我老婆她不能成為植物人,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聽到這話,大家都上前安慰著鄭毅,相信老天爺不會讓玥馨恢復健康的。

    一旁的檬檬覺得玥馨都是因為救自己,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她就愧疚的跪在了鄭毅的面前:“姐夫都是我的錯!要不是因為……”

    檬檬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鄭毅給打斷了“檬檬,你起來吧!你這樣讓玥馨看到了會心疼的!”鄭毅說著,就將檬檬給拉了起來。然后眾人就一起看著那手術室祈禱著,玥馨能夠沒事……

    可一個月之后,醫生還是宣布了玥馨成植物人的事。

    鄭毅一直覺得自己的老婆能夠蘇醒,他就每天去育嬰室,拍著他們孩子的照片,一邊看著那照片,一邊跟玥馨說著他們過去的事,希望有一天能出現奇跡!

    另一邊的檬檬也收到了,沒有死亡的柳菲羽的消息。

    那一天她就和米歇爾相伴,來到了郊外的一所精神病院內。

    看著站在那玫瑰花園里,拿著一支紅玫瑰的自言自語柳菲羽。

    檬檬想起了還在病床上躺著的玥馨,就發著感慨。

    “同一件事,想開了就是天堂!想不開就是地獄!”

    “哎……檬檬,一切都過去了!我們走吧!”米歇爾說著,就帶著檬檬離開了這精神病院。

    路上,米歇爾看著檬檬那已經初具孕味的肚子,她就忍不住催促著:“檬檬,你還是趕快和尤澤結婚吧!”

    “我才不要呢!”

    “檬檬!”

    “姐,我今天下午,還要參加電視臺的節目呢,你就開快點吧!”

    聽到檬檬還有工作,米歇爾就搖著頭:“要不是尤澤當初和警……察局一起發聲明,證明你和夏天沒有騙大家,你會有現在的人氣么?你呀!要多為孩子他爹想想!”

    “哎呀姐,反正他現在是栓在繩上的螞蚱……”

    “檬檬!”

    “呀!權浩然來接我了!”突然看到前面的路口那,有輛摩托車正往自己這邊騎。

    往嘴里塞著蜜餞的檬檬,趕緊讓米歇爾停下了車。

    然后她就下車坐到了權浩然的摩托車后座上,摟著他的腰:“浩然,我們走!”

    覺得檬檬現在再怎么說也是個孕婦,坐摩托車實在太危險了,米歇爾就擋在了權浩然的摩托車前:“權浩然,你快把檬檬放下來!”

    “米歇爾,你現在已經不是我的老大了!”權浩然說完就發動開了摩托車,繞過了米歇爾朝著電視臺的方向騎去。

    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米歇爾就暗暗的躲了下腳,覺得自己當初就不該讓他脫離組織,最后她就掏出手機給尤澤打了電話……

    就在權浩然將摩托車,騎到電視臺門口的時候,尤澤的車突然出現擋在了他們的摩托車前。

    坐在車里的尤澤,看到檬檬那摟著權浩然腰的手時,他就氣的下車,一下將檬檬給拽下了車:“祁檬檬,你現在懷孕了!可不可以不要坐這么危險的摩托車!”

    “柚子!這個沒有多危險啊!”

    聽檬檬這語氣,知道她是聽不進去自己的話了。尤澤就將目標轉移到了權浩然的身上:“權浩然,我老婆肚子里還懷著倆呢!要是她出了什么問題的話……”

    聽著尤澤怪罪的話,權浩然還沒來的急反駁尤澤,旁邊的檬檬就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在那不屑的說:“喂!柚子你搞沒搞錯,我還沒答應做你的老婆呢!”

    “祁檬檬,你昨晚不是已經答應了,我的求婚了么?”

    “一天沒領結婚證,我就可以反悔!”檬檬說著就摘下了自己無名指上的鉆戒,扔到了尤澤的身上,然后轉身挽著權浩然的手臂,就往電視臺里走。

    和檬檬走到電梯口的權浩然,看了眼身后神情有些落寞的尤澤,就小聲的說:“檬檬,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了?”

