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動漫 > 太陽神的榮耀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噩耗傳來 命運選擇

    身處在掌中佛國之中,古一的神念化身突然間一愣,然后眉宇間立刻就展露出了一種別樣的釋然來。

    在這樣一個時候,在周圍只有他們幾個人的情況之下,這種突然間的神色變化很難不被人發現。而始終忐忑著,患得患失著的史塔克在看到這樣一個變化后,立刻就是緊張地對著她追問了起來。

    “怎么了?是我們的信號已經被對方接收到了嗎?”

    “不,和這個沒有關系。是發生了另外的一些事情,一些我也說不上是好是壞的消息。”

    “什么鬼?”史塔克很難理解古一話語里的深刻意思,畢竟在他看來,現在這個時候,除了好消息之外也就只能剩下壞消息了。不存在中間選項,哪怕什么風聲都沒有,也可以被歸納到好消息的范疇之內。而像是古一說的這種不倫不類的東西,根本就是不應該存在的。

    他不能理解古一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她居然還在和他們玩這種文字猜謎的游戲。這讓史塔克覺得她簡直就是瘋了。而對于這樣一個瘋瘋癲癲的家伙,史塔克當然是不會太客氣的。

    “聽著,古一法師。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戲,我現在沒有心情也不想和你玩什么文字游戲。你要知道,我們現在都他媽在一條船上。所以如果你知道什么消息的話,我勸你最好明明白白地說出來。遮遮掩掩的,這對于我們誰來說都不會是一件好事。”

    “史塔克先生,冷靜一點。至尊法師她不是這個意思......”

    古一還沒有對史塔克進行回復,身在一旁的斯特蘭奇就已經是先上一步地勸阻了起來。

    和什么都不明白的史塔克不一樣,作為莫度的弟子,卡瑪泰姬掛號的法師,斯特蘭奇已然是從古一神念的某些表象上發現了一些東西。這讓他很吃驚,也讓他下意識地對古一生出了敬意來。而自然的,在這種古一被人誤會的情況下,他開始忍不住得為著她辯解了起來。

    “不是這個意思,不是這個意思?為什么我聽起來,她一點也沒有不是這個意思的意思呢?還有,你有什么資格替她說話,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之前好像是你在對她喊打喊殺的吧!一般情況下大家都會說女人是善變,我挺認同這個觀點的。只是我沒有想到,你這個濃眉大眼的家伙居然也這么善變。所以......”

    論起口舌上的功夫,斯特蘭奇當然不會是史塔克的對手。如果說是平常的時候,史塔克或許還會給他一個辯護的機會,但是現在,在自己雙重身份的使命之下反復掙扎的史塔克早已經是在內心里積蓄了足夠多的負面情緒,而自然的,對于撞上槍口來的斯特蘭奇他不會有什么客氣的意思。

    一番搶白,斯特蘭奇的臉上頓時就一片漲紅。有著修羅之力的他本身就是及其容易動怒的那種類型,要不是佛門的修心功夫在身,讓他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緒,說不定在現在這個時候,他就已經是對史塔克大打出手了起來。

    當然,即便說他現在是勉強控制住了他自己,在內心里,他也不可避免地對史塔克有所芥蒂了起來。而這表現在態度上,就是他對史塔克的語氣也開始變得不客氣了起來。

    “所以...所以你想說什么?你想說我是個娘們嗎?托尼.史塔克!我尊重你曾經的過往,作為一個英雄,你的確為這個國家付出了許多。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你就可以由著你的性子胡來,更不意味著你可以把你的臭脾氣施加在別人的身上!不是每個人都吃你這一套的,也不是每個人都會慣著你的壞脾氣!”

    “當然,我沒求著你們慣著我...是你們自已愿意這么做的。而在我看來,這更像是人在心虛的時候所做出來的固然反應,難道不是嗎?”

