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情癮陳亞夏涼

第14章

    會所里頭煙霧彌漫,但是出人意料的

    是今天這包廂里竟然還沒有女人。

    而且就算是男人,也是很少的。

    我剛跟隨亞哥進去的時候,對面的男

    人說了句不是要談事嗎,意思是怎么還

    帶個女人來。

    亞哥只是說了句自己的女人。

    那人可能是以為我是亞哥的大房立馬

    也恭敬了幾分,說了聲嫂子。

    我有自知之明,沒有敢應,只是微笑

    的點了頭。

    情癮

    但是對對面的人卻也是越來越奇怪

    了。

    這雖然說是大冬天的,但是,那人也

    包裹的有點太嚴實了,黑色的風衣還帶

    著鴨舌帽,我看不到他的臉,只看到帶

    著胡渣的下巴而已。

    說了沒有幾句,那人就直奔主題了,

    問亞哥叫他來什么事。

    亞哥抬手從助理那接過來一個文件夾

    就丟了過去。

    那人穩穩的接住,隨即打開的時候,

    似乎僵硬了下。

    “你要搞他?”

    那人不可思議,順便把文件放在桌子

    上一推,我撇到了文件上的一點,紅色

    的證件照雖說也不是特別的高清,但是

    我卻看的出來,是江敘。

    我呼吸窒悶了一下,卻也只是裝作冷

    靜。

    亞哥看了我一眼,見我沒有什么反

    應,直接就把文件又重新丟了過去。

    “幫我查個賭場,和他有關,一個月

    前,消失了一批貨,查一下。

    "

    我聽到這里自覺的找了個上洗手間的

    理由就出去了。

    這些關于江敘的事情,我不想知道,

    我怕我自己知道的太多,也會澆入這赤

    水太多。

    我在回去的時候亞哥已經先離開了,

    他給我打電話說讓我收拾東西先回廣

    東。

    我也沒想那么多,就準趕緊先回去

    吧。

    我不用問理由,只要聽話就足夠了。

    可是,我才剛回去收拾東西的時候,

    電話卻再一次的砸進我的耳朵。

    我看了下號碼,很陌生,但是還是接

    了。

    電話里傳出來的聲音稍微有一點的陌

    生。

    我楞了下。

    “夏啊,快來救我,我在西城的場

    子,你不是也在這嗎,快來救救我。”

    她哭這喊著,聲音嗚嗚咽咽,卻也帶

    著些奇怪的聲音,似乎,似乎是什么東

    西碰撞的聲音。

    我楞了一下,就有了決斷。

    電話里的是紅姐,我和他關系一直都

    是很要好的,畢竟我們以前都是一個地

    方出來的。

    當年我剛出來的時候,她幫我檔了很

    多我討厭的客人,幫了我很多。

    這些,我必須記得。

    我仔細的詢問,后來電話被一個男人

    接住了,說是紅姐的男人在外面欠下了

    五百多萬的賭債,現在把紅姐壓在了那

    里。

    我心都是一冷,碰到了渣男也就算

    了,可是,這賭債,逼迫的方式,其

    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要么,男的剁手指割耳朵,女人呢,

    輪……是絕對的。

    想到剛剛的聲音我心里一慌,就答應

    了送錢過去。

    這地方,是個酒店,所以我還敢來,

    畢竟,不是什么荒郊野嶺,只要給錢,

    那些人沒有必要難為。

    因為熟知規矩,所以我也不怕。

    可是才剛剛一敲門進去。

    一股子濃烈的淫靡味道就充斥了我的

    鼻腔,緊接著我就覺得我的意識幾乎是

    模糊到了沒有。

    等到我有知覺的時候,就已經只覺得

    昏昏沉沉的。

    但是此時身子卻冰冷的可以。

    渾身都冷的抖動。

    我顫抖了下,然后極快的睜了眼,一

    個激靈的就反射性的想要做起來。

    只是我才剛剛一用力就被猛然拽的瞬

    間又重新趴在了地上。

    我頭都是猛然的一懵,此時才算是仔

    細的看向了面前的一切。

    這地方,幾乎是一眼我就看出來了這

    是什么地方。

    粉色,鋪天蓋地的粉色,本該是極為

    可愛俏皮的顏色。

    但是就是那粉色的墻面上,卻是被懸

    掛了各種器具,有手鐐腳鐐、皮鞭、火

    盆、甚至還有各種硅膠制作的家伙,那

    些家伙尺寸不一,但是卻沒有一個是小

    的。

    那尺寸有的甚至都已經有了男人拳頭

    那般大的尺寸。

    更是有鑲著鉆的,鑲著刺的,總之每

    一樣都讓我看著背脊冒出一層的冷汗

    來。

    就算是紅姐那種有經驗的SM高手只

    怕也難以駕馭,弄不好還要被那鉆劃個

    血流成河。

    我下意識的一抬手,可是就是此時的

    略輕輕的呀一個拉扯,我才發現,這地

    方不光是一個SM的房間,就連我此時身

    處的地方也讓身子都是一個顫抖。

    我的手上腳上甚至是脖子上全都被鎖

    上了鐵鎖鏈,怪不得剛剛我只不過是想

    起身就被拽的著重新趴到那里。

    我略一僵硬,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

    怎么會在這里。

    我并沒有得罪過什么人,怎么會?

    紅姐呢?

    我突然想起來紅姐。

    還未等我反應過來,門外就稀稀拉拉

    的走進來了好幾個人來。

    我的身子一僵,看著自己裸露的身體

    幾乎是本能的想要護住身體。

    “我帶了錢,紅姐呢?”

    我四處張望,卻沒有看到紅姐的影

    子。

    “你這娘們廢話真多,你都來了,她

    自然是走了。”

    那馬仔流里流氣的丟出這么一句話,

    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我脖子上的鎖鏈把

    我向上拽。

    我迫于鎖鏈自然是本能的揚起頭來,

    然后跟著那鎖鏈站起身來,赤裸的身體

    就這么暴露在空氣中。

    我的整個頭都木然的一懵,紅姐走

    了?

    “我帶了錢,你們松開我,我給你們

    刷卡,要不轉賬也可以。”

    我嚇到了,說實話,我帶的錢自然沒

    有五百萬,只是此時我的我看著,卻有

    不詳的預感,他們,不止要錢。

    而紅姐……

    “你這娘們太不上路了,剛那小娘們

    走了,你現在就好好享受就行,我們拿

    錢辦事而已。”

    那人的話讓我腦子我腦子都嗡的一

    聲。

    “是我得罪過誰了?”

    因為剛才鎖鏈拽著脖子的原因因此,

    此時就是我說話都是極為吃力。

    然而那馬仔只是重重地再次拽了一下

    那鎖鏈,將手中剛剛拿起燃起的蠟液,

    全部潑在了我的身上,我疼得身子一

    抖。

    那馬仔看著我如今的模樣,伸出手,

    使勁兒的在襠部揉搓了好幾下,似乎極

    為難耐。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