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言少深情太徒勞

第574章 離別是為了全新的開始

    首發:~【www.remenxs.org】那天,顧暖說出要做公司代理總裁幫言墨代管公司的話,真的只是憑一時的孤勇,可現實總是殘酷的多。

    在一連折騰了幾天后,顧暖終于有所頓悟:這代理總裁還真不是人做的!還是做設計師比較輕松啊!

    她現在,每天除了審閱各種需要簽字的文件、看一些財務報表外,還要參加各類視訊會議,或者到會議室召開公司內部會議。這還不算什么,每當會議召開的時候,顧暖坐在位子上瞪著一雙白目,發現聽什么都像在聽天書,她才真真知道什么叫挫敗感。

    她這才只是代理總裁便這么無從招架了,想想言墨二十歲便做了盛世集團的首席執行總裁,到最后更是創立了自己的達觀國際,而他以前每天處理公務都能那么輕松,顧暖突然覺得,她好佩服自家老公啊!

    還好有言墨坐鎮后方指點江山,又有程邵彬在旁協助,她這個代理總裁雖然做的辛苦,倒也沒出什么大岔子。

    倒是言墨,見她每日工作到很晚,擔心她辛苦吃不消,曾經不止一次的勸她放棄,都被她態度堅決的回絕了。

    要么說功夫不負有心人呢,慢慢的,顧暖也上了路子,公司的大小事務也能處理得游刃有余,用公司那些員工的話說:“總裁夫人越來越有總裁當年的風范了!”

    沒錯,這正是顧暖要的。曾經很多的時候,她一直躲在言墨身后享受著他的保護,卻又常常覺得自己很沒用,這經常會讓她感到失落和不安。而現在,她成為了他的妻子,也終于能與他比肩。所有的辛苦付出、勞累、疲憊……因為終能與他相配,而顯得那么微不足道。

    元沐北在得知言墨失明后,經常會打電話給顧暖,以關心之名,說些沒什么實質性的話。

    例如,顧暖,聽說言墨失明了?哎呀,這可真是太不幸了啊!你說他一個殘疾人,以后怎么養活你們母子四個啊?要不,你跟他離婚帶著孩子跟我過吧?

    又例如,顧暖,聽說言墨讓你當他公司的代理總裁?呵呵!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我說你除了那些設計圖,難道還有管理公司的天賦?言墨這是被逼到沒法了,才會讓老婆出去拋頭露面賺錢養家吧?

    女孩子嘛,就應該被當成公主一樣寵著,怎么能那么辛苦呢?你說是吧?這樣,你跟他離婚,我養你和三個孩子怎么樣?

    起初,顧暖聽了元沐北的話,還損他兩句,讓他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奈何元沐北這廝臉皮太厚,慫恿顧暖跟言墨離婚已經成了他的生活日常。

    到最后,被騷擾到沒法的顧暖,對著手機公事公辦的說:“元先生,請問您打電話所為何事?如果是為公事,請聯系我的助理或秘書,如果是為私事,對不起,我很忙!”

    電話那端的元沐北罵了一聲“靠”,便撂了電話。他現在怎么覺得,顧暖被她那個死鬼老公調,教的越來越不可愛了!

    言墨還在等著眼角膜捐獻供體,然而日復一日,終無所獲。

    日子過的很快,轉眼言爵和言葵已經五個月,而言墨仍舊深陷在一片黑暗的世界當中。他能感覺到被他抱在懷里的兩個孩子每天都在長大,然而無法用眼睛感知,仍讓他深感失落。

    顧暖仍舊每天早出晚歸,就算是有一天早回家,哄哄孩子便又鉆進書房里,一直忙到很晚。言墨心疼這樣的顧暖,卻又知道自己根本說服不了她放棄。

    或許,如果他能重見光明,一切問題便能迎刃而解吧?正當言墨準備用些特殊方法去尋找眼角膜的捐獻者時,他接到了顧琛的電話。

    電話那端,顧琛的聲音很低沉:“暖暖不在你身邊吧?”

    “不在,”言墨道,“她這個時候在公司。”

    “那好,我時間已經不多了,所以我長話短說……”

    這天,顧暖晚上回到家,總覺得言墨怪怪的。她跟他說話,他卻在走神,不大會兒,他又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顧暖將言墨撲倒在床上,撓他癢癢,嚴刑逼供。

    “說!你究竟怎么了?在想什么?”

    言墨仰躺在床上,一手環住顧暖的小腰,將她扣進自己懷里,另一只手捉住她使壞的小手,沉吟了幾秒鐘,才說道:“今天顧琛打電話過來了。”

    “哦。”

    “他明天要離開S市,下次回來……還不知道什么時候。”

    顧暖抬眼問:“他要去哪兒?”

    “據說總公司要在F國成立分公司,他主動要求去那里開拓市場,這一去,怕是要在那里待三五年。”

    “哦。”顧暖淡淡應了聲。

    其實她真的搞不明白,顧琛的在華分公司已經經營的風生水起,他為什么要放棄現在的一切,轉而去那個相對比較落后的國家重新開始呢?

    難道是為了躲她?還是他覺得,她在躲他,所以他主動離開這座城市,便能免去她不少尷尬?

    其實真的沒必要啊,那件事已經過去了很久,隨著時間的流逝,她也已經釋懷了不少,雖然心里還是有那么點不自在。

    可是現在,顧琛卻要離開了,再相見還不知道什么時候。這樣想想,心里居然有點難過。

    “明天我們一起去送送他吧,帶上念念?”言墨征詢她的意見。

    “好。”顧暖點了點頭。

    隔天上午,人,流熙攘的機場大廳,顧祁山推著溫婉,顧暖推著言墨,他們身邊的念念被李嫂看護著,一群人為顧琛送別。

    很長一段時間不見,顧暖發現顧琛瘦了很多,臉色也很蒼白憔悴,想要關心他的話終是被她吞進了肚子里。

    在互相道了珍重之后,眾人目送顧琛往登機口一路走去。

    顧琛走到半道又折了回來,他先是在念念面前蹲下,將她小小的身子抱進懷里,安靜了好大會兒。然后他松開念念站起身,看向顧暖輕聲問:“我可以抱抱你嗎?”

    可能有那么一絲猶豫在顧暖眼中劃過,但她終是點了點頭。

    顧琛只是輕輕擁抱了下顧暖,在她耳邊說了聲“保重”,便松開了她。

    “我去的那個地方,相對比較落后,可能打國際長途會不方便,我們平時就用電子郵件的形式聯系吧。我不在爸媽身邊,幫我照顧好他們。”

    看著這個曾經疼愛自己的哥哥,如今將要遠赴他國,再相見還不知道什么時候,顧暖突然有點傷感,眼角濕,潤的點了點頭。

    顧琛最后不舍的看了眼顧暖和念念,轉身大步離開,再不回頭。

    他是不敢回頭啊,怕自己會傷感,會流淚,然后,再也不舍得離開。

    此去一別,便是永別了吧?

    ——不,離別只是為了全新的開始,從此以后,他會在某個很近的地方,永遠的看著她們,守著她們。

    真好!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