    滿嘴噴吐著毒液,史塔克毫不在意地挑釁著斯特蘭奇的底線。在他看來,這或許是一種轉移自己壓力的辦法。與其在那里沉默著,讓內心里的自責把自己折磨的快要精神分裂一般,還不如把這些壓力發泄出來,讓不相干的人來自己分擔這種痛苦。

    斯特蘭奇就是他發泄的目標,而對于他的這種無意義的發泄,別說是斯特蘭奇了,就連古一都開始皺起了眉頭了。

    斯特蘭奇有句話說的很對,那就是他們沒有義務要慣著史塔克的壞脾氣。而在看出來史塔克現在純粹就是想要發泄之后,古一立刻就制止了還想要爭辯的斯特蘭奇,把他從這種沒有意義的扯皮中拉扯了出來。

    “好了,年輕的法師。你沒有必要和史塔克先生爭辯什么。現在的他并不是什么適合爭辯的對象。與其在這種事情上徒勞的浪費你的精力,還不如好好地去想一想,你的未來......”

    “我的未來?”話題突然間轉到了這個方向上,斯特蘭奇頓時有一些摸不著頭腦了起來。他并不明白古一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能敏銳的察覺到,她的這番話里面所關系到的東西絕對是非同一般的。很有可能就算是她話語里說的那樣,這真的關系到了自己的未來。而對于未來,哪怕是再愚蠢的人,也知道應該去慎重的對待。

    斯特蘭奇不在理會史塔克的喋喋不休,他開始把注意力放在古一的身上。

    豎起了手掌,躬身一禮,斯特蘭奇用這樣的方式表明了向古一請教的意思。而對于他這種虛心請教的態度,古一則是微微一笑,然后就這樣對著他說道。

    “是的,年輕的法師。我想你應該清楚自己身份上的轉變吧。當你選擇接受法師的知識,成為卡瑪泰姬的一員之后你就應該明白的才對。俗世的世界將不再是你的歸宿,唯有魔法的道路才是你唯一的選擇。這是你的命運,也是你的使命!”

    “我不明白,至尊法師。這和我的未來有什么關系嗎?”

    單單只是一個這樣的身份轉變,還不足以讓斯特蘭奇覺得自己需要肩負起什么特殊的使命來。畢竟只是作為一個法師而已,又不是讓他當什么救世主,哪里需要上綱上線到這種地步。

    古一這么說,明顯是有著其他更深刻的含義的。而對于這個含義,斯特蘭奇顯然不想胡思亂想。有些事還是讓當事人自己說明白的比較好,自己在這里胡思亂想,說不準就會變成自作多情,那可就尷尬了。

    斯特蘭奇聰明地做了一個明智的決定,而對于他的這個決定,古一也是不再繼續賣關子,而是直截了當的就對著他這么說道。

    “相信你也應該看出來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了,對嗎?”

    “是的,閣下。我很遺憾......”

    斯特蘭奇低下了頭,表示了一番哀悼。他看出了古一的情況,因為為此感到悲傷。不管怎么說,不管古一曾經做過什么。她在作為至尊法師的時候都是相當合格的。

    雖然說從身邊人的角度上來說,她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從整個人類的角度上來看,她的存在顯然是一根堅強的支柱。

    如果不是她,人類未必能堅持到現在。而現在,作為一根支柱的她就這樣倒在了巨大的威脅之前,身為人類,他為之默哀自然也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了。

    他的說辭如此明顯,史塔克又不是傻子,當然能夠看出來點端倪。而對此,他先是一臉你仿佛在逗我笑的表情,然后很快的,他的這個表情就變得詫異以及難以置信了起來。

    古一這個家伙居然死了?這怎么可能?如果她死了,那么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這個家伙算是什么,她的靈魂嗎?還有,如果她真的死了,那么豈不是意味著再也沒有人來拖延住虛空入侵的腳步了嗎?

    哪怕是從一個絕對理性的角度出發,史塔克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而到了這個時候,他自然是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樣,吊兒郎當下去。

    “到底發生了什么,古一法師。你怎么可能...死掉了?難道你不會逃嗎?還有,你到底是怎么死的,外面的情況到底怎么樣了!”