    “我告訴你哈!小夏之前跟我說,在沒結婚前,男人就該這么管!”

    一聽這話,權浩然推了下自己金絲邊眼鏡,遮擋了自己眼里的戲謔……

    ……

    6個月之后……

    頭一天晚上,尤澤第101次向檬檬求婚,這時已經快到預產期的檬檬,看著他這真誠的樣子,才勉強答應了他。

    為了防止檬檬第二天反悔,尤澤決定第二天一早,就和檬檬舉行婚禮。

    這一天,天格外的晴朗,看著外面的好天,穿著婚紗的檬檬。就拍了下自己的隆起的大肚子:“還真想帶著孩子們,一起去游泳!”

    旁邊的穿著淡紫色禮服的米歇爾和夢溪,一聽這話馬上急了:“檬檬,婚禮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可不能再反悔了!”

    “哎呀!讓你們兩個當伴娘,還真是婆婆媽媽的!”檬檬說著就往嘴里塞了塊蜜餞,然后走到了一直坐在輪椅上,穿著著同樣淡紫色抹胸禮服的玥馨面前,看著她面無表情的臉。

    “姐,我今天就結婚了哦!”

    “姐,你今天也是我的伴娘哦!姐,你就醒醒為你的寶貝女兒,搶個捧花吧!”

    旁邊的夢溪和米歇爾聽到這話,眼圈都不由得紅了。

    而這時穿著同樣淡紫色西服的鄭毅,就抱著孩子進來了。看到檬檬只畫了個淡淡的妝,他就將奶瓶放到了懷里的孩子嘴里,催促著夢溪和米歇爾:“婚禮馬上就開始了,你們快給她戴上頭紗啊!”

    聽到這話,兩人就趕快給檬檬戴上了頭紗,而鄭毅就把懷里的孩子,給坐在輪椅上眼睛直視著前方,一動不動的玥馨看:“玥馨,你看咱們的女兒,真是越長越漂亮呢!玥馨你就快點醒來,和我一起見證她的成長吧!”

    很快結婚典禮就開始了,伴隨著美妙的婚禮進行曲,作為花童的夏天和雪兒,就在前面開心的撒著白玫瑰花瓣。

    隨后檬檬就挽著尤威的手,從地毯的另一端,慢慢的朝著站在神父面前的尤澤走著。

    當尤威將檬檬的手,交給尤澤時候。尤澤就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謝謝爸!”尤威就輕輕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回到了座位上坐著。

    神父就看著兩人問著:“祁檬檬,你是否愿意這個男子,成為你的丈夫與他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

    聽著神父的話,檬檬看了眼尤澤,摸了下自己的肚子,裂開嘴露出了她可愛的小虎牙:“我愿意!”

    “尤澤先生,你是否……”聽到檬檬的回答,神父就問尤澤。

    可他的問題還沒問完,怕檬檬又反悔的尤澤,就搶著回答:“我愿意!”

    在場的人見尤澤這么猴急,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隨后他們又交換了戒指,神父就看著兩人說:“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聽到這話,已經好久沒吻到檬檬的尤澤,就趕緊掀開了檬檬罩在臉上的頭紗,低頭準備吻檬檬。

    可就在他的唇,離檬檬的唇還不到5厘米的時候,檬檬突然感到了自己的肚子的抽疼,她就大聲喊了起來:“啊!”

    “怎么了檬檬?”

    “柚子,我……要生了!”檬檬說著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尤澤趕緊抱起她往外沖。

    而被尤澤抱在懷里的檬檬,還不忘朝著那伴娘團,扔出了自己手里的捧花。

    還沒反應過來的眾人,就看到那捧花成一個漂亮的拋物線,落到了坐在輪椅上的玥馨懷里。

    同時鄭毅也發現玥馨的手指動了一下,他就激動的把懷里的孩子,給了旁邊的婁德軒抱著,看著玥馨說:“玥馨,你再動一下!”

    聽到這話,夢溪和米歇爾馬上圍了過來。

    看到玥馨的手指真的動了,兩人剛要說話,就忍不住干嘔了一下。

    “嘔!”

    突然意識到什么的兩人,就相視一眼,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幸福才剛剛開始……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