    “我不知道,史塔克先生。我只是一絲神念,在回歸本體之前,我不可能知道本體分離我之后所發生的那些事情。不過在這個時候,答案應該是可想而知的。除了虛空的威脅之外,我并不認為有什么能夠導致本體出現這樣的狀況。”

    “見鬼,該死的!”狠狠地咒罵了一聲,史塔克立刻就擺正好了自己的心態。

    之前他會那樣的尖嘴薄舌,除了需要發泄自己心里的負面情緒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覺得天塌下來有個高的在頂著,而古一顯然就是那個能頂住局面的人。有她在,反正自己也出不上什么力。還不如就在這里一邊等待著局勢發生變化,一邊緩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但是現在,古一卻已經是不在了。而在這樣的一個前提之下,他恐怕就成為了唯一一個能頂住局面的人。這容不得他有絲毫的懈怠,更不允許他做任何的逃避。不管是為了誰,這個世界也好,他的兒子也罷。他都必須要站出來,為他們來爭取時間。

    史塔克是這樣想的,而他也是這樣要求的。當他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之后,他連一句多余的廢話都不肯多說的,就已經是對著古一要求了起來。

    “把我放出去,古一。這個時候我必須要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情了!”

    “當然,如果你是這么想的話,我不會攔著你。雖然我并不覺得你這么做能夠起到什么關鍵性的作用。”

    “做點什么總比什么都不做要來得好!”

    重新穿上了自己的盔甲,史塔克一邊做好了出發的準備,一邊把目光放在了自己兒子的身上。到了這個時候,如果說他還有什么放不下心來的,大概也就只有弗蘭克的安危了。

    他很想和他在一起,在這個最危險的時刻在他的身邊保護著他。但是,不論是他身為父親的使命,還是他身為總統的職責,都讓他不得不在這個時候選擇離開,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他必須要割舍下這份掛念。而帶著這樣的一份覺悟,史塔克到底是狠下了心來。

    “照顧好自己,弗蘭克。如果我回不來的話...你一定要想辦法好好地活下去!”

    “父親!我和你一起去!”

    弗蘭奇或許猜到了,史塔克這一去很有可能是再也回不來了。而并不愿意接受這樣一個情況的他,當下就是攔住了史塔克,想也不想的對著他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而史塔克當然不可能讓弗蘭克跟著自己涉險,這是他唯一的希望,也是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所以他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斯特蘭奇,用目光向著他哀求了起來。

    盡管說這么做是會讓他丟掉自己的臉面的。但是為了自己的兒子,他并不介意做這種丟臉的事情。而且,在斯特蘭奇看來,能做出這樣覺悟的人,能為了兒子而向著自己發出懇求的史塔克,怎么說都不會是一個丟臉的家伙。

    他這家伙雖然討厭,但是到底還是值得人尊敬的。所以在這個時候,他也是一邊伸出了手按住了弗蘭克的肩膀,一邊對著史塔克保證了起來。

    “我會照顧好他的,你放心!”

    “謝謝,醫生。算是我欠你的...我會報答你的。”

    強撐著說了一句沒有什么底氣的話,史塔克就頭也不回的順著古一打開的大門離開了這里。而看著史塔克就這么消失在他們的面前,古一也忍不住的嘆氣了起來。

    “這就是命運,每個人都需要選擇自己應該選擇道路。史塔克是這樣,你也會是這樣!”

    “你是說,我會是下一個嗎?”

    斯特蘭奇有些失神。他并不認為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命運,因為這樣前赴后繼的送死,讓他幾乎感覺不到任何的希望。

    不過古一顯然并不是這個意思,所以在他說出了這番話之后,她立刻就給他糾正了起來。

    “并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有著同樣艱巨的命運需要選擇。你要走的道路并不比史塔克來的簡單,年輕的法師。”
Back to Top
女校游泳队官网